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走路

走路
大年三十,经过了一年的打拼,我总算可以安安心心的回老家了。当我下了大巴,从脚尖刚刚触碰地面的那一瞬间起,我便定格在了那里,在纷飞的雪片中,眼前一片朦胧,那朦胧笼罩了我曾经生活过的村庄,我那洒满欢笑,印满足迹的故乡。“我回来了。”张口一语,一颗滚烫的泪珠融了几片雪花,便消逝在厚厚的雪地里。
“喂,先生!”司机在车里叫道,“已经到站了,能把行李从车上那走吗?”我慌忙抹去脸上的印记,拿起身后放在下车道上的行李,对司机道了声谢。将行李放在了地上,我望着汽车绝尘而去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好小,大巴轧过的痕迹已全部消失了。我再次以一种茫然的目光望向四周,突然发现,一切,还都没有变。泪,再一次滚出。
四处搜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那条我快走烂了的路。我慢慢的在那条路上走着,挺起了腰板,昂起了头,用手拭了下脸,变大踏步的向前走,白茫茫的雪地里印下了一个个大大的鞋印。
推开那扇半掩的门,家里人忽的一抬头讶异的叫了:“老三?你怎么回来了?”我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环顾四周。妈妈,爸爸,奶奶他们用浑浊的目光盯着我。一缕缕橘色的光静静的倾泻在他们头上,那些白色的银发在他们头上猖獗的笑着。“哦,没什么,我去看爷爷。”我放下行李,转头走了。后面奶奶叫:“仨儿,喝口水再去啊!”妈妈语气沉重的说:“让他去吧。”
我再次踏上了那条路,他可以通向爷爷住的地方:一个小土包。
就是那里了,我走过去清了块小空地,坐了下去。我伸手轻轻拭去悲伤的雪,轻轻拂饿着那块碑,“爷,我来看你了,我现在一切都很好。你记得不,小时候我曾经趴在你背上数星星,你给我讲故事,你讲男生应该堂堂正正,走路该昂首挺胸,光明磊落……但是,我始终想不明白,明明您的并可以治好,为什么妈妈、爸爸和奶奶不给你治了呀?他们为什么这么绝情?为什么不再治了呢?为什么……泪水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我被一片寂静淹没了,鹅绒般的雪哗哗下坠,吹打着已经枯死的树枝,毫无一丝生机。我想起了爷爷那宽厚温暖的手掌,总是揉搓我玩完雪后的小手。
被又一次被雪掩盖了,我将脸深深埋入那层浅浅的雪中,刺骨的冰凉以下痛彻心扉,我猛的打了一个寒战,把脸从雪中抽出对爷爷作了最后的告别,扭头离开了。
风一阵阵吹着我凌乱的头发,当年,我在外上学,爷爷却因病住院了,医生本来说他的病可以治,但爷爷却在家人的摇头叹息声中被送出了病房。当我回去时,只有这块碑陪他了。我埋怨父母,埋怨奶奶,我哭、我闹出走,他们也只是边流泪边摇头,我此后便很少与他们说话。风再一次拂过,我抬头望着琉璃色的天空,心中就像被荆棘布满了,痛。从脚底蔓延至每一根发丝。
我就这样回去了,到了门口听见里面的人在讲话妈妈说:“要不咱把事情的真相给仨儿说出来吧,当时咱太穷了,还要供仨儿读书,把也是为了能让他上得起学,才会……”我正在了门外,奶奶说:“别,别说,别伤了他,他爱他爷,他爷也爱他,埋在心底吧。”我听完这番话,一扭身便冲入了茫茫大雪中。
我“嗵”的一声跪在爷爷坟前,大声哭喊了出来:“爷,你怎么那么傻?”我啜泣了一会,,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起身站立,再次抹了一把脸,昂首挺胸,顺着被雪覆盖的路走,边走边说:“爷,我会好好的努力,我会挺直腰板的走路,爷爷,我会替你,也是为我走路,走完你未完的心愿!”路漫漫,雪还未停,似乎又有加紧的趋势,但雪地中留着我大大的脚印,永不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