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导航

选择字号:

一位“高考状元”的育女心经

 

一位“高考状元”的育女心经

 
 
 
 

  编者按

  她是1985年安徽省文科“高考状元”,她是“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她育有一个出色的女儿兰兰。兰兰曾获过全国中学生作文竞赛一等奖、广东省生物奥林匹克竞赛一等奖、广州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一等奖,曾在多家知名报刊发表文章,曾被歌德学院选中,赴德国参加全球青少年夏令营活动,曾参加2011年哈佛中美学生领袖峰会……

  盛琼

  曾以安徽省文科“高考状元”的成绩入复旦大学新闻系学习。在电视台工作多年,历任记者、责任编辑、栏目制片人、频道副总监等职,现为广东省作协专业作家。已在各类文学期刊上发表小说、随笔两百多万字。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生命中的几个关键词》《我的东方》等,中短篇小说《苏醒》《像植物一样活》《我的叔叔余乐》等,以及随笔集《舍弃的智慧》。曾获广东省新人新作奖、省“五个一”工程奖等奖项,短篇小说《老弟的盛宴》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高考状元”的

  “前车之鉴”

  羊城晚报:你曾经是高考状元,今年,对于高考的“状元”、“排名”,各个媒体都在淡化这样的宣传,你怎么看?

  盛琼:我赞同媒体淡化这样的排名宣传。高考只是一次考试,虽然它对国家公平性选拔人才有重要的作用,虽然它对基础教育有一定的促进,但它毕竟带有不少的偶然性和片面性。这些年来,我们的教育变得有些功利和短视了,社会、学校和家长的心态也变得有些浮躁和焦虑了,在这种情况下,对“高考状元”和“名校”进行过度宣传,会对老师、家长和学生产生一种不利的诱导,它也会对狭隘的应试教育进一步推波助澜,把对孩子的全面培养更功利地局限在对分数的片面追求上。所以,对于这种不恰当的“火”,必须泼泼水。

  我是状元时的热度远不如现在,学校没有任何奖励。有几家当地的媒体对我进行了采访,从女生如何成才、如何迎接高考等方面做了报道。我觉得,“高考状元”并不是不能报道,而是如何报道的问题。毕竟这是学校、家庭关心的话题。如果我们能从一个学生的成长角度,从总结科学合理的学习方法,从“状元”的时间安排、特长爱好、课外阅读、家庭培养等等方面入手,总结“状元”的成长经验和心得体会,特别是倡导一种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成才观,给别的孩子和父母提供参考和借鉴,以理性平和的心态,促使全社会反思和改进我们的教育,这本可以成为一个冷静思考的好契机。

  羊城晚报:这些经历对于你在对孩子的教育中,起了些什么作用?因为高考是每一代人相同的路,你的经验对于孩子是否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盛琼:我的新书《孩子,我要你快乐》中的第一章题目就是“‘状元’并不意味着快乐”。我真诚勇敢地反思自身成长,从自己的成长经历中,总结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和教训,然后在孩子的教育和培养中,结合自己的心得,指导孩子如何扬长避短,少走弯路,从而选择一条正确的成长之路。我把这条道路概括起来,就是:不过分强调书本学习和分数,而是注重综合素质和各种能力的培养,让孩子成为一个心智健全、性格阳光、素质全面、健康快乐的人。我的“前车之鉴”,可以成为孩子的“后事之师”。

  甜爸+甜妈=阳光孩子

  羊城晚报:你的这本书里,一个很明显的主题是:甜爸+甜妈=阳光孩子,明显与当下流行的虎爸、狼妈是相对抗的,你怎么看虎爸和狼妈?

  盛琼:我是坚决反对“虎妈”“狼爸”的。他们把孩子当成了“木偶”,随自己支配和摆布,没有对孩子给予充分的尊重和理解。他们抹杀了孩子的天性,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进行了可怕的强制和侵犯。本来,“虎妈”和“狼爸”,都只是极个别的特殊案例,由于他们的孩子心理、智力、性格等条件特别好,他们采取了这种极端冒险的教育方式,让孩子在高压下得到强化训练。但这种方式是绝不能推广和借鉴的。对于绝大多数的普通孩子,智力一般或较差,自尊心很强,性格倔强或者脆弱,不肯向家长妥协,那么他们的教育方式,极大可能会给这个孩子带来严重的心理问题,引起激烈的家庭冲突,甚至会酿成一个大悲剧。这些孩子长大后,可能不仅成不了才,甚至都做不好人,一生都摆脱不了沉重的阴影和伤痕。再说,就算多考了几次高分,多掌握了一些特长,这点可怜的成绩怎么能跟一个孩子童年的幸福和成长的快乐相比呢? 

