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老人与旧房子

老人与旧房子

小时候,他们的脸颊很熟悉,记忆中他们爱笑。如今时间拉开了彼此的距离,他们的脸颊渐渐模糊起来。又是一年来到,趁着辞旧迎新之际,去探望遗忘的老人。于是我和父母买了些爆竹和保健品等,兴冲冲地去了那里,那是一间旧房子,里面居住着老人。
老人守着旧房子以及一切旧的一景一物。
旧房子蜷缩在一群别墅的角落里,是最破旧的,还是小时候的那副样子。我曾经在这旧房子的场地上手舞足蹈,依旧充满着怀旧的气息;如今,旧房子的场地上晒着一些药材。一切的一切还是旧时那副模样。

迎接我们的是两位老人,他们的笑依然很和蔼,那位妻子老人穿着朴素的蓝花印布衫,脸上布满皱纹,还有发黑的冻疮印,她的眉毛弯弯,眼睛小而聚光,鼻子塌陷着,嘴巴半开着,露出黄黄的牙齿,她一直笑着,脸上的皱纹瞬间成了朵小菊。她的丈夫头发全白,眉毛浓厚,有几根垂下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样子同样是和蔼可亲,他的嘴唇灰黑的脸上的皱纹更深,像一只巨大的的蜘蛛网快要遮盖了他的脸。老人神穿黑色夹克,两只手握在一起放在肚子前。穿着发黑的老式白跑鞋。好几年了吧?还有裂缝!真让人心酸,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可想而知,老人的生活有多艰苦!“快进来吧!”听着老人沙哑而响亮的声音,我心感愧疚。

在与父母的交谈中我隐约了解到,如今他们两人靠着妻子每天起早摸黑上街卖菜为生计,前几年,丈夫因为是肿瘤晚期而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我的心不禁一阵酸涩。走在楼梯上,心里觉得很不踏实,刚想踏进那间卧室,却止步了。黑白电视机,老式的床,旧式的衣柜,什么年代?
听着新年传来的爆竹声,它每响一次,我的心就揪一回,就像打雷一样,一阵阵的在我心头震颤。
打开电视机,最爱的主持人的声音变了,脸变胖了,身体变宽了,怎么了?看了一回儿,眼睛觉得酸酸的。唉!
顺着那条熟悉的小路,来到老人的旧园子里。我想,老人和这里的一切一起度过了春夏秋冬,而曾经的一切似乎在我眼前又清晰起来。

小时候和老人一起在旧园子里摘柿子,采桔子,捉蝴蝶,挖春笋……那时老人的笑声是多爽朗,如今这五棵柿子树,两棵桔树,两棵枣树,一棵葡萄树都只有褐色的枝干,树的枝丫张牙舞爪地向四处散开,就像老人满脸的皱纹。老人哆哆嗦嗦地站在寒风中,树也寒颤地站在寒风中,老人被雨淋着,树也被雨打湿了。他们一起经历了风风雨雨的磨砺。园子里已经没有了绿色,只有几个孤独的身躯,相守相依着一辈子……

冬末春初,老人们终于熬过了冬季,迈向春的怀抱。他们的笑感染了春的气息,旧园子里的小草在穿破土层的那一刻笑了,烂菜烂叶下的新生命被厚厚的积雪遮住了,在风雨之后,在冬季即将过后这些生命将继续萌发生长,返老还童。

在旧房子的一角,老人和父母坐在桌边谈笑,啃着瓜子。老人的丈夫说:“来了就来了,还拿这么多东西过来,你们真是的!”爸爸恭敬地说“老爷,没事的,你先把身体养好,吃点保健品!”老人深情地抚摸着保健品,满脸的皱纹笑得如秋季盛开的菊花。
“有空就来镇上逛逛,住几天,别老窝着!”
“没事,还是老房子好!这里住得踏实,换个地方住会不惯的!”

“啪——啪——啪——嘭,嘭……”。声声爆竹声中夹杂着人们对新的一年的祝福和愿望。这是老人亲自点燃的。老人伫立在旧房子前,听着爆竹声,笑得那么灿烂,满脸的皱纹笑开了花……而我也沉浸在这欢乐的气氛中。
该走了,老人不落俗套,给我压岁钱,还说“收下孩子,不收压岁钱是不吉利的!”两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攥在手中却分量很重。
挥挥手,带走旧房子的一切记忆,转身凝视,老人和旧房子在夕阳的笼罩下相交辉映,而老人还在原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