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人物形象分析”巧突破

  赌
  ①一个暴君,一个哲人。他们同时生活在一座城市里。

  ②暴君指着哲人的鼻子吼道:你,必须从内心臣服于我!否则,我杀你!哲人笑笑,不说话。暴君突然笑了:不会让你这么痛快地死的!哲人笑笑,不说话。

  ③这时上帝来了。暴君臣服于地;哲人谦卑地躬下腰。上帝说:孩子们,不要太吵闹。他指着暴君说:你一吵闹,我就痛苦难忍。他又指着哲人说:你一思考,我就想笑。然后,上帝建议他们一同穿过沙漠,不带任何补给。谁活着出来,谁就是王者。暴君骂骂咧咧地上路了。他很自信,多年的厮杀、搏斗生涯使他藐视沙漠。而哲人依然笑眯眯的,不见任何异样。

  ④开始的两天,暴君一鼓作气,遥遥领先。他计算过:骑骆驼穿越沙漠需要6天,而他加把劲儿,估计5天足矣。哲人并不知道他需要多长时间,如果死了,他就去见上帝;如果活着,他就云游四方。因此,哲人安步当车,只是偶尔考虑一下前进的方向。

  ⑤第三天,哲人远远看见沙漠上有个小黑点。渐渐走近,发现是暴君。那时暴君又热又累又饿,不堪重负,脱得只剩一条裤衩,坐在沙丘上。看见哲人,他傲慢地站起身,拍拍屁股,与哲人一同前进。哲人一直不说话,世界很静,只听见脚踩沙子的沙沙声。暴君终于忍不住了:你,不渴吗?哲人笑笑。暴君又问:你,不饿吗?哲人笑笑。过了好一段时间,暴君恼怒地叫道:你,不感到寂寞,不感到无聊吗?哲人笑笑。又过了好一段时间,暴君说:若有剑,我会立刻杀你!
  ⑥第四天,两人都有些垮了,走得很艰难。暴君一路咕咕哝哝,像是与哲人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哲人脸上也不再有往日的笑容,但沉默依旧。沙漠越来越静了。
  ⑦第五天,暴君远远落后了,他的精神已处于半失常状态,胡言乱语着。静默的沙漠对于他就像刀山火海一般沸腾、喧嚣。哲人也极端疲惫,难以支撑,但他依然移动脚步,没有停歇。
  ⑧第六天,暴君在癫狂中迷失方向,后来再也没有人见过他。而哲人也快不行了,常常虚弱得栽倒,但方向感还在,他爬啊爬啊
  ⑨第七天,早晨的阳光很好,露水也很滋润。哲人睁开眼,看见不远处有个村庄。
一、通过人物描写分析人物性格

  因为篇幅短小,小小说的人物并不复杂,《赌》中只有暴君、哲人和上帝三个人物,而主要人物明显是暴君和哲人。通过人物描写分析人物性格是一个较浅易的思维过程,但考虑问题的时候需要注意几个细节:

  1.凡是文中涉及的人物描写方法都要考虑到,重点是分析主要的描写方法。如《赌》文中对二人的神态、动作描写,对暴君的语言描写等。如果我们在分析时仅仅关注暴君的语言描写,我们也许只能从文中读出他浮躁(或急躁)的性格特点,但再通过分析他指着哲人的鼻子等神态与动作,我们就能进一步了解他张狂(或盛气凌人)、自负等性格。

  2.要关注人物描写时能展示人物性格的关键词。《赌》文第③段中的他(暴君)很自信,多年的厮杀中的自信及第⑤段中的他(暴君)傲慢地站起身中的傲慢等,这些词语不仅是对人物神态的描写,也直接展示了人物的性格。

  3.关注具有双关意义或较含蓄(具有深层含义)的描写词语。比如,文中多次写到哲人的笑与沉默,无非是为了展示哲人沉着(沉稳)、心态平和等性格特点。
  二、通过情节、环境补充人物性格
  小说的三要素包括人物、情节和环境,但这三者之间实际上不是并列的,从某个角度而言,情节与环境是为塑造人物服务的,它们对人物性格的补充作用有时候会体现得相当重要。

  自然环境描写除了推动情节发展这一作用之外,其他作用都是围绕人物展开的,它们包括:烘托人物心理活动,烘托气氛,烘托人物性格。比如,文章第⑥段末句写到沙漠越来越静了,乍看似乎与人物性格无关,但就是在这样越来越静的沙漠之中,哲人坚韧与平和的心态才最巧妙地得以展现。再比如末段中写道:早晨的阳光很好,露水也很滋润。哲人睁开眼,看见不远处有个村庄。这是不是在告诉我们,只有以坚毅的性格去战斗,才能看到生命的绿洲呢?

  故事情节在塑造人物性格方面的作用,需要我们从整体上去把握,简而言之,就是我们要看清通过事件的发生与发展过程,表现了人物怎样的性格特点。赌完全程之后我们发现,暴君因浮躁而自食恶果,而哲人则因坚毅谦卑而最终迎来了自己生命的春天,整个情节都是围绕暴君的浮躁与哲人的平和心态而展开的。

  于是,我们可以将暴君的性格特点归纳为:张狂(盛气凌人)、傲慢、自大(自负)、浮躁(急躁、意气用事);将哲人的性格特点归纳为:沉稳(沉着)、谦卑、耐劳(坚韧或坚毅)、心态平和。
  三、通过人物性格分析人物形象

  人物形象应该是人物性格与其身份地位的综合。人物性格的分析为人物形象的分析奠定了深厚的基础,就如同要造一幢楼房,结构上的大多数建材都已具备,就只等着将这些材料组合在一起了。从表达上而言,人物形象用如下的方式概括:××是一个(人物性格)的(人物身份地位、性质、评价等)形象。在《赌》文中,暴君形象可概括为:暴君是一个盛气凌人、傲慢自负且经常意气用事的反面形象;哲人是一个遇事沉稳、待人谦卑、心态平和且能吃苦耐劳的正面形象。概括时,如果能够确定人物身份的,则以工人、农民、小市民、手工业者概括;如能确定其评价的,可以文学家、画家、政治家概括;如能确定其(阶级)性质的,可以资本家、封建地主、走狗概括。
  四、通过人物形象分析主题思想

  小说塑造人物形象的目的在于揭示社会矛盾,反映现实生活,这里的社会矛盾与现实生活就是小说反映的主题思想。因此,每一个形象的塑造都是有其目的的,分析时如果能抓住人物形象,把作者塑造这个形象的目的揭示出来,就能顺利达到分析主题思想的目的。

  《赌》文塑造暴君和哲人这样两个人物形象的目的是什么?从暴君的角度来说,无非是告诉人们目空一切的狂妄之徒终将自食恶果,警示人们做任何事情都不可心浮气躁;从哲人的角度而言,无非是想告诉人们唯有以谦卑与坚毅的心态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到达心仪的彼岸;如果再联系题目赌,从二者对比的角度来分析,又不难看出文章实际上是告诉我们人生就像一场赌博,狂妄自大者必然输掉自己的人生甚至生命,心态平和者才能真正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四步分析法概述
  通过描写分析人物性格通过情节、环境补充人物性格通过人物性格分析人物形象通过人物形象分析主题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