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生命的宽容

  一声幽微的叹息,自江边的长廊里传出来,沉淀着湿漉漉的心事。一壶浊酒仍然摆放在那个简易的亭中。
  亭外的花已经泛黄。凋谢,凋谢,不断凋谢;空中的大雁已经游走,南飞,南飞,再向南飞。也许谁也不会想到,转眼间,你就要这样豪放地离去了,再不回来,正如你的诗那样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几片花瓣静静地飘落,在经过安闲的一生后,无声无息地远离这个灰暗的世界,这,正如你。
  也许是因为你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的狂放吧,人人都说你清高,都说你闲逸,其实,你何尝不想为国效力,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这样的气魄,也许世间也仅你有了。只是,可惜
  明月当空。四周一片幽暗,一片寂静。亭外的花似乎睡着了,只剩下亭中的你我。我对你说,我想去流浪,离开那迂回的长廊,去拥抱天空的明朗,抛弃一切身后的牵挂。你却对我说,瞧那亭外的花,虽开在这无人欣赏之处,却依然展现出自己的美丽。人,就如这花儿,为何不将自己的一生展示给这个世界?纵然无人欣赏又有何妨?
  一直以为你恨这个世界,恨这个世界报国无门,恨这个世界天昏地暗。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我错了。原来,你早已宽容了这个原本并不容你的世界。
  你乘着酒兴,站在这捉月台上,以诗人的天真和狂放,把发光的生命交给了浩渺的长江。你完成了生命中最后的宽容,化成了朗朗的明月,滚滚的波涛,永远在这个世界照耀着,奔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