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悠悠书吧
  • >
  • 生活百科
  • >
  • 哲理人生
  • > 奶油蝴蝶结的故事

    奶油蝴蝶结的故事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04日作者:倾国倾城 查看:


      饰品店老板已经注意到小姑娘很久了,他甚至怀疑小姑娘会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下手偷点什么。整个下午,她站在店外不停地走动着,有时会跟着来买包包的老年女顾客进来看看,有时候会随着买镜子的年轻女顾客进来瞧瞧。还会到隔壁和临近的店里去逛逛。
      “她到底想干什么?如果想从这些店里偷东西,那可真是想错了。”饰品店老板摸摸自己的胳膊,以前从健身房练出的那些肌肉疙瘩还在呢。“哼,她最好能老实点。”
      饰品店老板这样想着,往外面看了看,太阳已经偏到了西边的第二棵鹅掌楸的树梢,如果等太阳滑落到第三棵树的中间部位,天就要黑下来了。饰品店老板不知道小姑娘还在等什么。
      路边的灯开始一个接一个地亮起来,饰品店老板后来也打开了他店里的灯,那些镶嵌着水晶的饰品在灯光下更好看了,无一不在显露着自己的光彩。饰品店老板拿出账本,开始计算今天的收入。
      “请问,有奶油蝴蝶结吗?”饰品店老板抬起头,见是那个小姑娘。奇怪,难道她走路没有声音吗?饰品店老板有点愣神了。
      “请问,有奶油蝴蝶结吗?”小姑娘又问。饰品店老板突然如遭了雷击一般,他的身子有些发抖。这句话,埋在他的记忆深处,他自己都不知道过去多少年了。
      “啊??啊,这个??”饰品店老板迟疑着,还在大脑里搜索着相关的资料。小姑娘的眼睛水汪汪的,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我想,我想可能有,也可能已经……哦,不,应该是这样的:我这里是卖饰品的小店,你要买奶油应该去蛋糕坊。”
      “请问,有奶油蝴蝶结吗?”小姑娘再次一本正经地问。
      “我这里是卖饰品的小店,你要买奶油应该去蛋糕坊。”饰品店老板麻利地回答。
      小姑娘笑了:“那好。可您这里会有蝴蝶结发卡吧,奶油色的?”
      “是的,只有一个了,我来拿给您。”饰品店老板说完拍拍脑袋,摸摸胸口。
      “很好!我是来接替你的小胡,你可以退休了。”小姑娘说着,拿出一片树叶状的信来。“你准备一下,把东西收拾收拾,明天早上就不必早起了,这里有我呢。”
      显然,饰品店老板的脑筋还在高速运转着,他一下子接受不了太多,喃喃地说:“嗯,好的。哦,等等,好吧,我该做些准备了……其实,这么久,我都忘了自己会有这退休的一天。”他说着,接过信却没有打开,转身去摸摸身后的一排包包,那些包包很时尚,透着设计师的前卫想法,也把制作者的精工细作显露无遗。他接着拿过一块抹布,无意识地在货架上擦拭着,事实上,那些货架每天都会被他擦得干干净净。谁不知道,不二饰品店是这条街上最整洁的铺子,每次的卫生奖都会准确地落在他家。
      饰品店老板又碰了碰那些深受女孩子欢迎的发夹,那些小梳子、小镜子和头绳。小胡的眼光一直在追随着他,很显然,他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心里很矛盾、很犹豫,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小胡知道,自己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好像是叫走神。
      按照小胡的提醒,他们先进行了账目的交接,当饰品店老板一再强烈要求小胡把货物也清点一下的时候,小胡摇头拒绝了:“看着你,我就知道不会有错的。你是个让我信任的前任。”
      “一晃都二十多年了。”饰品店老板起身给小胡沏了杯茶。“当年我来的时候也和你一样年轻呢,这些年,我和这条街都融在一起了,这里的树、这里的灯、这里的店铺,甚至是这里的人。”
      “他们对你还好吧?我是说,那些人还好相处吧?”小胡啜了口茶,她很想知道自己以后会和怎样的人在一起。“比如,他们不会欺负咱们吧?咱们可不是……”
