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桔子

桔子
说到桔子,我就会不停地笑起来。为什么呢?只因我爱她爱得彻底。
秋天来了,整个菜市场都被桔色笼罩,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令人心旷神怡的桔色。而妈妈也提着一大袋桔香回来了。“吃桔子了!”一声招呼,变(便)硬生生地将我从电视机里扯了出来。“咚咚咚”地跑下楼,来到厨房,我趴在桌上,眼睛一刻不离的盯着桌上那黄黄绿绿的桔子。嘴角的口水,也按捺不住兴奋,即将倾泻而出,而我也真恨不得一口将桔子吞到肚里去。
妈妈看着我那馋猫样,笑着把一个又大又黄的桔子递给我。接过桔子,我再也抵制不住了。我将鼻子凑过去闻了闻:“哇,so good!”我用自己不标准的英语由衷发出一声感叹。然后,我轻轻地把桔皮一点一点的剥下来。过程中,我的眼睛被酸得睁不开,不过内心还是快乐的。接着,我毫无约束地用嘴,在一粒桔瓤上尽情的抚摸着,让自己的唇也享受一下这美的感觉。
玩够后,我狠下心,用力地咬下去。“吱”,鲜黄的桔汁随着这俏皮声音向着四面八方喷涌而出。低下头,看着地上的残汁,我啧啧的深感可惜。然后,我将剩下的桔瓤放入嘴中,用力一吸,仅存的汁液也顺着我的舌头流进食道。最终,我恋恋不舍地将它扔进嘴里,经过一番咀嚼后下肚。刹那间,我的嘴中充满又酸又甜的滋味——我彻彻底底的被桔子征服了!
桔子里不但洋溢着诱人的清香,而且充满我童年的快乐。
记不清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印象里只是充斥着诱人的香味。那天,我呆在老姐家,浸泡在游戏的欢乐中。后来吧,似乎是姑姑买了桔子来招待我。我当然狼吞虎咽,还没尝出个所以然,桔瓤便下了肚。不过,老姐不愧是姐,竟突发奇想的挤出桔汁,装进一个喷雾型的瓶子,随时随地喷一下——爽极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的目光便没从它上面离开过,谁让“贪吃”是人的本性呢。终于,趁着老姐倒水的空当,我拿到了它。也就在我自以为大功告成,往嘴里喷了两下后,“咦,这味儿咋怪怪的?”,“NO,那里头是六神啊!”看着老姐惊讶的表情,我差点昏过去……
春有燕,夏有荷,冬有梅,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秋天的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