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导航

选择字号:

太监不是中国专利:非洲的宦官也有悠久的历史

阉宦———即宦官,是一个耳熟能详的词语。中国的宦官,从可记载的信史开始,便屡屡见于正史野集,距今已有3000余年的历史。但是,宦官并不是中国惟一的独特的历史现象。
 
据考,宦官具有很强的世界普遍性。距今三四千年前,古埃及、古希腊、古巴比伦、印度王国,都曾出现过宦官这一特殊群体。
 
在欧洲古希腊时代,当时著名的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他的名著《历史》一书中,就记载了当时王宫宦官的一些情况。希罗多德还指出,当时希腊的宦官,来源于西亚的波斯帝国。那时的波斯人认为,被阉割后的宦官比一般人更值得信赖。早在公元前6世纪,著名的波斯王大流士,就曾向巴比伦和亚述地区索要阉割男童,仅一批就达500名之多。而且,当时在希腊亦出现了专门贩卖幼儿的商人。他们四处诱拐未成年儿童,把他们阉割后,再转手贩卖给王宫,以牟取暴利。也许,这是世界上最早的奴隶贸易了。
 
稍后的古罗马帝国,宦官在王宫就更加常见了。翻阅史籍,我们不难发现,在克劳帝乌斯、尼禄、维特利乌斯当政时,宫廷中都有大批的宦官当差。著名的暴君尼禄甚至还宣布和宠信的太监斯普里斯结婚,同时任命宦官彼拉哥主持特务组织监视权贵和百姓。后来的罗马皇帝戴克里先的宫廷中,也有一批宦官先后被委以重任。
 
东罗马帝国时代,宦官更是罗马皇帝不可缺少的政治助手。美国著名历史学家魏特夫先生在其代表作《东方专制主义》一书中指出:“太监掌权在4世纪的拜占庭已经充分形成一种制度。”在东罗马帝国时代,太监占有了大部分部门的职权。在当时的十八等官制中,他们可以担任八级官职,被称作是“皇帝可信任的阶层”,可以充当指挥疆场作战的高级将领。东罗马历史上的名将纳西斯、所罗门,都是宦官出身。而宦官尤斯塔修斯·西米尼努斯和尼西塔斯,也成为名噪一时的海军统帅。宦官还被东罗马皇帝任命为政治军事改革的主事人,宦官出身的主计官尼西福罗斯就是东罗马史上著名的改革家。最令人称奇的是,在东罗马帝国,有不少宦官还当上了宗教首领。历史学家伦西曼曾考证过,那时东罗马首都“君士坦丁堡的大部分大主教都是宦官”。东罗马帝国的宦官擅权,使得皇帝也成为了宦官们的掌中之物。所以,著名的史学家阿米尼努斯讥讽说,公元4世纪的东罗马君士坦丁乌斯二世“大部分权力”都归宦官尤塞比乌斯“掌握”,皇帝成为傀儡,而东罗马也变成了“太监的天堂”。
 
非洲的宦官也有悠久的历史。
 
日本学者三田村太助在《宦官的秘密》一书中指出,在古代埃及,经常有寺庙僧侣们将用低价买来的6岁至10岁的男性小奴隶,用当地的医术阉割,然后用昂贵的高价卖到王宫和贵族府第,以此营生。魏特夫先生从《埃及语字典》等所引用的金字塔文件中,推断可能最早在公元前1500年时的法老图特摩斯三世时,埃及就有阉割的人。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尼罗河流域的宦官现象可能长期延续下来。
 
在古老的亚洲,西亚和阿拉伯世界曾经是宦官现象流行的地区,所以魏特夫曾将“中国和近东”,并列为政治宦官猖獗的两大区域。《东方专制主义》一书曾推测古巴比伦《汉漠拉比法典》里所提到的称为“季塞奎姆”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当时的宦官。如果这个推测得到证实的话,那么西亚最早的宦官应当出现在公元前12至15世纪之间。
 
到阿拉伯帝国兴盛时期,西亚、近东的宦官群体更是成为政治上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活跃一时。美国学者希提在《阿拉伯通史》中说到,到8世纪初时,阿拉伯帝国的宦官制度,随同闺房制度一起完善起来。“第一批宦官,大多数是希腊人,而且阿拉伯人是仿效拜占庭人的宦官制度的。”闺房制度相当于中国的后妃制度,阿拉伯后宫佳丽之多,我们从寓言故事《一千零一夜》中可以略窥一斑。希提同时推断出,在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极盛时代(公元750~847年),首都巴格达王城的三分之一供皇宫内的内眷、太监和特等官吏使用。另外,据有关的史书介绍说,当时的白人太监,称为塞拉里克(Selamlik)。还有大约600~800名黑人太监,掌管着后宫后妃们的日常生活,由于丧失了性功能,得以和嫔妃们接触。
 
在古代土耳其和古印度,宦官专政也曾盛极一时。有关历史记载表明,土耳其苏丹曾任命白人太监为宫廷学校的校长,专门用来训练国家文武官员,白人太监甚至被任命负责保卫苏丹私人宝库的最高官员,将教育、人事和财政大权全交给宦官。
 
在古印度王国,宦官称为“霍查”。那时南亚次大陆上小国林立,每一国国君都妻妾成群,役使了大量太监在王宫劳作。据说,有的小国宫廷宦官达到两万人之多。我们从玄奘西行记载中就能大致体察到这一现象。
 
印度的宦官一直延续近现代,至20世纪90年代初,印度大城市德里、加尔各答和孟买等,尚存约10万阉宦,他们拥有数世纪前遗留下的特权,可以乘坐车辆不付车钱等。
 
中国周边国家中,古代朝鲜和古代越南,也曾出现宦官现象。
 
中国元朝时有两名载入史册《元史·宦官传》的名阉,其中之一的朴不花,原来即高丽宦官,他和高丽出身的元朝皇后奇氏一起来到元朝大都,和奇氏“情意胶固”,后来受到皇帝宠信,成为元顺帝时的权阉,元朝的覆亡很大程度上是拜他所赐。古代越南也有不少男童从小就被掠卖到中国内地为宦,明朝初年朱元璋对“安南”(包括今天的越南及周边地区)不断用兵,许多越南小孩作为战争俘虏被进贡到内地阉为宦官。明成祖朱棣时,越南宦官阮安受到重用,成为建设新都北京城的主管。明王朝还不止一次向高丽、安南王朝索要进贡阉人,这在客观上刺激了越南、朝鲜的宦官群体,使得他们不断壮大。《明实录》中记载洪武二十四年,一次就向朝鲜索要宦官200名,朝鲜宦官现象也可见一斑。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