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导航

选择字号:

王毛毛的藏宝图



  王毛毛的父亲得了一种令人生畏却又让现代医学技术很无奈的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不仅未能留住王毛毛父亲的生命,家庭为此还陷入了经济穷困的境地。过去乐呵呵的王毛毛自此变得沉默寡言,整日愁眉深锁,心事重重。同学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中。想要帮他,可大家的零花钱只能算是杯水车薪。
  王毛毛想辍学,他说要替妈妈出点力,不能坐在教室里耗妈妈的钱。他妈妈现在做两份家政,收入微薄。妈妈当然不同意,同学们也都反对。
  米多多说:“我反对,坚决反对!现在是什么年代?初中生跟文盲差不了多少,你才初二,不上学怎么行?王毛毛,你绝对不能当文盲!”
  班长张丽丽说:“王毛毛,你不要急于退学,大家再想想办法。”
  王毛毛除了叹气,还是叹气。
  没几天,事情竟然出现了转机。“喜讯,特大喜讯!王毛毛的问题彻底解决了。”贾贵贵冲进教室发布了这一消息,“凭我三寸不烂之舌,终于把老爸说动了。”
  贾贵贵绰号大款,他也非常乐意别人称他大款。他曾多次狂放豪言:“贾氏集团现在是我家老头的,以后肯定就是我贾贵贵的。你们别学习好就神气,现在瞧不起我,到时给我打工、拎包,我贾贵贵还不一定要呢。”
  平时同学们谁都看不惯大款,是因为这家伙太嚣张。但听了这消息,大家还是鼓起掌来了。毕竟,大款是做了一件大善事嘛。
  “我爸--贾氏集团贾董事长表示,可以每年捐给王毛毛五千元,一直到他找到工作,但具体情况需要与王毛毛面谈。”
  谁曾想到,第二天,贾贵贵到教室又发布了一条“十分令人震惊”的消息:王毛毛不识好歹,断然拒绝了贾氏集团的资助。
  “你们说他傻不傻?谈到金钱,老爸可是六亲不认的噢。唉,说动他不知有多难。老爸让搞宣传的一帮人策划了一下,把电视台的记者请来,让王毛毛对着镜头说几句话。怕他说不好,又有人专门为他撰稿,这个待遇不低了吧?可他看了草稿竟然就不干了。”
  因为还没有上课,所以大款站在讲台前老师讲课的那个中心位置上,挥舞着手臂,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有同学问:“稿子写的究竟是什么内容?”
  “老头子说,企业是要讲经济效益的,投入也是需要回报的。对于王毛毛无非就是让他美言几句,说一些贾氏集团的好话而已。”
  有同学恍然大悟:“哦,原来替你老爸做一个广告啊。”
  大款说:“算你聪明。”
  米多多也明白了一切,说:“哦,理解,理解,嗟来之食。”
  大款下巴抬老高,随手拿起讲座上的教鞭指着米多多说:“小子!你阴阳怪气的,什么嗟来之食不嗟来之食的,公司资助他读书,让他为公司说两句话,这过分了吗?我可以告诉你,只要公司愿意这么做,上门的人可以排着队来。如果不是我的面子,这个好事还轮不上他王毛毛呢。”
  就在这时,王毛毛低着头走进了教室。神态十分平静,似乎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大家迅速安静下来,大款还想再说什么,米多多一把拉过他,说:“要上课了,你的演讲就到此为止吧。”
  下午自习课,王毛毛低头非常专心地在看一本旧得发黄的日记本,脸上居然还不时浮现一丝笑意。
  坐在他身边的米多多一直悄悄地观察着他,见他情绪好转了,就大着胆子,问道:“你为什么拒绝大款老爸的好意?”
  王毛毛想了想,却什么也没有说。
  米多多又看了看王毛毛,小声说道:“唉,其实也不必那么认真,先把书读完了再说嘛。不要那么死脑筋。有钱不用白不用。”
  王毛毛还是什么没有说。
  米多多显然有些担心,“那你究竟准备怎么办呢?”
  王毛毛说:“天无绝人之路,问题总是可以解决的。”
  “怎么解决了?改替哪家公司做广告了?”大款坐在他俩身后一直在监听,他对王毛毛的拒绝耿耿于怀。
  “解决的办法都在这里呢。”王毛毛摇了摇头,晃了晃手中那本发黄了的笔记本,从里面小心翼翼抽出一张图。
  米多多问:“藏宝图?”
  大款惊奇地问:“藏的是古玩,还是金银财宝?”
  “现在不方便跟你们说,反正……嗯,我认为是有价值的。”王毛毛并不正面回答,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
  “找人估价了吗?”大款还想进一步探究底细,这小子不愧是商人之后,学习虽然不好,但对经济却有着深厚的兴趣。
  王毛毛说:“不大好估,唉,你们想哪儿去了。”
  这时,班长张丽丽“哼”了一声,目光如炬地看着他们。
  米多多用肘碰了碰王毛毛,让他别说话了。班长张丽丽执法如山,在班上是一个让人生畏的“官员”。
