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导航

选择字号:

如何评价徐浩峰的电影《箭士柳白猿》?

       “柳白猿是我的天命,这辈子只守着这件事,我不能出意外。” 这是一个受人敬畏、身份显赫的武林仲裁人对自己说的话,冷酷却悲凉,这样的武人只会出现在徐浩峰的小说和电影里。
         曾遇媒体要我形容徐导,久思,打了个有信息量的比喻:“一个民国时期大家族的继承者,偏偏不爱生意爱文艺。” 他的气质、规矩、才华、学识、智慧和执着,都含在比喻里了,太白话了点不着睛。一位相熟的长辈曾戏称:“如果浩峰不当导演而从商,一定会是胡雪岩式的大家,他太懂中国的人文了。”
        评价一部电影,最好绝对客观。《箭士柳白猿》,我是一名全程参与者,倾注个人情感太多,这样大的命题,有些无从入手,那就想到什么写什么吧。
         每个男孩都曾有一片心中的“江湖”,那是片只供打斗不担后果的乐土,英雄生来就有仇要报,养家糊口并不困难,打败所有人才是终极目标,快意恩仇浪迹天涯…那是儿时耳濡目染的武林,在个年代,引人入迷;时代发展,艺术形式与时俱进,流行唱法由字正腔圆音润空灵衍生至真实自然诉说情感,大众看惯了高于生活,已逐步追求源于生活,徐导的武林大门将开,武人也再不是凶狠武夫的形象。
        武术在民国时称为国术,是中华传承的一脉,何等悠远。武林仲裁人是柳白猿的独家身份,无组织帮手,独断武行纠纷,何以服众?老中国人重礼重面儿,武人更有过之,大家身份高,守住规矩如护住脸面,撕脸耍狠是街边混混的行为,大家服理,是守武馆文化,这在当时人文中是成熟体系。但凡事两面,自有不服之人,他们要么被柳白猿空拉弓弦展示的拳劲震慑,要么进行暗害,固主持公道难保善终,若后继无人,就要像逃犯一样生活。这个心灵受创的少年,还未修复人格又成仲裁继承人,似脱胎换骨即再世为人,实却要以另一种方式继续躲避世人,还要守业。柳白猿在被动的命运里拖着残缺的身心踉跄前行,他拼命挣脱、寻找自我,却逢冷热兵器时代变迁,何安何下?这是他的宿命。“守”与“寻”成了柳白猿一生的主题,也是上一代柳白猿临终的牵挂。
                                  
       演徐导的人物,创作方式不同以往,不能仅局限于剧本或年代事件,因为要展现的是大众现下难见而他曾独见的特殊人群,是有迹可寻的。他会跟演员讲述大环境,很具象,我如听书般入迷,周围都明亮了,自己就容易找到立足点了。受徐导启发,新认为的侠,大概是落破的贵族流落到了民间。就算不是贵族,也一定品德高贵,受过高等教育,不是市井混混打架厉害就能成侠。过人的见识和知识文化的贮备,使他在民间容易成为领袖,出身高或学识高导致他品性也高,使他可无欲则刚。
       徐导的电影还原中国古兵器是一亮点,兵器选择上更是寓意深远。弓、象征人的精神和内心,枪、象征人的事业,同是枪字,长枪代表武行、手枪代表军界,手枪又是冷热兵器时代变迁的代表武器。戏中匡一民握手枪企图震住柳白猿,他也勉随军界企图扶一人得天下,以成就自己事业大器晚成。最终红尘来去一场空,空怀了一身即将新时代中逝去的功夫,他哀叹世风投机取巧,宛如于老一生。最后和柳白猿的古兵器对决就是冷兵器的绝响,心哀。念起于老,更哀,《箭士柳白猿》亦是于承惠老先生的绝唱,望于老一切都好。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