      “不会,不会,当然不会。”饰品店老板摇了三下头。“他们都很善良,对我的店也很关照。哦,我是说,我们的店。比如瑞斯太太的饭馆儿,每天都会准时给我送上一份可口的晚餐,她甚至能猜出我在哪一天想吃什么。哦,天哪!说起来我要给她打个电话了,今天的晚餐要增加一份才行。你想吃点什么?”
      小胡笑着说:“就和你的一样吧,我倒想尝尝这里的伙食呢,也好了解一下这个小镇和这条街以及这里的居民、老板。”
      从饰品店老板打电话的语气和表情来看,小胡知道他和瑞斯太太相处得轻松而且愉快。放下电话,他搓搓手,又低了低头,才说:“有件事情在我走之前要交代一下:从这里向西走的第三个小路口,有家面包房,老板家有个小姑娘,她因为生了怪病不能出门,每个周末下午三点,我会去给她讲故事。我走后,请把这件事继续下去好吗?”
      “讲故事?我真怕我的语言和我的脾气不够好呀。”小胡显然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任务,她的犹豫中透着不自信。饰品店老板好脾气地笑了:“事实上,一开始我也不会讲故事,我最多就是和她聊聊天罢了。可是即使我不说话,只陪着她默默地看鸡冠花,她也会很开心的。你知道,她的父母太忙了,她甚至没有别的朋友……”
      小胡显然在思考,然后终于答应了:“好吧,好吧,让我去试试吧。”
      饰品店老板松了一口气,他满怀着感激又小心翼翼地说:“你也可以给她讲讲我们那边的事情,她只会当成故事,绝不会怀疑的。”小胡先是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接着又笑了:“哦,好,我会想办法努力的。”
      晚上的小街不是很喧闹,路灯晕出一片一片的柔和黄光,它们照不到的地方就会很灰或者很黑。瑞斯太太提着外卖来到不二饰品店的时候,饰品店老板激动地搓搓手:“哎呀,真是没想到,这会儿您店里应该很忙,您还亲自给我送来,派个服务生过来就行了呀。”
      瑞斯太太胖乎乎的,脸都是圆的,她笑起来很爽朗:“哈哈,不二先生,我听说您要了两份餐,就知道您这里来客人了,我当然要亲自过来看看了。这位姑娘是您的亲戚吧?老实说,从您到咱们小镇来,我还没见到您有亲人来过呢。”
      饰品店老板先是乐呵呵地,接着又有些为难,他接过装着饭菜的盒子说:“啊,是啊,我的亲戚。哦,不是,她??”小胡咳嗽了一声,他就咽下了后面的话。小胡笑嘻嘻地对瑞斯太太说:“啊,亲爱的瑞斯太太,这么多年我们的家族开了很多分店,我们都无法一一去各处的店看看,瞧,我是从第128店刚到这里来的。”饰品店老板连忙跟着点头:“是啊,是啊,亲戚们都很忙。我在这里多亏瑞斯太太的照料呀,她让我的一日三餐有规律,有营养。”
      瑞斯太太摆摆手,她身上的肉也跟着晃动起来。“不二先生也帮了我很多忙,我的小饭店多亏他捧场呀,这里的好多邻居都受到过他的帮助,他真是个好人。”小胡微笑着听瑞斯太太说话。可五分钟后瑞斯太太就告辞了,一是她要忙生意,二是她很知趣,明白人家亲戚是要聊天的。小胡呵呵地笑着:“他们都叫你不二先生?真有意思,如果他们知道你是潜伏在这里的……呵呵!”
      她继续笑着,打开了那个盛着饭菜的盒子,接着就吃惊地叫起来:“你每天就吃这些东西?你成了素食主义者?哦!这可让我怎么吃呀!” 饰品店老板抓抓脑袋说:“嘿,我给忘了,我吃素好几年了,忘了你刚来还不适应,这,这可怎么办呀?”
      “算了,还好我有路上吃剩的。”小胡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块干了的肉,大口地啃起来。她没有注意到,饰品店老板的身子微微向后撤了一下,还皱了皱眉头。
      饭后,小胡拿出竹叶青茶,饰品店老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香,很天然的香,我好久没有喝到这么纯净的茶了。这里什么都好,就是有的人太不注意污染。”
      “你回去就会每天喝上这么好的茶了。”小胡漫不经心地说着,漫不经心地喝了口茶。“那么,我们把彼此的证物都拿出来吧。”说着她掏出一个保温的小盒子,打开来,里面是半个奶油蝴蝶结。

    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