当前位置:
  • 悠悠书吧
  • >
  • 作文大全
  • >
  • 优秀作文
  • > 克雷利耐特河上的桥

    克雷利耐特河上的桥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8日作者:倾国倾城 查看:


    克雷利耐特小城的居民很烦恼。架在克雷利耐特河上的桥歪斜了,如果那座桥倒塌,那么克雷利耐特的居民就将和法国的其他地方失去联系。那里将没有更多的贸易,没有更多的交通运输,没有更多的旅游者。
      因此,修建那座桥是很必要的,但是弗雷姆勃锡很穷,市议会一筹莫展。
      这时候,利奥波德先生和鲍佩特夫人看见市长和教师从市政厅里走出来。
      “你们好,两位阁下利奥波德先生说,“正在忙着办理市里的公务吗?是不是要去重建那座桥?”
      市长无限悲哀地摇摇头,“议会审?了各种建桥计划,但都要承担可怕的费用,我们永远支付不起。”
      “虽然如此,你必须作出决断,”鲍佩特夫人强调说。她与市长靠得很近,那长鼻子几乎戳到了市长的脸上,“没有一座桥,我们要破产。没有一个人敢冒险去跨过我们那座倒霉的桥。”
      教师手搭凉棚,向大桥的方向凝视着。“有人走过来了!”他叫道。
      “一个陌生人!不可理解!他一点也不害怕。”利奥波德叫道。
      “多惊人!”教师同意他一定是一个不寻常的人。瞧他穿着红的和黑的衣裳,从这边跳到那边;他还奇怪地笑着,眼睛里闪闪发光。”
      那陌生人过了桥,走近人群,很有礼貌地向每个人鞠躬,他那赤热的眼睛,就像深红色的宝石。“我很荣幸,”他说,“能来拜访久仰的克雷利耐特居民。”
      “先生是来旅游的吗?”旅馆老板彬彬有礼地问。
      “是的,我做买卖。”
      “你卖什么?”
      “任何东西:香肠、汽车、房子、衬衣、桥……”?
      市长向前跨了一步。“你说桥?你卖桥?”
      “当然,桥。各种各样的桥:大桥、小桥、不大不小的桥沐头桥、铁桥、混凝土桥。”
      市长搔着头皮:“刚才我们正在谈论桥。我们需要一座桥,一座有两个或三个拱门的、坚实牢固的桥。”
      “容易!”陌生人说着,和蔼地微笑了。
      “一座桥要多少价钱?”鲍佩特夫人大咧咧地问。
      “一个钱也不要。”
      四个弗雷姆勃锡居民高兴得跳起来。但教师说:“这是不可能的。假如你为我们造一座新桥,你一定会向我们要什么东西作为交换。”
      “几乎不要一点东西。”陌生人说。
      “那么你将向我们要点什么呢?”
      “你们的词汇。”
      听了陌生人的话,人们都大吃一惊。“你们把你们的词汇给我,我就在五秒钟内为你们建造一座美丽的桥。请注意,我不是要你们的全部词汇,我会留下你们每天必需的少量词汇,如:吃、睡、面包、牛奶、咖啡……”
      “我不理解,”教师低声说道,“你要我们的这些词汇干什么?”
      “那是我的买卖。”陌生人说,“咱说定,你们把你们的词汇给我,我为你们建造一座桥 座
      壮丽的钢筋混凝土大桥,保证能使用十个世纪!”
      “这是一个笑话!”市长低声说,“再说,如果你拿走了我们的词汇,我们说话会十分困难。”
      “不,不,不。我将留下足以使你们满意的词汇。难道你们要说那么多词汇吗?我将留给你们最重要的词汇。同时降在五秒钟内建造一座特别的桥。”
      “那么,你是一个魔法师?”旅馆老板问。
      “我有一种非常非常高深的技术出售。”陌生人谦逊地说。
      “我们至少可以试一试。”利奥波德先生说。
      “好吧,”鲍佩特夫人说,“让他拿走我们的词汇,我们就有一座桥了。”
      “我反对!”教师叫着说我们永远不能送掉我们的词汇。无论如何,这是不切实际的玩笑。难道你们真认为能在五秒钟内造起一座桥吗?”
      “不管怎样,让我们试试看。”旅馆老板说。
      “那么,你们同意了?”陌生人不怀好意地推断说,“我留给你们少数词汇一一我开头说过的:面包、牛奶、吃、喝、睡、房子、椅子??我为你们造一座特别好的桥。”
      “行。”市长、旅馆老板和食品老板说。
      教师正想摇头拒绝,但已经太迟了。陌生人已经转向破烂不堪的桥,用他的食指一指。突然,那里出现了一座美丽的三拱门大桥,在天空的衬托下,显示出一个黑色的剪影。
      市长用臂肘碰碰旅馆老板说道:“面包、牛奶、吃、喝。”
      旅馆老板看看他,回答说:“喝、睡、房子、椅子。”
      市长困惑地看了看,又重复了一遍:“面包、牛奶、吃、喝。”
      “椅子、房子、睡、面包。”旅馆老板说。
      鲍佩特夫人也很想参加他们的交谈。“咖啡、椅子、吃、房子。”她的尖喉咙高声说。
      陌生人很满意地笑了。
      “这是耻辱!”教师突然叫道,“这是耻辱!这个人剥夺了你说话的权利,因为他拿走了你的全部词汇。从此,你的话别人再也听不懂了。”
      陌生人瞅着教师。“你不能正常说话。”他严厉地说,“市长的词汇已经归我了,他就得按我的规矩说话。你要保持沉默,否则我就要毁掉大桥。”
      “我反对!”教师叫道我是在这里教语言的,我不同意你们订的条约,你必须归还词汇。”
      “喝、面包、吃、牛奶。”市长唠叨着,想竭力参与他们的争论。
      “面包、面包、面包,椅子、椅子、椅……”鲍佩特夫人唱歌似的说。
      陌生人长久地发出一阵讥讽的大笑,那笑声响彻小城的街道,激起了一片回声。
      “我决不归还词汇!”
      在不远的克雷利耐特河边,孩子们叫叫嚷嚷地在玩耍。小汽车和大卡车在古老的大桥上来来往往地行驶。时值初夏,这是一个晴朗而暖和的日子。克雷利耐特的教师醒来了,他擦了擦前额,觉察到原来自己是做了一个梦。桥仍旧很坚固,人们仍旧拥有大量的词汇,能尽情地描绘天空、大地、孩子、快乐和这宁静而安谧的夏天。词汇是丰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