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导航

选择字号:

这个冬天


   天空仍然犹如前些天,朦胧、暗然,没有一丝活气。

   即就是冬,也应该有冬的风度,或雪花飘飘,或遍野庄严。这不阴不雨亦不雪的节拍总像是有甚么堵在胸口,罩在头上。说是白天却老是这么昏昏沉沉让人欲睡不克不及……

   这冬天是怎么了?!

   冬,就该有个冬季的模样,一阵北风谁人吹,雪花谁人飘、或许一晚上僻静落无声,昼开柴门玉满地。让冬季特有的干里冰封,万里雪飘在这进九的季节纵情挥洒,冬季也不枉为冬。

   纵然不克不及来场雪花秀,也该让北风吹响久违的哨声,号寒在冬季的大地,让枝头枯黄的叶子在风吹哨鸣中独舞,把春的温梦惊醒。冬,同样的冬,要末尽显雪舞,要末尽显冷落。这不温不火的立场,这不阴不阳的脸色彷佛不怎么合辙。

   郁郁的天空没有了颜色,夜晚的美丽早已逝去,窗外街上呜呜的车流老是如许不知疲惫,南北西东奔向远方,只把爽朗留在黑暗的街上。

   周末的天依旧是昏沉的,周日的余暇就在这有趣中煎熬着韶光。

   过去的冬季,老去的韶光,总有冬的韵冬的情在记里在这冬的时刻涌上心头让人回味。一家人坐在热烘烘的炕头任窗外雪花飘动或是北风咆哮,粉莲纸上糊着的黑白的窗花总会在心头燃起对春季的期盼。也有那几个周末或许是暑假里约几个小同伴游走于村里村外听凭北风凛凛把冬的清新体验。一场雪后雪白得空的寰宇就是高枕而卧的乐土,一段积水成冰的柏油路也会让人欣喜,一个助跑一阵滑行便会让寒意尽蜕。

   一个午后,澄彻湛蓝的天空,一目了然的远无边沿,只要阳光从头顶撒下柔柔的暖和,一群同伴在生产队的场院,在无风的小寰宇里纵情而戏,一人半块碎砖,一个简略单纯的规矩,一块不大的高山,两道模糊平行的直线就是一场冬季暖阳下的比赛,没有观众没有裁判,只要两边的你争我夺。一组接一组热忱不减……

  现在的冬季怎么了?!我的世界下雪了

   离开了村落,走向远方。远去了光阴,走向本日。冬季的感到在人不知;鬼不觉中彷佛也跟着韶光走丟了!

   远去了的影象里的冬季还会返来么?!大概会在某一个午后的梦里相逢……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