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导航

选择字号:

空中鱼和水中兔



  从前,一个小村子里住着一对老夫妻。他们本该幸福美满,但可惜的是,妻子不懂得管住自己的舌头,无论家里的大事小情,或者外出归来的丈夫讲了什么新鲜事,用不了多久,都会传遍整个村子。而且,由于人们不停地传来传去,添油加醋,经常引起不快,而最后倒霉的又总是老头子。
  一天,老头子赶着马车去森林,到了林子边,就下来跟车走。走着走着,忽然觉得脚下一软,原来踩到一个土坑。
  “这坑里能有什么?往下挖挖看。”他心想。
  突然,他刨出一个小坛子,打开一看,里面竟全是金银财宝。
  “嘿!真是运气!要想法子把财宝带回家。不过,要想瞒过我老婆,怕是连门儿都没有。她若是看见,肯定嚷嚷得满世界都知道,那可就麻烦了。”
  老头子坐在那儿,思忖了半天,终于有了主意。于是,他重新把坛子埋好,上面盖上树枝,随即赶车进城,到集市上买了一条活鱼和一只活兔。
  随后,他又返回森林,将活鱼挂在树梢,又把兔子捆好,塞进渔网,系到小河岸边。至于兔子在湿淋淋的渔网里是否难受,他可就不管了。
  老头子跳上马车,兴冲冲地回到家。
  “老婆!”一到门口,他就大喊起来,“你猜不到,今天咱家撞了什么大运!”
  “什么?亲爱的丈夫,你说什么?快点儿告诉我。”
  “不行,那可不行。要是告诉你,你还不立刻满世界乱说。”
  “不会,真的不会!亏你想得出来!不害躁!你要不信,我可以发誓,决不……”“哎,得啦!要是当真不去乱说,那就告诉你。”
  他小声对她耳语道:“在树林里,我挖出一坛子金银财宝!嘘!小声点儿……”
  “那你干吗不把坛子带回来?”
  “哦,我想叫你一起去,两人一起把坛子带回家才稳妥,免得外人看见。”
  于是,老两口赶车去了森林。
  半路上,老头子说:“老婆,真是无奇不有,那天有人传言,说如今的鱼都在树梢上生活,而有些野兽却整日泡在水里。想不到!想不到!这世道真是变了。”
  “喂,老伴儿,我看你是疯了!瞧瞧,瞧瞧,这些人都瞎说什么!”
  “瞎说?全是真事儿性不信,咱们走着瞧。我的天渔看那儿,那边的树梢上,那不是一条鱼?还是条活鱼呢。”
  “我的天!”老太婆喊出声来。“鱼怎么会爬上树?还真是条鱼,你还别说,莫非那些人说的是真事儿?”
  老头子摇摇头,耸耸肩,又张张嘴,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傻瓜!站那儿傻看什么,还不赶快爬上去捉鱼,晚饭正好炖着吃。”
  老头子连忙爬到树上,把鱼摘下来。
  两人继续往前走,快到河边时,老头子忽然停下。
  “又傻看什么呢?”老太婆不耐烦地问。“快点儿走不行呀!”
  “嘿,我在河边下了渔网,好像网里有东西。我得过去看看,到底逮住什么了?”
  他跑去看了一眼,回头冲老太婆喊:“快来看呀!网里套住一只四条腿的东西,千真万确!没错,是只兔子。”
  “我的天哪!”老太婆叫道,“兔子怎么可能撞到渔网里?你还别说,果真是只兔子。事到如今,看来那些人说的是真话!”
  老头子只是摇摇头,耸耸肩,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傻瓜!还傻站着干什么?’’妻子吼道,“快把它逮祝好肥的兔子,够咱们好好吃一顿的。”
  老头子捉住兔子,随后带妻子来到藏宝贝的地方。二人扒开树枝,挖出坛子,带着财宝回到家里。
  从此,老两口手里有了大把的钱,日子过得又开心又舒服。
  不过,老太婆可有点儿犯傻,每天都请许多人来,设酒宴款待。后来,老头子不耐烦了,给她讲道理,可她就是不听。
  “你没资格教训我!”她说,“既然这财宝是我俩一起挖的,就得一起花。”
  老头子极力忍耐,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就对她说:“你爱怎样就怎样,反正我一分钱也不给你。”
  老太婆非常恼火,“好哇,你一个窝囊废,竟然想把钱都留给自己花!你等着,看我怎么对付你。”
  老太婆抬腿赶往镇长那儿,数落丈夫的不是。“唉,大人,我丈夫欺负我,救救我吧!自打他挖到财宝,简直反了天,整天就知道大吃大喝,什么活儿都不干,还打算把钱独吞。”
  镇长很同情她,就令管事的文书处理一下纠纷。
  文书把村里的老人全找了来,一起来到老夫妻的家里。
  “镇长打算叫你把挖来的财宝全都交我保管。”文书对老头子说。
  老头子耸了耸肩说:“什么财宝?根本不知道有什么财宝。”
  “什么?你不知道?那你老婆为什么告你?别想扯谎,若不马上把钱全都交出来,就告你瞒着镇长私藏财宝。”
  “请原谅,大人,可你说的到底是什么财宝?我老婆肯定在说梦话,你们都知书达礼,还听她胡说八道?”
  “你才胡说八道!”老太婆插嘴说。“满满一坛子金银财宝呢,到底谁在胡说八道?”
  “亲爱的老婆,你神经不正常。大人,还请你多包涵。不如问问她怎么一回事?要是她讲的是真事,我情愿掉脑袋。”
  “文书大人,事情经过是这样的。”老太婆大声讲起来。“我们赶车去森林时,在树梢上看到一条活鱼……”“什么?一条活鱼?”文书叫起来。“请你想明白,难道可以随便和我开玩笑?”
  “文书大人,是实话,没开玩笑,的的确确是实话。”
  “各位,都明白了吧,这种瞎唠叨的人,能有多少真话?”老头子说。
  “瞎唠叨?说我瞎唠叨?你大概不记得了吧,我们还在河里抓到一只活兔子呢。”
  满屋子都哈哈大笑起来,连文书也抨着胡子,忍不住笑了。
  老头子说:“算了,算了吧,老婆,看人家都在笑你。你们大家都看见了,她能有几句真话?”
  村里那些上了年纪的人都说:“也真是,兔子水里游,鱼儿树梢挂,这事儿还真是头一遭听说。”
  文书没辙了,只得返回镇里。
  老太婆被大家好一番取笑,从那以后,再也不敢乱说,只得乖乖听丈夫的话。老头子花钱购置了许多家当,把家搬到了城里,还开了一间店铺,生意红红火火。老两口和和美美地度过了晚年。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