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选择活着的方式

选择活着的方式
  现实往往是:先选择活着的人,经常是只能选择活着而无法选择活着的方式,而不少先选择了活着的方式的人,其中一部分,赢得了自己的存在价值,另一部分人,则连可持续活下去的可能性都快没了。
  每个人,肯定是要先保证活着的状态,然后才有可能去考虑其它问题,但有时候,人经常要在死里逃生之后才能重新选择活着的方式。
  每个人,肯定都想选择自己最喜欢的活着的方式。
  另外,社会上存在一种铁律,善于解决问题的人,往往会面临更多的问题,而能者多劳的人,肯定也是越来越劳,只是在多劳的背后,却很少伴随多劳的相应回报。
  因此活着的方式就开始变得讲究起来。
  少劳多得甚至不劳而获的活着,已经变成了不少人的迫切追求,甚至连笔者本人也在梦想着这种好事能降临到自己身上。
  越脏越苦越累的工作,所能得到的回报也就越低。当一大堆谁都不愿意去解决的难题摆在眼前时,那些敢于挑战并能胜任的人,不见得能拿多少回报,只要看看这类工作的工薪表就一目了然。
  因此活着的方式的确很重要,重要到只要出现一个选择错误,就会跌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能干是一回事儿,能力是另一回事儿,能干和能力这两个概念并不等同,能干意指解决问题的能力,而能力则泛指获取的本事。
  能干的人,有力量付出,有能力的人,则有本事获取。因此能干的人大多很贫穷,有能力的人则大多富裕。
  换句话说,能干的人善于解决别人制造的难题,有能力的人则善于为别人制造难题。
  贫富分化的社会惨象都是那些有能力的人制造出来的,而能干的人,则会在如此激烈的贫富分化中保证完成上司交给的任何任务。
  活着的确需要讲究方式,能干的人大多以为可以多劳多多得,但实际上往往都是多劳少得,有能力的人,则大多少劳多得,甚至严重地不劳而获。
  正因为这世上有很多不劳也能获的人,所以就相应地要多出很多多劳少得甚至多劳不得的人。
  不劳而获是因为社会体制有问题,不论是资本主义,还是特色主义,抑或大资本家控制下的伪民主主义,其实内在本质都一样,让一部分人不劳而获,让大多数人多劳少得,甚至不得。
  贡献说,基本上都是不劳而获阶层所发明的诈世的玩意,他们害怕等价交换,因为他们无法用等价交换的方式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别人的贡献,掠夺也就无从谈起。
  很多人,就是在这样的社会现实下变成了能干而贫穷的人,对于利益集团而言,能干的人,正如能干的牛马,是不配做人的。
  而不能干的人,却有的是敛财的能力,他们可以选择最舒适的生活方式,也可以选择最奢侈糜烂的生活内容,甚至,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还经常要搞出各种社会丑闻方才罢休。
  安于贫穷的人,只会越来越贫穷,而乐于做事的人,更容易被事务给累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