  羊城晚报:怎么看待“打孩子”?

  盛琼:我把一切“打孩子”的行为,视为家庭教育的“高压线”,触碰不得。打孩子的父母之所以可怕,不仅在于暴力,更在于他们自己对这种暴力的合理、合情、合法化。他们打着一切为孩子好的幌子,不把打孩子看成暴力。现在的社会为什么充满了一种暴戾的氛围呢?我觉得暴戾之气,就是从这些崇尚暴力的家长身上发端的。按照一般情况而言,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孩子,他们的心理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压抑和扭曲,他们与人相处时,也会将这种压抑和扭曲,以种种方式,有意或无意地投射到他人身上,而且很可能会遗传给下一代。所以,我们要大声对“打孩子”的家长说不!对一切暴力行为给予蔑视和谴责!严重的,就要将他们绳之于法!

  羊城晚报:甜,等于溺爱吗?

  盛琼:我在书里强调的“甜”,是指一种尊重、鼓励、轻松、快乐的教育方式,是一种充满了无私真爱、和谐温暖的家庭氛围。这当然不是溺爱。因为溺爱并不是真爱。对孩子的爱,并不意味着对孩子无休止的迁就、无条件的满足、无界限的纵容。溺爱的本质,实际上是父母对自己的一种补偿心理,是滋长孩子自私、娇纵的放任行为,是把自己的孩子看成“世界之王”的浅薄自私之心。它让孩子不知道是非、对错、规则、界限,因此溺爱不是爱,而只是害。

  用平等的爱代替不平等的孝

  羊城晚报:你有个观点,“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这是这个世界上无数谎言中的No.1”,这似乎跟人们普遍接受的观点很不一样,可以详细展开说说吗?

  盛琼:这不是我的说法,这是豆瓣网上一个名为“父母皆祸害”的小组所发的热门帖子。这个小组有几万人之众,都是自小受到父母伤害的人,他们有些一生都走不出父母给他们带来的创伤性记忆。这些父母对孩子或是随意打骂,人格侮辱,或是期望过高,求全责备,或是霸道强迫,剥夺自由,有些甚至还有虐待的行为。虽然这些父母口口声声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好,但实际上却给孩子带来了严重的伤害。我希望,做父母的人,有空都能去网上关注一下这个小组,倾听一下孩子的心声,引以为戒。

  我认为,绝大多数的父母还是爱孩子的,可是有一些父母却不懂得如何去爱。他们把孩子当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把爱变成了一种自私之爱,占有之爱,干涉之爱。他们不能理解孩子,尊重孩子,让孩子在一种无私、开阔、平等、温暖的爱里,幸福、健康、自由地成长。当然,也不排除极少数的父母有严重的人格缺陷,对自己的孩子实施了严重的侵犯和虐待,他们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我觉得,中国人把“敬老”向来看得很重,弘扬得也很多,而把“爱幼”看成了一种本能,缺乏社会和法律层面的重视和强调。今后应该大力宣传和落实《未成年人保护法》,让全社会都来关心和保护孩子们,而不要把父母对孩子的侵犯和虐待,只当成一种“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羊城晚报:当下,出现很多空巢老人,儿女成才了满世界跑,你怎么看这种社会现象?你对“孝顺”是怎么看的?

  盛琼:现代社会流动性强,这恐怕是一种无奈的趋势。我觉得,儿女不在老人身边,并不就意味着老人“空巢”,现在资讯这么发达,如果孩子与父母感情好,能经常通个电话,问声好,发发短信什么的,也是一种不错的交流方式。空不空的,关键还看双方的感情。父母和孩子,可以天涯咫尺,也可以咫尺天涯。如果感情不好,就算陪在身边,又有什么意思呢?另外,我强调,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生命负责,都应该挑起自己的人生重担,父母不管在经济上能否自立,在情感上都要保持独立性,不要以“孝”的名义,对孩子进行自私的“绑架”。拿我自己来说,我就不希望女儿因为我的缘故,而影响了她的人生选择,她离我多远都没关系,只要她过得开心就好。

