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导航

选择字号:

半城烟雨相思碎

   窗台上,三千红尘绮迷,轻风闲碎,渐吹,无声息。
  清衣冷寒,心似翦烟,夜夜相思成梦。
  停留的故事,飘洋过海的传说,总那般,似是而非,似非而是。
  再回首,长望,寻不着两厢依依的痕迹。
  我们,彼此怀念,却到底要以什么方式来捻数爱情的脚印?
  
  
[红蕊凋来,醉梦还稀]
  
一月未央,二月临近,三月犹远。
  不见细柳新绿,没有清风似剪,更难窥得人面桃花相映红。
  
  指节微凉,一抹淡阳遮不住,地壳上划落寸寸沧桑的阴影。
  就在这样瑟瑟风华的季节,半日光景,一列快车,推波助澜着童话的气息。
  莹润在身边的烟雾,任凭如何挥散,依然见得满眼缠绵。
  你和我,两个单薄的身子,在岁月的出站口,狠狠地将爱情紧拥。
  一直冀待的事,终于,风轻云淡地发生了。
  
  十指相扣,不离不弃。
  这是你许下的愿,也是我承下的诺。
  第一次见面,没有风花的语言。
  第一次拥抱,没有雪月的场景。
  第一次牵手,没有流离的生疏。
  两颗鲜活的心脏,光天化日之下,赤裸裸地交接融汇在了一起。
  别说我爱你,请别说,要知道这一切恰如时光安好。
  
  记得吗?去往公园的路,莫名铺满了色彩。
  香霭重重,日影浓淡参差,时又成连理。
  彼时,你轻启绛唇,凋落一朵朵轻巧的笑,令我鹿撞的心跳,醉熏熏地没了方向。
  感觉暖碧晴晖,语未出,情已多,陌上处处是风流。
  只怕光景潺潺流失,于是转身,在你的额上,琢落一个花瓣形状的吻。
  一定要相信,我们记忆的枝桠上,有芳香承载着春天来过的轨迹。
  
  甚至。
  听,蝴蝶的蹁跹,就是一个美丽花期盛开的声音。
  有你,有我,双宿双飞。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
  
罗袖曼舞,那个葱翠竹枝之下,你轻旋的身姿那么盈润甜美。
  以致,我脚下的大青石板,羞见飘乎如梦,惊破闲碎芳华,悠悠谁共?
  红尘斑驳,你见证着淡烟游云的我,我表达着细水流长的你。
  
  青山。
  绿水。
  时光。
  流年。
  无风,无花,无雪,无月。
  我只用一双心甘情愿的眼神,灌醉你颤动的心口。
  爱情已经来到,并且,就在我沁汗的手心,温润着你整个指节紧紧密密绽放的春天。
  
  万叶千声香径里,终日望你,手捋青丝,心如娇流潺潺。
  晚来,夜霭沉沉,亭前匆匆人影,点点行行,最后消去无踪。
  莫名悲伤与你,愁眼相对,叹,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
  你呢,将左手攀进我的右掌心,一些难以言说的东西便轻而易举地传递到我的心底。
  十指相扣,回顾来时径,情侣园中依旧香自飘溢,更胜初往之时。
  思悠悠,心有灵犀,我们偎依归去。
  
  春花秋月的风景不重要,因为,你才是我心里那道最亮丽的风景。
  爱情两个字,从不讲情面,来而不惜,去而不返。
  所以,亲爱的你,在这风尘滚滚的人间道上,我要说些什么,才能让爱情愿意为我们赴汤蹈火死生不弃呢?
  那样想着的时候,我和你,已站在了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
  这边红灯,那边绿灯,彼此上演着循环变换的色彩。
  从起点到终点,是一种偎依,是一种坚守,是一种圆满。
  
  流芳易逝,野草长生。
  亲爱的,你看,绿灯已经开启,把手给我,跟我走。
  别问为什么,请别问,总有一个理由更似繁花芳香美好。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而你,终会知道。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淫雨霏霏,烟柳又添新瘦,丝丝缕缕,是离愁。
  五天,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告一段落。
  熙熙攘攘的车站,到处充斥悲欢离合的故事。
  
  想想,其实那日早晨,微有阳光。
  只是下午之后,天空有厚重的云朵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围袭一起,仅有少数日光在云缝里挣扎着跌落人间。
  彼时,那数缕光线恰好搭上你的身子,笑渐盈盈,灿若繁花。
  可我知道,明媚的背后,隐匿着无数纠缠不清的阴郁。
  
  执手相看,时间突然就定格了下来。
  十三点十四分五十二秒。
  
  
[分飞后,泪痕和酒,沾了双罗袖]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寒烟轻雾终究遮掩不住你远去的事实。
  
  那列南来北往的火车,载着你回到你的城市,却也载走我刻骨的情思。
  候车厅里,混浊的气氛,折射出一个人海茫茫的迹象。
  没有人懂得,我的世界,突然孤独了起来,寂寞悄无声息地开始。
  
  抬头,正是淫雨霏霏的时刻。
  注定相遇,不早不迟,怎生来得恰如其分。
  想起你一步三回头的戚戚,袖舞清风,泪眼迷朦。
  现在,我只想,疏狂一醉。
  愁肠入酒三分,点点滴滴,化作相思泪。
  
  转身,回首,你离去的方向。
  那一个站台的阶梯,我记得,是二十四步。
  
  也许,这是绿灯之后的红灯。
  下一个路口,见。
  
  
[晓来雨过,遗踪何在]
  
又是一日晨起,檐垂雨滴,花残遍野,不道春将尽。
  小轩窗,无人勤梳妆。
  连接七日七夜梦的都是你,在于我,从未遇到。
  也许无人相信,但我明白,那是一个宿命。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这是你祈祷的果,也是我种下的因。
  见面时的拥抱,我说,也许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但这一个拥抱,无论多少年,不管在何方,我都希望你记得,真挚,温暖,并且美好幸福!
  你说,你闻到了春天的温润和芬芳。
  离开时的拥抱,我说,我爱你!
  而你,轻轻落了泪。
  
  七日后,我再去了离别的车站,犹觉恍恍惚惚。
  细碎的雨丝飘洒在我的肌肤上,冷得生疼,那般清灼的疼,却要狠狠地烙进了骨头里。
  所谓的物是人非,来如春梦,去似朝云,不过良辰好景虚设。
  地面上动荡的涟漪,在聚散离合的践踏下,涌现一脸污头垢面的哀伤。
  不知还有多少愁恨,仍停留在昨夜的梦魂之中。
  
  雨一直下,回去,由南往北的路。
  望着车窗外的迷蒙烟雨,突然觉得,整座笼罩其中的城市,竟如一个大玻璃瓶子,那些高低不一的楼房,就是支离破碎后大小不一的玻璃碎片,虽然晶莹剔透,却锋利无比,稍不经意,便剜人心肠。
  个中滋味,当是疼痛难耐了。
  游离中,一条短信就在此时随着铃声响起。
  打开一看,你说:我想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