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导航

选择字号:

越逃避,越艰难;越主动,越顺利。

文/魔云兽

 

我老弟来北京后换过两次工作。他第一份工作非常劳累,早七点从家出发,晚九点到家,到家以后还要加班到十一点,周六日几乎总会有一天用来加班,所以坚持了半年多后终于撑不住了,向我问询,要不要辞职。

我在这方面可以说帮不上什么忙,因为第一我混得不如他,第二我的看法非常简单,既然钱给得还可以,不妨坚持坚持,看看周围的人干得累不累,如果他们有人和你做类似的工作,但是干得不累,那你就有改进和优化的空间。

我弟弟听了我的建议,果断离职了,就换了工作。可是,干了不久就又遇到了和第一份工作类似的情况。而同时段,我也遇到了几乎同样的问题。我们两个都感觉日常工作内容强度太大,领导总是交给你一堆事情,然后说要你加快效率,但是一到晚上就设法让你加班,做不完不能回家。

很多事情突然到了恶性循环的地步。因为知道事情必须加班才能完成,所以工作时间多多少少都有怠工的情况。于是我们俩每天碰头的共同话题就是吐槽工作。我当哥哥,所以在一些事情上还是要做出表率,有一天就提醒他,是不是工作上还有要改进的地方啊。

一开始,他很不以为然,自然说了很多自己任务完成的很好之类的话。在细问之下,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他和我那段时间一样,做事情缺乏真正的主动性。领导交办的任务,以他自己的熟练度,总是能完成个八九不离十。但是在交办的任务之外,基本就不去做了。而他所从事的工作,其实需要操心很多事情。

我提醒他不要有打工心态,而是把这些事儿当成自己的事儿那样操心。也许心态一变,什么都变了。比如说同样是加班,主动加班和被要求加班就是两个概念。我当时也正深陷在这种被动加班的状态之中,所以我老弟自然不信我,还出言讥讽我先管好自己。

我其实对我说的道理也不是百分百相信,但是当哥哥嘛,样子总是要做一做,可是劝说他的过程中,我自己好像觉得劝说他的那番话,其实说得也很有道理,所以,那次长谈以后,我就想试着在工作上做些改变。

有一天,晚上我在那边完成一个白天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到九点多的时候,还没有弄完,领导过来说要不你明天来弄吧。我看了一下剩余的部分,感觉很快就可以弄完,于是就说我弄完再回家。等我做完的时候已经十点了。如果是平时,这么晚的情况下,我一般脸上自动就没有好脸色。说来也奇怪了,自从我想尝试做一点点主动性的改变以后,我很久以来的抱怨停止了,那天晚上我一点都没有不高兴。回家的路上,我又破天荒想了一些日常工作之外的新方法。

第二天一大早,统计了数据以后,领导非常不高兴,像往常一样批评了我们半天。这样的情形我记得持续了一个来月了。总之那会儿就是所有的人都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开会的时候我自己也很不开心,可是开完会往电脑跟前一坐,看到便签纸上前一天晚上想的新方法,我突然就觉得,如果我真的按照我给我老弟洗脑的那一套来做这些事情的话,会怎样呢?

我迅速把思路整理了一下,然后把自己做的计划分条罗列,发给了领导,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去推进它们。一个小时后,我被单独喊进了办公室。和以往哭丧着脸不一样,那天他格外高兴,说“你可以按照你的方法去试试,我觉得会好”。我也非常开心,但是没多讲,听他说完,我就转身离开了。在离开之前,他突然把我喊住:“你日常的那些工作,今天可以先转交给XX做一部分。”

要知道,他每天批评我,对我简直到了苛刻的地步,全部都在这些日常工作上,而今天他居然说可以转交出去。更有意思的是,他还说“你按照你的那个计划推进,日常这个事儿你今天可以先不用操心。”

我感到非常意外,好像一瞬间,有一种冰释前嫌的感觉。当天,我的效率奇高,很快就把事情都做完了。快下班时,领导过来看了一下说,你今天早点回家吧。

这是那个半年,第一次窗外有光的时候,回家。

我整理完东西,出门时,正好碰到刚从卫生间出来的他。他拍了拍我肩膀跟我说:哥们儿,继续保持,平时给我感觉你是我的手,今天我感觉你是我的脑……

我这才第一次从他那里感觉到舒缓,一种高度焦虑后的放松。他平时对我们呼三喝四,其实并不是存心要这么做,从他的角度来看,不很主动的我们其实用着并不顺手,所以以他心中的标准来要求我们,我们自然处处做得不尽人意。他的工作压力应该比我们还要大,所以他反过来给我们很多压力。

我只是稍微主动了一些,想着自己去做一些事情,然后一切就发生了变化。我的主动给他减轻了精神压力。而当我听到他说这种“手脑”之别的时候,我也理解了他,于是发自内心地说了一声“我们知道你也不容易”。突然之间,我们关系就变了,后来大家成了私交不错的朋友。

我的变化很快影响到了我弟,然后我分享了我的做法给他。恰逢他遇到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我们一起出谋划策,做的结果超出了他们领导的预期。他由此而尝到主动的甜头,扛过了最难熬的几个月。未来他肯定还会换工作,但是关于主动做事这件事,其实对我们都很有触动。

前段时间我在阅读《沟通的艺术》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新名词叫做“自我坦露”,看了一下具体内容不禁让人莞尔。沟通学家把自我坦露当做隐私管理的一部分。这种自我坦露有几个显而易见的好处,我无意中其实正运用了这样的技巧。

在书里,作者认为自我坦露可以宣泄压力,还可以产生互惠,自我澄清,关系的建立与维持。当然也有风险,比如,被拒绝,产生负面印象,丧失影响力等等。

我与我老弟一起吐槽各自的公司,实际就起到了宣泄双方压力的作用。而我与领导关于“手脑”不同的沟通,其实是领导运用了自我坦露,然后达到了互惠状态。同时由于这样的坦露,我们拉近了彼此的关系。但是这种事情,和谈话的时机,以及本人的想法关系很大,也许有人反而会因为这样的对话,而认为这个领导没有强有力的职业技能和威信。这又涉及到了自我坦露的原则问题。

幸好,在那样的时机之下,我只注意到彼此的同理心。

总之,“我愿意”和“我主动”也许真的是改善我们疲于奔命或者消极怠工的不良工作状态的重要方法。当然这里并不是一味建议你无头无脑地付出,如果实在不合理,还是不能骗自己呀。这些问题上,对别人诚实,会增加机会;对自己诚实,会减少弯路。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