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望君安

望君安
就好像年华捆绑在琴弦,记忆挑逗般的抚过琴面。荡起的回声,如青春的澎湃,似岁月的沧桑。 ——题记
蹉跎的岁月,我们毕竟走过,留下被岁月照出的背影,却也淡出了仰望(不合事理)。
那似一场庄重而严谨的漫长仪式。你我站在仪式的两头。谈判般的用沉默在拉扯。
那些阳光脆弱的被叶缘裁剪,然后斑斑驳驳地散落在天涯,我们都难以触及的地方,氤氲一地的悲伤。悲伤里,描述离别的不舍。
青石板,古银杏,三叶草。(这个段落有诗意)
毫无目的的,你我漫步在树荫。于你的不合身的校服被牵强挂在你消瘦的骨架上,拉链同样不安分的拉得很低。漏出的浅白色T 恤有很象的味道。感觉无措时,你总是摆弄着拉链,迫切的等待由我来打破凝固时间的窒息。
这次此刻,我却沉默了。
你总抱怨时间是困兽,总会无声无息的被我们惊醒。一如我们相识到分离,无声无息心里的无奈。
“同学,你的书掉了。”然后你不紧不慢的弯腰捡书,荡起的微笑幻化成风。
“谢谢。”我盯着你的龅牙融化在你的傻笑中,可爱的同学,我们彼此不认生。
时间像装了马达,加速前进。
“有些事情是你无法改变的无可奈何的,你已经尽力了。”
“都过去了吧,你会很幸福的。”
你我总是喜欢彼此说的鼓励,送的祝福。仿佛也给自己装上了马达,能与时间赛跑到天亮。
岁月被装进时光机,一下子就到了这次此刻。
你把手搭在我的肩上,犹豫后仿佛像少了勇气般的又放下。伴随着你手心的温度和颤抖。
“老姜,我们要散了。”
“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的,对么?”
尽管你的话语没有波澜的痕迹,但你的眼角仍张扬过哀伤。
尽管彼此心照不宣,但这些对话泡沫剧般的在每天上演。
夕阳把最美的残光送给我们,就好像剧情的落幕总要美好的结局来上演。
我把手拥住你,在仪式的最后,送上心里最真切的祝福。
老姜,保重。
周围的风不温不火,模糊了早已写好的结局,把伤感留在了校园的公园,然后说一句“珍重”,你我的影子已不再重叠完整,因为分离。
那些若即若离的片段在年华的进程中早已找到了它们的位置,然后风风火火的向下一个三年,下下个三年走去,没有结束。
我们于此,一切安好,唯望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