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翻开那本书

  “薄暮敛容歌一曲,氛氲香气满汀洲。
  “娉娉婷婷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
  翻开历史这本书,便有女子的苦笑声,抽噎声,唏嘘声从时间深处传来,激起我心中的片片涟漪。
  历史的宗卷,仿佛是一页页拆散了的日记。日记里的内容仿佛就在昨天,昨天的清晨,黄昏;再一看,却又犹若隔世。
  翻开这本犹若隔世的书――
  “锦江滑腻娥眉秀,化出文君与薛涛。在美丽富饶、风光如画的成都锦江河畔,孕育出一代名伎――薛涛。她一生留下了大量的诗作,她的吟唱豪情满怀,掷地有声,气势浩大,从她的诗作中你看不出她是一位风尘女子,她的气度可与沙场大将媲美,她的诗甚至可以与杜甫相提并论。
  长相俊美的上官婉儿也是天资聪慧。她读诗学赋,琴棋书画,弹唱歌舞,无所不能。她是历史上非常有才气的女子,十四岁就能写出超凡脱俗的诗文。她帮助当朝圣上批阅奏章,起草诏令,参议军国大事。她虽然没有丞相之名,但有丞相之实。
  在历史的大书上,女皇武则天在向我们走近。她通文史,多权谋,识人才。武则天当政时无情地打击了当时最大的贵族世家,也排除了边疆游牧民族的威胁。她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叛逆者,更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功臣。
  然而――
  尽管她们的才情美貌令世人倾倒,但才情和美貌却是她们通向悲苦的通行证。
  在布满阴霾的大唐天空下,多才的薛涛成为了一个悲剧人物。
  “古井冷斜阳,问几树枇杷,何处是校书门巷?大江横曲槛,占一楼烟雨,要平分工部草堂。这副楹联写尽了女诗人繁华而悲苦的一生。
  也许吧,她曾为自由,尊严而奋斗过,但那也改变不了她贫贱的地位,而获取自身的幸福。
  让那飘零的身世,坎坷的经历就留给历史吧!
  “岁岁年年常扈驿,长长久久乐承平。这是上官婉儿衷心的愿望,希望安享太平,岁岁年年不再有腥风血雨的杀伐场面。然而她的梦想却永远也无法实现了。
  因为历史在排斥她――
  排斥这个忠诚的女子。
  封建历史就像红了眼的野兽吞没了她在宫殿上巾帼不逊须眉般的雄辩、才干,吞没了她与李贤的真挚爱情,只留下她黄昏里的凄婉悲唱……
  她是一个侠骨柔肠的女子,一个宁死不屈的灵魂的再现,她曾试图反抗,但这个置身的盛唐却在关于她的那一页纸上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叉号!
  同样,历史就像一叠叠沉重的书简压得武则天喘不过气。
  有谁知道,她绝顶的才能和超人的智慧后面藏着辛酸。
  历史的阴影淹没了她明敏果断的本性,让她变得疯狂。她冷酷,残忍,肆无忌惮的利用政治上的机会主义实施她的抱负。
  然而残忍并不是她的本性,可是她无能为力。
  她只能潇洒地一挥衣袖,留下一块无字碑,把所有的是是非非留给历史。
  ……
  历史,那沉甸甸的书落在我更沉甸甸的心头……
  书,原来你是如此的吝啬,你不愿意多写一句,你不愿意多赞一口让全人类生生不息的母性。反之,你排斥她们,似乎生活里所有的不是都由她们挑起。
  历史是一本书,一本催人泪下的书。
  历史是一本书,一本难懂的书。
  阅读来自地球最底层的呻吟,阅读历史沉淀的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