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悠悠书吧
  • >
  • 历史文化
  • >
  • 历史钩沉
  • > 9月3号为啥放假?你知道9月3日这一天放假的真正含义吗

    9月3号为啥放假?你知道9月3日这一天放假的真正含义吗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0日作者: 查看:

    “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这首歌你是否还记得。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1945年9月2日上午9时,停泊于东京湾的美国战列舰密苏里号上,举行了日本向同盟国投降的签降仪式。小编作为一个军事迷,就为大家说说你不知道的抗日历史。

     

    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

     

    在中国960万的土地上,活跃着以自己地区为代表的抗日武装力量:东北抗联、川军、滇军、桂军等等。
     

     

    一、苏联红军中的中国旅

    1931年侵华日军发动了震惊世界“九·一八”事变。由部分原东北军、中共抗日游击队、义勇军等组成东北抗日联军。东北抗日联军共有11个军

     

    苏联远东方面军独立第八十八步兵旅1942年8月1日,由东北抗联改编而来的抗联教导旅在苏联伯力正式组建,番号为苏联远东方面军独立第八十八步兵旅。八十八旅官兵为适应敌后游击战争需要,在苏联参加正规军事训练,军训内容又特别增加了爆破技术、跳伞的训练,抗联战士每人都能从2000多米高空跳伞10多次。几乎人人都会跳伞、滑雪、游泳、攀岩、电台收发报,照像,测绘,爆破等侦察技术。抗联部队整体军事素质有了很大提高,为最后的反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苏联远东方面军独立第八十八步兵旅

     

    反法西斯最后的反攻-东宁要塞之战

    东宁之战不仅是苏联红军解放东北战役中最长的一次战斗,也是亚洲战场上的最后一战,也是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战。

     

    东宁要塞,位于牡丹江市东宁县三岔口镇之南九公里处,毗邻中苏边境仅一河之隔。东宁要塞共有飞机场11个,永久性工事400多处,野战炮阵地45处,有东方的马其诺防线之称。

     

    1945年6~7月之间,抗联教导旅派出小分队进行侦察活动。将东宁要塞的情况一一查明,为日后的最后的反攻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对此,苏联远东总司令阿巴纳辛克元帅,曾经十分激动地说:“感谢你们用生命和血换来的宝贵情报,佩服中国的英雄们!”

     

    1945年8月9日午夜,安宁要塞之战打响。东北抗联教导旅以“远东红旗军第88独立步兵旅”的名义编入了第二方面军,第二方面军沿黑龙江向东北进攻。远东红旗军第88独立步兵旅,为该方面军总部的直属部队,出击方向是佳木斯战区。佳木斯战斗胜利后,这批抗日联军指战员协助苏军执行在全东北境内的军事占领任务,随同苏军的三个方面军分别占领东北各战略要点,其中的主要负责人将被指定为当地苏军卫戍司令部的副司令职务。为日后收复东三省提前做好准备。

    远东军出征示意图

     

    评:东北抗联自“9·18”事变后的14年抗日战争中,共歼灭日本关东军25万,击毙13名将军;牵制住日本关东军10万至40万人马及同样数量的伪满军,谱写下了可歌可泣的历史篇章。

     

     

    二、川军视死破顽敌

    中国抗日军队中每五六个人中就有一个四川人,故有无川不成军”之说。出川抗战的350多万川军,有64万多人伤亡(阵亡263991人,负伤356267人,失踪26025人);川军参战人数之多、牺牲之惨烈居全国之首,占全国抗日军队总数的五分之一。

    川军士兵父亲抗日手书

     

    抗战初起,川军将士即纷纷请缨参战,“面带三分憨相”的刘湘当上了四川省主席,当时的他正在患病,但却执意亲率首批十万川军出川抗日。

     

    川军装备十分简陋,每个士兵仅有粗布单衣2件,绑腿1双,单被1条,单席1张,草鞋2双,斗笠1顶。所用步枪80%系川造,质量差。每个战士配备子弹三五十发,手榴弹二枚、大刀一把,一个团仅有几挺机枪。

