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导航

选择字号:

去做客的胡子



  小猫丁丁是四年级袁子的宠物,它是一个调皮的家伙,经常将家里弄得乌烟瘴气,乌七八糟的,最后躺在沙发夹层里睡大觉。这个家伙,让袁子有点头疼。
  丁丁很喜欢喝酒,那个香槟酒的味道就是好,自从袁子给它尝了一小口之后,它便一发不可收拾了。这不!乘主人不在家,他又偷喝上了,将二两香槟喝了个底朝天。晕晕乎乎的丁丁选择睡觉,然而嘴边的胡子可不乐意了,瞧瞧得溜下了嘴巴。
  胡子,自从丁丁贪酒之后,它就想背叛出走,念于主仆之间的关系亲密,一直下不了狠心,呆在那个臭嘴吧上。丁丁吃鱼,吃老鼠,它都能忍受,就是最不能忍受的是香槟酒的味道,过敏!
  离开了丁丁之后,胡子驾着一阵风飘扬而去。它与枝头上的枫叶戏耍了一把,还吟咏了一小首诗;它还对学校操场上的红旗敬礼,心中唱起了莫名的歌;它最喜欢邻居家的那一只胖狗,多可爱,多漂亮,丁丁就是不喜欢它。在风的尾巴上戏耍了一番,胡子又回到了丁丁的主人家。它很懊恼,十万个不愿意做丁丁的奴隶,除非杀死它。杀死也不流一滴眼泪,和一滴血来。风儿可怜了胡子一回,将它安放在了丁丁的主人??袁子的手臂上,走了。胡子也不在乎了,安然睡觉。
  次日,袁子正好参加夏令营。在排队的场地上,胡子不甘寂寞爬上了袁子的嘴巴上,骄傲得东张西望,得瑟在许多双眼睛下。最先发现袁子长出了胡子的学生是他的死党??小毛头。
  小毛头捧着肚子笑,笑声引起了更多人的主意。于是排队就成了哄闹场,大家哪里见过小孩长有胡须的容貌,都对教官的话当耳旁风。
  “安静!安静!”教官大发雷霆,一脸的冰霜,她对这个袁子是恨之入骨了,竟敢藐视纪律,“袁子站上来,你给我蹲沙发!”
  调皮的小孩子们都安静了,教官发火了有谁不怕?袁子委屈得蹲在太阳底下,哭丧着脸,他不知道脸上的胡子来自何方,将会在他的脸上待多久,弄不好会陪伴他一辈子么?这么难看的胡子。
  “袁子!你喜欢搞恶作剧,还不将脸上的胡子给我擦掉?”教官余怒未消,绷着一个苦瓜脸,这儿的夏令营如此让人难堪,袁子后悔参加。
  “教官,胡子不是我涂上去了,是真得胡子。”袁子的话引起了教官的好奇,也引起了大家的好奇。
  思考方法中......
  胡子依然呆在 袁子的脸上:剪刀咔嚓咔嚓,胡子如同隐形;火焰丝丝,胡子安然无恙;手指拉着拉着,胡子不断。大家都没有法子,除非将袁子送进医院。袁子死活不肯,哭哭啼啼的,如果爸妈知道了他长胡子了,还不会被打死了。
  胡子在袁子那儿安家落户了,袁子带着大人的风范继续留在夏令营里。
  开饭的时间到了,一向不吃辣味的袁子,今天对辣味是格外钟爱,尤其是冲天椒的味儿,他是吃得咂咂响,岂不知是猫胡子的功劳。餐桌上没有生鱼,更没有老鼠。胡子沾染各种味道是吃得满嘴流油,在人的嘴巴上比在猫的嘴巴上更好,更享福。难怪与人沾边的东西就是好东西。
  猫胡子与袁子相处的还算愉快。袁子刚开始很懊恼,慢慢得也就习惯起来。有胡子就是成熟的象征没事!时而他还将胡子放在同伴们跟前炫耀起来。瞧! 胡子多美,胡子多帅,胡子是个好乖乖。同伴们开始不以为然,慢慢得也感觉到胡子的魅力,多么希望自己也能有这么一副漂亮的胡子,能在大家面前炫耀一番。
  接下来几天,五花八门的胡子登场了,有的是颜料涂抹上去的,有的是野地里的鸡毛,还有的是老鼠毛.....颜料禁不住汗水的冲洗,深深浅浅得褪去。鸡毛也会凋零的足下,老鼠毛遇风而去。最好的依然是袁子嘴边的猫胡子。
  猫胡子得意了,它是天底下最好的胡子,它不怀念曾经的主人甚至讨厌起那只猫来,现在的日子好比在天堂,吃香的喝辣的,还能受到许多人的追捧。
  美好的日子一晃而过,夏令营结束了。
  袁子回到家里受到了暴风骤雨的洗礼,父亲的耳光,母亲的训斥,袁子知道猫胡子留在脸上不再是骄傲,而是耻辱了。大家清除猫胡子的手段出动。
  猫胡子拿出了打死也不投降的气概,咬定青山不放松。大家都没有辙了,一个唉声叹气起来,猫胡子在脸上的光荣可以毁坏一个家庭的。父亲决定将儿子关在一个黑屋子里,让不要在丢人显眼了。母亲决定明日就离家出走,这个脸她丢不起。袁子也处在伤心处,他没有办法了,随它去吧!都是这个胡子惹得祸。
  父亲拿出一瓶香槟酒斟了几杯,一杯留给自己,一杯给老婆,另一杯就是袁子的。干杯!大家都在泪水干杯了。袁子将香槟酒一饮而尽,这香槟酒如同饮料,所以才能喝的到。袁子的父母是这么认为的,香槟酒不是酒,和橘子水一样一样的。
  又是几杯下去!呆在袁子脸上的胡子飘飘然,忘记了自己高声大喊:“我是伟大的胡子,不是猫胡子。”
  呼啦一下,猫胡子被自己的酒气给喷出去了,轻盈得落在了菜盘子里,黏糊糊的菜汤将它浑身湿透,它没有力气爬出来,慌忙得叫:“袁子,你快点救我。”
  有点酒气!父亲昏沉沉,母亲飘飘然,袁子睡着了。猫胡子在油腻里飘荡了一晚上,最后沉沦下去。
  醒来了,大家都很高兴,因为袁子的嘴巴上不再有胡子,原来是香槟酒的作用,父母抱着儿子大哭,奇怪的胡子终于消失了。袁子可以出去玩了,他高兴得与父母拜拜,走出了房间,来到了院子了。院子的角落里,丁丁恹恹得躺着,生病了。袁子走上前抚摸了丁丁那圆圆的脑袋,却意外发现它的胡子不见了。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