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导航

选择字号:

八首诗词,道尽人生起落

中国古代的文人大都有着经世致用的思想,所谓“学成文武艺,售与帝王家”,也有的人高尚一点,希望“达则兼济天下”。所以,当理想有望实现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写诗表达内心的激动情感。不过可惜的是,大多数情况下,清高的文人是难以见容于朝廷的,被贬成为了大多数文人们共同的宿命,甚至有人总结出了一个绵延千年的贬谪派,也因此而名作迭出。古典君为您挑出八首诗词,让我们看一看这些作者升职或被贬的种种心态之,也了解一下当时的历史。

 

 

《南陵别儿童入京》

【唐代】李白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古典君:李白素有远大的抱负,但直到四十二岁时才得到唐玄宗召他入京的诏书。尽管如此,他也异常兴奋,以为实现政治理想的时机到了,于是立刻回到南陵家中,与儿女告别,并写下了这首激情洋溢的七言古诗,诗中毫不掩饰其喜悦之情。诗人描写从归家到离家,有头有尾,用直陈其事的赋体,兼采比兴的手法,由表及里,曲折起伏将感情推至高潮。“仰天大笑”,可以想见其得意的神态;“岂是蓬蒿人”,显示了无比自负的心理,把诗人踌躇满志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登科后

【唐代】孟郊

 

昔日龌龊不足夸,

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安花。

 

古典君:诗人多年困顿,一朝登科自然心潮澎湃。这首诗直叙心情,情与景会,意到笔到,将诗人得意的情景,描绘得生动鲜明。所谓“春风”,既是自然界的春风,也是诗人感到的可以大有作为的适宜的政治气候的象征。所谓“得意”,既有考中进士以后的洋洋自得,也有得遂平生所愿,进而展望前程的踌躇满志。个别与一般、明快与含蓄,就在这首诗中得到了统一,诗歌所展示的艺术形象,就不仅仅限于考中进士以后得意的孟郊本人,而且也是时来运转、长驱在理想道路上的具有普遍意义的艺术形象了。

 

 

《浪淘沙令·伊吕两衰翁》

【宋代】王安石

 

伊吕两衰翁,历遍穷通。

一为钓叟一耕佣。

若使当时身不遇,老了英雄。

 

汤武偶相逢,风虎云龙。

兴王只在笑谈中。

直至如今千载后,谁与争功!

 

古典君:这首词作于作者任宰相之时。王安石早立大志,要致君尧舜,但长期不得重用。直到宋神宗即位,他才有了类似“汤武相逢”的机会,可以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在词中,他歌咏伊尹和吕尚“历遍穷通”的遭际和名垂千载的功业,抒发了春风的得意,希望在政治上大展宏图的豪迈情怀。它不同于一般古代诗人词客种笼统空泛的咏史作品,而是一个政治家鉴古论今的真实思想感情的流露。一句“谁与争功”睥睨历史,胸怀万丈。可惜最终自己却也“老了英雄”,受到历史残酷的捉弄,后人无不叹息。

 

 

但或许文人大多清高,不擅长政治斗争,所以名垂千古的这些大家少有仕途一帆风顺的,而他们的作品中,描写被贬心绪的也比春风得意的更多,更好。比如下面的几首:

 

《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唐代】韩愈

 

一封朝奏九重天,

夕贬潮州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

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

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

好收吾骨瘴江边。

 

古典君:元和十四年,韩愈一篇《谏迎佛骨表》触怒龙颜,由长安被贬岭南,并责求即日上道。韩愈大半生仕宦蹉跎,本想为朝廷上书除弊却遭此难,情绪十分低落,满心委曲、愤慨、悲伤,因此有这首诗传世。此诗与《谏佛骨表》,一诗一文,可称双璧,风格近似杜甫,沉郁顿挫,悲壮苍凉,大气磅礴,卷洪波巨澜于方寸,产生了撼动人心的力量。尤其颈联,一回顾,一前瞻,流露出作者英雄失落之悲,表现了诗人对亲人、对国都的眷顾与依恋。景阔情悲,蕴涵深广,语虽悲酸,却悲中有壮,遂成千古名句。

 

 

 

《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

【唐代】柳宗元

 