     

    1937年8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令川军各部组成第二路预备军,以刘湘为总司令、邓锡侯为副总司令,下辖两个纵队。二十二集团军逆着国民党的溃军,义无反顾地来到第二战区的山西前线,却饱受阎锡山晋绥军的欺压和白眼,连口粮都要自行解决。幸亏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收留,向蒋介石的军委会求情,暂缓撤并川军编制,还为川军补充给养,把他们安置下来。

     

    淞沪会战

    1937年8月13日,川军第20军和第26师参加淞沪会战时,在一片平原地带,没有任何可以防守的天然屏障。川军远道而来,仓促参战,几乎连像样的工事都无法修筑,全凭血肉之躯抵挡敌进攻。

     

    日军出动了飞机、坦克、大炮和军舰,攻击的炮火来自地面、空中和海上,守卫阵地的川军官兵常常整连整营地被敌人的炮火毁灭。“我们的部队每天一个师又一个师地投入战场,有的不到三个小时就死了一半,有的支持五个小时死了三分之二,这个战场就像大熔炉一般,填进去就熔化了!”这是曾任第三战区司令官冯玉祥的一段原话。

     

    川军二十六师,参加淞沪会战,是战绩最好的五个师之一,全师四千余官兵,到撤离战场时仅存六百多人,伤亡85%以上。

     

     

    ● 血战台儿庄

    1938年3月,在台儿庄战役中,第41军代军长王铭章,奉命率部死守滕县,阻击敌军。日寇采取空军、炮兵、坦克部队和步兵联合作战的战术,轮番进攻,川军拼命死守,王铭章等3000多将士全部壮烈牺牲,以身殉国。由于川军死守滕县三个昼夜,终于挫败了日寇增援台儿庄的企图,使友军能顺利完成对台儿庄的包围。指挥台儿庄会战的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指出:“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台儿庄之结果,实滕县先烈所造成也!滕县一战,川军以寡敌众,不惜重大牺牲,阻敌南下,完成战斗任务,写出了川军抗战史上最光荣之一页。”

    台儿庄战役要图

     

    ● 河南战场

    川军李家钰部第四十七军,后编为三十六集团军,驻守河南,在豫鄂湘桂战役中豫西各部在混乱中转移,三十六集团军因是杂牌,奉命担任掩护。1944年5月,在河南陕县秦家坡,在转移途中的司令部直属队不幸与日军穿插分队遭遇,总司令李家钰当场中弹身亡,成为抗战中殉国的川军最高级别将领。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举行国葬。

    李家钰墓碑

     

    评:川军三期出兵抗战,参加了正面战场上几乎全部大的会战。川军也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据不完全统计,在战斗中为国捐躯的有26.3万多人,负伤35.6万多人,失踪2.6万多人。在抗战中饶国华、王铭章、许国璋、李家钰等川军高级将领殉国。同时,四川还为抗战贡献了兵员和劳役各300万,所出钱、粮亦居全国之首。

     

     

    三、滇军跨国纳降书

     

    在整个抗日战争时期,云南共向国内输送兵力约40万,伤亡人数10万以上,出现了卢汉、孙渡、张冲、鲁道源这样的抗日名将;也出现了唐维源、寸性奇、陈仲书这样的抗日烈士,却没有出过投降的将军,更没有出现过伪军。“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种崇高的民族情操,是滇军的骄傲,也是云南人民的光荣,这就是“滇军精神”

     

    昆明誓师大会

     

    ● 六十军血战台儿庄

    1938年4月20日,60军奉命驻防台儿庄外围陈瓦房、邢家楼、五圣堂。4月22日拂晓,先头部队183师541旅1081团尹国华营在陈瓦房与进犯的日军板垣师团遭遇,随即展开拼杀,为后续部队展开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全营500余人仅一人生还

