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家有贱兔

  前几天买回来一个小家伙,火焰般明亮的小眼睛,樱红般可爱的小鼻头,用三条线织起的嘴巴……不是兔子,是谁?我欢喜地捧起这个雪的精灵,视线里,出现了它顽皮的镜头。

  打开笼子那会儿,它怕得死活也不敢出来,后来在我手中的大白菜的诱惑下,它才乖乖就范。哎,为什么连兔子也那么势利呢?看它吃得美滋滋的傻样,我突然萌生出一个想法:它不是还没有名字吗?干脆,干脆就叫“小猪”好了,像猪一样贪吃。我一边轻轻揉着它那毛毛的身体,一边细声唤着它的名字。期盼着它能有所反应,只见它缓缓转过头来,嘴里还叼了一片残缺的白菜叶。我屏住呼吸,难道它听得懂我的话吗?它定定地望着我,奇异的温度在我的脸上升起,哎呀,它要是再盯着我,我的脸肯定能烧开水了。然后,它别过头去,继续享用他的白菜大餐。我睁大了眼睛,天啊,我竟然还比不上那一打白菜?真是对兔谈琴。

  当我手持拖把满阳台追着它跑时,我才意识到放兔自由的严重性,它就像是一个精神力十足的杂技演员,不倦地演绎着它的弹跳功夫它就像是一个疯狂的猎食者,在迎面而来的风中兴奋地奔跑它就像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不断地描画着“地图”它就像是可恶的小日本,随时埋下一个个“地雷”。弄得我只得跟在它的后面,用拖把帮它善后。我已经精疲力竭,它却还在到处“作案”。我,我真的无语了。

  咦,好脏啊!它玩了一天了,雪白的身上早已斑斑点点,我捂住鼻子,将它拎起来。又是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不过,这回我不会再同情你了,一定要洗澡!我小心的把温水浇灌在它身上,它立马抖了抖,水珠四溅,有的就降落在了我的脸上。我咬了咬牙,继续。全部淋湿后,它在我惊讶的目光下现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这哪是那只白白胖胖的“小猪”呀,简直就是瘦骨嶙峋的怪物。在我的嬉笑声中,它完成了香香浴。
  我轻轻地把它放在沙发上,低下头,便闻见一阵芬芳。刚展开的笑容在它奇怪的动作中碎成一片云烟――它的屁股后面出现了一滩水迹!它反应迅速的逃开,于是我……
  家有贱兔,真是家门不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