  王毛毛这才注意到,除了班长以外,其他同学的眼光也都聚焦在他这儿呢。他把那本发黄的笔记本放回到了书包里。
  关于王毛毛有一笔巨额遗产藏宝图的传言就是打那以后在校园传开了的。
  版本之一:王毛毛祖上是一大官,家里埋了数不清的古玩,王毛毛父亲去世前留下了一张藏宝图,对祖上宝藏埋藏地做了不甚详细的标识。
  版本二更富有传奇性,说王毛毛的曾祖是某镖局的镖头,护镖见财生发异心,中途劫镖,将财宝埋于地下。现在这藏宝图已经给王毛毛找到了。
  版本三是……
  传言在流传中不断被添油加醋,发酵升温,但王毛毛仿佛毫不知情似的,没有一点变化。仍是一副寒碜样,一身旧校服,鞋子也破了一个洞。不过,他的精神状态和前些时候有点不一样,有些亢奋。
  那天,瞅着旁边没人,大款忍不住问王毛毛:“你家的宝藏起出来了?”
  王毛毛笑了笑,又点了点头,说:“快了。”
  “真的快起出来了?那就是说藏宝图指示的地点已经找到了,你不是吹牛?”大款两眼放光盯着王毛毛。
  王毛毛顾左右而言他:“有必要吹牛吗?”
  大款说:“能不能透露一二?”
  “对不起,还不能。”王毛毛摆着手快步走了。
  大款恨恨道:“就算你没有接受我老爸的资助,至少我为了你的事也操了不少心吧。好歹也应该满足一下我贾某人的好奇心嘛。”
  王毛毛愣住了,说:“是的,谢谢你!也谢谢你老爸的好意!但目前真的不方便。以后我会告诉你们的。”
  王毛毛的藏宝图成了全班甚至全校最令人关注的一件事。
  不久,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王毛毛被劫持了!
  那天放学,王毛毛和米多多等几个同结伴回家。突然,一辆小车在他们身边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三个人,其中一个戴墨镜的胖子拍了拍王毛毛的肩膀,问:“你是王毛毛吗?”
  王毛毛说:“是。”
  话音一落,那三个人便把王毛毛拽上了小车,绝尘而去。等到米多多他们反应过来,撒腿去追,哪里还追得到。
  这一事件不仅轰动了校园,也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说法很多,但比较一致的说法是,一个中学生因得到一张藏宝图而被犯罪团伙劫持,现在生死未卜。
  王妈妈哭得死去活来,老师、同学也都非常着急。
  班主任胡老师安慰我们说:“同学们都不要着急,大家安心上课。相信警察会很快破案的,王毛毛也会很快来上课的。”
  她说话的声音是颤抖的。听得出,她其实也害怕。是呀,谁能保证那些歹徒不会撕票呢?这样的报道现在并不少见。
  就在大家揪着心时,王毛毛脱险了。最具传奇色彩的是,这聪明的家伙竟然是从三个歹徒眼皮底下逃出来的。根据他提供的线索,警察一举抓获了三个劫持犯。
  不过最令人喷饭的是,这三个人是常到学校附近勒索同学的混混,他们知道了关于藏宝图的传言,并且还坚信王毛毛家是真的藏了什么宝物。他们还制定了一个非常“周密”的代号为“猎豹Ⅱ”的行动方案呢。
  王毛毛回到班上的那天,教室里掌声雷动,班主任胡老师一再关照大家小声一点,不要影响别的班级上课,可还是没有用。其实看得出来,她也很兴奋的。
  王毛毛低声和胡老师说了几句什么,胡老师笑着点了点头。
  在同学们关注的目光下,王毛毛从书包里拿出那本发黄的笔记本。从中取出了那一张图,说:“现在,我就给大家揭密吧,这只是一张烘制烧饼炉子的构造图。开始,同学们认为我有一张藏宝图,我并没有否认,因为在我心里,这图和笔记本是无价的。”
  坐在前排的几个同学,凑过身子去看,确实是一张平常不过的手绘图。画上是一个炉子,还标了尺寸,此外还有些说明文字。
  原来,王毛毛在整理父亲遗物时,发现了一本爷爷写的日记,并且在本子里发现了这张图纸。由日记和图纸,王毛毛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王家祖上以做烧饼为生,曾被誉为“烧饼王”。他家的烧饼香、酥、薄、脆,名扬一时,据说乾隆吃了,也连声称好,还专门题过字。可惜的是,因为经历战乱,年代久远,这皇帝题名的匾也丢失了。
  贾大款听了直跺脚,连称可惜,说就凭乾隆这几个字,王毛毛家就衣食无忧了。
  王毛毛告诉同学们,根据笔记中的记载,他和妈妈正在按着配方和工艺试着做祖传的烧饼。现在算是成功了。妈妈已经申请到政府专门资助创业的小额贷款,根据他的创意和策划,下个月,“烧饼王”早餐店就要开张了。
  “因为早餐店面积不大,容纳的客人有限,所以,我想请同学们分组去品尝我家祖传的烧饼,请你们看看烧饼王是不是名副其实的香、脆、酥,还有,声明一下,是免费的噢。”
  听完王毛毛的话,同学们都鼓起掌来。此时正是上课时间,胡老师看了看教室外面,有些紧张,她想劝止,但终于没有,后来她自己也鼓起掌来了。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