  我一直强调用平等的爱,代替不平等的孝。有人可能担心,如果不提倡“孝道”,那么父母年龄大了,丧失了劳动能力,而在社会保障尚不健全的时候,不是无法生存了吗?这涉及到一个法律问题。当父母年老无生活来源时,成年子女有赡养的义务。这是用法律条文明确规定的义务,如果违反,就必须受到法律的惩处。但我们不能把法律和情感混为一谈,而应该将法律的交给法律,将情感的让给情感。真正的情感沟通,是从内心自然生发的,不应该带着“你应该如此”“你不如此就如何如何”的强迫。也就是说,你可以规定让孩子赡养你,但不可能规定让孩子爱你。爱,是需要以心换心,是需要平等的尊重和理解的。我希望父母和孩子,都能以爱换爱,将心比心,设身处地地为对方着想,建立起一种最亲密最牢靠最长久的亲情纽带。

  两剂治疗“不甜”的药方

  羊城晚报:实际上,要做到“甜”并不是特别容易,孩子成长过程中的淘气、叛逆加上大人来自自身的生活压力、情绪,都会产生一些“不甜”的情绪,你是怎么做到的?

  盛琼:我觉得,这里有两个基本认知,对做父母的人非常重要。第一,做父母决不意味对孩子的“恩德”,而只意味着对孩子的“责任”。把孩子带到世上来,是父母双方从自己的理性与情感出发的结果,并不是孩子的自由意志。所以,新生命一旦降临,父母就对这个新生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且需要承担一辈子。第二,虽然是父母的精血孕育了孩子,但从孩子降临的那一刻起,他就是一个独立的人。孩子不属于父母,只属于自己。他是暂时寄养在父母身边的未来社会的公民,他有和父母一样的人格尊严和自由意志。父母只有抚养、教育孩子的义务,没有剥夺、强迫孩子的权利。

  我认为以上两个基本认知,就是治疗“不甜”情绪的根本药方。首先,在任何情况下,我想的都是,女儿是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我有责任和义务让她幸福。如果她过得不好,那么我就有一份不可推卸的罪过。其次,孩子有任何问题,我都从自身找原因,是不是我对孩子有过高的期望了?是不是我没有了解孩子的心理?是不是我的教育方式引起了孩子的反感,造成了孩子的叛逆?是不是我事先没有考虑周全,没有对孩子交代清楚?是不是我急于求成,缺乏耐心?我觉得抱这种心态的父母,他们对孩子永远都是尽心尽力,全力以赴的,永远都是“怎么爱你都不够的”,不会有什么抱怨、计较和失衡。

  羊城晚报:我了解,你是个专业作家,相比起很多职业会轻松一些,那么,对于生活忙碌无暇顾及孩子教育的无奈的家长,有什么忠告?

  盛琼:对的,我现在的职业,是有利于孩子的教育。但从前,我也是一个比较忙碌的新闻工作者。以我的体会,如果家长没有过多的时间和精力顾及孩子,我希望父母至少有一方,能在孩子幼年时,适当牺牲一点自己的时间安排和事业发展,以孩子的培养为重,尽量找一份不加班、少出差、相对清闲的工作,在晋升、加薪的时候,适当妥协一下,不要那么“拼命”。孩子小的时候,可能牺牲的时间、放弃的机会多一些,事业上耽误一些,但孩子大了,实际上,只要与孩子从小培养起了良好的沟通习惯和亲密无间的感情,那么,父母的职业与孩子的教育,并没有太大的冲突。说实话,我很反感那些只会生、不会教的家长,我觉得他们对孩子太不负责,太不公平了。我希望,做父母的都能意识到,孩子的成长是一个家庭的重中之重,是刻不容缓的大事。淡漠了与孩子的感情,这是父母最大的损失。错过了孩子的成长期,那就是永远地错过了。

  成人比成材更重要

  羊城晚报:不少人认为,一个孩子是否成材,教育固然重要,但还有天分和命运的不可控因素,你怎么看这个观点?

  盛琼:一个人成材,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教育就像土壤,而孩子自己就像种子,从一粒种子长成栋梁之材,必须要有内因和外缘共同作用,因缘契合,才能结果。比起成材,我更提倡成人,成人比成材更重要。一个人,就算成了材,他也不一定快乐,不一定人格健全,不一定能对社会做出什么贡献。所以,我们要把孩子培养成一个健全快乐的人,一个身心和谐的人,一个善良宽容的人,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儿,都能吸收和散发出持久的“正能量”,不仅使自己的人生幸福,也能给周围带来快乐。

  羊城晚报:你对你女儿将来的希望是什么?

  盛琼:当然是健康、平安最重要了。除此之外,我希望她精神独立,经济独立,能从事一份她自己喜欢的工作,过一种她喜欢的生活,每天都能过得充实快乐。至于婚姻,我希望她能遇到一个爱她、懂她的人,拥有一个温馨长久的家庭,但这个要随缘。另外,我还希望她一生多做善事,把关爱和温暖送给他人,送给社会。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