城上高楼接大荒,

海天愁思正茫茫。

惊风乱飐芙蓉水,

密雨斜侵薜荔墙。

岭树重遮千里目,

江流曲似九回肠。

共来百越文身地,

犹自音书滞一乡。

 

古典君:元和年间,“二王八司马”轰动朝野,原本革新图强的官员各自被贬已达十年,此次上京原以为苦尽甘来,却又再次被流放天涯。多年的贬谪生活使柳宗元倍感仕途险恶、人生艰难。诗人到达柳州以后,登楼之际,面对满目异乡风物,不禁百感交集,写成了这首诗。这首抒情诗,赋中有比,象中含兴,情景交融,凄楚动人。登楼遥望战友贬所,抒发难于明言的积愫,愁思弥漫,沉郁苍凉。而诗人最终也终老此地,后人读此诗,更添了悲哀和惆怅。

 

 

《齐安郡晚秋》

【唐代】杜牧

 

 

柳岸风来影渐疏,

使君家似野人居。

云容水态还堪赏,

啸志歌怀亦自如。

雨暗残灯棋散后,

酒醒孤枕雁来初。

可怜赤壁争雄渡,

唯有蓑翁坐钓鱼。

 

古典君:苏轼曾被贬黄州,并在这里成就了他文学上最辉煌的岁月,而无独有偶,数百年前也有一位诗人被贬于此并留下不朽的诗篇,这个人正是杜牧。他曾有一首《赤壁》独辟蹊径,发前人咏史之所未发,而这首《齐安郡晚秋》也借用了当年赤壁战场的典故来抒发自己无端被贬的愤懑。当年英雄在赤壁争雄,如今却只有蓑翁坐此钓鱼,正表达了自己虽有建功立业的雄心,却壮志难酬的不平之意。官场险恶、仕途坎坷,壮志难酬,所以感慨良多。看似看似游赏山水,吟啸抒怀,闲适自得,实则内心充满了孤独寂寞。

 

 

《西江月·顷在黄州》

【宋代】苏轼

 

顷在黄州,春夜行蕲水中,过酒家饮,酒醉,乘月至一溪桥上,解鞍,由肱醉卧少休。及觉已晓,乱山攒拥,流水锵然,疑非尘世也。书此语桥柱上。

 

照野弥弥浅浪,横空隐隐层霄。

障泥未解玉骢骄,我欲醉眠芳草。

 

可惜一溪风月,莫教踏碎琼瑶。

解鞍欹枕绿杨桥,杜宇一声春晓。

 

古典君:苏轼“乌台诗案”之后被贬黄州,其间自然有惆怅和不平,但对于性格磊落的东坡而言,他更能自我排解,自我安慰。比如这首词写他夜饮之后醉卧溪桥之上的生活片断。酒家夜饮归来,月色明媚,醉意朦胧,这是让人淡忘尘世烦忧、全身心溶入大自然的最好时机。苏轼留恋于水色山光之中,沉浸于一个莹澈清明、安恬静穆的大千世界,是他被贬黄州时期复杂内心世界的一个侧面,这反过来也是对贬谪的一种抗争与抗议。鲜明的性格,不屈的人格,奔放的才气在此被融为了一体,也得到了后人的不尽崇敬。

 

 

《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

【清代】林则徐

 

力微任重久神疲,

再竭衰庸定不支。

苟利国家生死以,

岂因祸福避趋之。

谪居正是君恩厚,

养拙刚于戍卒宜。

戏与山妻谈故事,

试吟断送老头皮。

 

古典君:这首诗写于林则徐因主张禁烟而受到谪贬伊犁充军的处分,被迫在西安与家人分别之时。抒发了他的爱国情感以及性情人格,也表达了他愿为国献身,不计个人得失的崇高精神。诗作淳厚雍容、平和大度,颇合大臣之体。但全诗看似乎心平气和、逆来顺受,其实心底却埋藏着巨痛,细细咀嚼,似有万丈波澜。满腔屈辱与愤怒都被融入诗中,封建社会,尤其是皇权达到极限的满清,一位大忠臣能说出这样的牢骚话来,已是达到了极限。认真体味这首七律,当能感觉出它和屈原的《离骚》一脉相通的心声。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