     

    在60军坚守陈瓦房一线、禹王山、台儿庄、徐州的27天中,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参战人员35123人,伤亡18844人;542旅旅长陈仲书、1078团团长董文英、代理团长陈浩如、1080团团长龙云阶、1082团团长严家训、1083团团长莫肇衡、1081团副团长黄云龙战死;营、连、排长也伤亡过半,全军伤亡已过大半,战后部队只能缩编为5个团。龙云对滇军的英勇战斗非常自豪地说:“国家自由平等,只有鲜血可以换取。”日本报纸也不得不承认:这是“自‘九.一八’与华军开以来,遇到滇军猛烈冲锋,实为罕见”

     

    ● 第三军激战中条山

    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是由护国第二军演化而来,官兵仍然以云南人为主,是一支“滇军”劲旅。1938年7月至1941年4月,该军奉命驻守山西南部的中条山,与友军并肩作战,粉碎了日军13次大规模进攻,功勋卓著。

     

    中条山位于山西南部,黄河北岸,东北—西南走向,长约160公里,宽10—15公里。主峰雪花山(1994米)在永济县东南。西起晋南与陕西相望,东迄豫北济源、孟县同太行山相连,北靠素有山西粮仓美誉的运城盆地,南濒一泻千里的滚滚黄河。与太行、吕梁、太岳三山互为犄角,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1941年4月底5月初,日军频繁调动,为进攻中条山做准备。日军共组织了6个师团、近4个混成旅、3个飞机飞行团约10万余人,由华北方面军司令多田骏中将指挥。1941年5月7日傍晚,日军突然一起行动,分东、西、北三面“以钳形并配合中央突破之方式”进犯中条山地区。日军在飞机、坦克、大炮、伞兵的配合下,对中条山地区的中国守军发动全面进攻,并施放毒气,使守军无法坚守,攻陷中条山。

     

    激战中条山

     

    评:第60军回防滇南,抗战的5年坚守,硬是没让日军跨过国境一步,滇南的成功防御也成为滇西反攻胜利的一个重要因素,可以说,滇南抗战是被遗忘的胜利。”

     

    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后,驻守滇南的军队跨过中越边境,到越南河内接受了日本侵略军的投降,成为我国唯一一支跨境受降的军队

     

     

    四、桂军震破敌人胆

     

    “广西狼兵雄于天下”桂军是指民国时期广西实力派所辖军队的习称。以李宗仁、白崇禧等为首的桂军长期统治广西,并以这里为据点与蒋介石等争夺统治权,被称为“新桂系”,属于国民党统治时期的派系之一。

     

    桂军第48军173师517旅1033团

     

    ● 随枣会战

    1939年4月,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为解除中国第五战区部队对平汉线交通的频繁袭扰,及对武汉的威胁,集结了4个陆军师团、2个骑兵旅团10余万兵力,向鄂西随县、枣阳地区进攻,企图歼灭5战区主力部队李品仙第11集团军。李宗仁率领所部约20万人,采取“诱敌深入,背后包抄”的战法,自4月30日至5月13日,第11集团军在随县至襄花公路正面顽强狙击,5月14日,汤恩伯、孙连仲两集团军在敌后两翼出现,激战至18日,五战区部队克复新野、唐河,19日,冈村宁次下令总退却,中国军队趁势追击,一举克复枣阳,月底包围随县,因缺乏攻城重武器方罢。此次会战日军第十一军阵亡13000多人,未及带走的战友尸体达5000余具,在日军战史上甚为罕见,而其战果是夺取了随县;中国军队虽亦阵亡近2万人,但比较之前历次会战,中日军人伤亡比例一般为5:1,甚至更高之数据,此战双方伤亡比例已很接近。

    随枣会战

     

    ● 桂南会战

    1939年11月15日,日本第21军司令官安藤利吉率领其部4万余人,在广西钦州湾登陆。当时广西全境国军仅有夏威第16集团军,辖两军:韦云淞第31军驻守桂北、桂东,何宣第46军驻守桂中、桂南。11月24日,日军攻占省会南宁,12月4日,进占昆仑关。蒋中正当即调集14个师入桂增援,统一由白崇禧指挥,以陈诚监军。12月18日,20万国军分三路在数百里长的战线上开始大反攻,其中以昆仑关为主战场,12月30日,国军克复昆仑关,反攻南宁。1940年1月初,日本派久纳诚一第22军增援,日军总兵力增至近10万人;1月28日,日军开始全面进攻,2月3日,日军夺回昆仑关。随后,因百武晴吉第18师团调回广东,日军收缩阵线,2月14日,国军夺回昆仑关。此后双方形成对峙

     

    桂南会战

     

    ● 豫南会战

    1941年1月中旬,园部和一郎抽调了8个师团的兵力,分六路再度向第五战区展开进攻,企图毕其功于一役,歼灭第五战区的有生力量。李宗仁率领汤恩伯、刘汝明、孙震三个集团军以“捉迷藏”战术,对日军进行包围与反包围战斗。2月初,李宗仁见日军已显疲态,遂令李品仙第21集团军全力西进,攻敌后背,第21集团军攻克正阳、泌阳,逼近驻马店后,已切断日军弹药补给通道。园部和一郎遂下令总退却,李宗仁立即命令正面三个集团军趁势追击,2月11日,会战结束,日军伤亡近万人。

    1942年12月18日,第48军李本一138师高炮连在大别山田家滩击落日机一架,机上日本第11军司令官冢田攻中将(后追晋陆军大将)、藤原武大佐等9人毙命,冢田攻大将是中国军队在八年抗战中击毙的军阶最高的日军军官。

     

    豫南会战经过要图

     

    ● 桂林保卫战

    令日本人胆寒并在战史中高度评价的桂林保卫战。很多日本老兵一致认为发生于1944年的桂林保卫战是在中国战场上遇到的最残酷的战役。此役日军共集结了近7个师团,15万兵力,300多辆坦克,30多架飞机,大量重炮。而桂林守军只有广西桂军第一三一师这一个师1万2千余人,加上后来从各地自发进入桂林城的广西地方民团,总兵力不到2万人,没有坦克飞机,只有22门火炮(加农炮两门炮,山炮12门,高射炮4门,战车防御炮4门),大部分广西民团和少 部分桂军士兵拿的还是土枪。至1944年11月10日桂林城陷落,广西守军1万9千余中,1万2千人战死(其中一半被毒气毒死),7000多人因为中毒昏迷不醒而被日军俘虏。而日军的伤亡据日军后来递交大本营的战报中说:“皇军在桂林一役中阵亡1万3千9百余人,伤1万9千1百余人,失踪300余人,其中阵亡9名大佐级别的联队长、31名中佐级别的大队长,近100名中队长和小队长,漓江之水为敌我两军之血染之为赤,此役是我一生中所经历到的最惨烈的战役,并非在于规模,而在于敌军之勇猛。

     

    评:桂军的骁勇善战在让敌人闻风丧胆,被日本人称为“中国唯一拥有武 士道精神的军队”。在八年的对外抗战中,广西这么个小省,人口仅一千多万,却出兵之多,仅次于四川。这支剽悍的战斗队伍不该被历史所遗忘。


    结束语:世界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一场伟大的战争。仅中国方面,抗日战争中,中国国民政府军兵力最高时达500万人。中国国民政府领导下的国民政府军与日军共有22次大型会战、1117次大型战斗、小型战斗38931次。据中华民国国防部1946年统计,国民政府军作战伤亡322万7926人、病亡42万2479人,总计损失365万0465人,。日军损失48万3708人,而伤者更达193万4820人。中国在战争中所承受的损失极大,约为6500亿美金。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口损失总数应在5000万人以上。“勿忘国耻,振兴中华”,以史为鉴,放眼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