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导航

选择字号:

红楼梦中贾府没落衰败的十大原因

红楼梦中的贾府为何从一个赫赫扬扬将近百年的名门望族最后落得个家破人亡,树倒猢狲散的下场?原因是多方面的,从大的历史背景来说,那是封建制度下的一个社会的缩影,有着其从兴旺走向衰败的必然性,但从这样一个具体的家庭来说又有着其特殊的主客观原因。我把其原因归纳为十个方面。 

    一、大兴土木耗资过巨
 
    红楼梦中的宁国府和荣国府那气派可不一般:“街东是宁国府,街西是荣国府,二宅相连,竟将大半条街占了。隔着围墙一望,里面厅殿楼阁,峥嵘轩峻….”建造这样的深宅大院可不是一般人家所能承受得了的。特别是到了后来,贾政长女贾元春才选凤藻宫,为预备着元妃省亲又启动了一个浩大工程,那就是修建大观园。大观园的规模有有多大,从东边一带,借着东府里花园起,转至北边,一共三里半大。园里亭台轩馆,朱楼画栋,假山暗水,应有尽有。完工以后,贾政带了一帮人去看,转了半天才游了十之五六。里面设计住人的有大家熟悉的怡红院、潇湘馆、蘅芜苑、紫菱洲、稻香村等等,拿现在的话来说那就是建在一个大公园的一幢幢小别墅,还有那登高赏月的凸碧堂,依山傍水的凹晶馆等等不一而足。修大观园到底花了多少银子,无法统计,但是我们看其中的一项花销,就可见一斑。第十六回,修大观园的同时,安排贾墻下姑苏聘请教习、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等,贾琏问到这一项银子动用那一处的,贾墻道:“赖爷爷说,不用从京里带去,江南甄家还收着我们五万银子。明日写一封书信会票我们带去,先支三万,下剩二万存着,等置办花烛彩灯并各色帘栊账幔的使费。”我们可想而知修建整个大观园要耗费多少银两。

 
    二、迎来送往强撑门面
 
    贾府化巨资修建大观园其实已经虚空了家底,但是在接待及礼尚往来方面又不能将就省俭,仍然出手大方强撑门面。比如第七十二回,贾琏因为手头紧对鸳鸯说:“这两日因老太太的千秋,所有的几千银子都使了。几处房租地税通在九月才得,这会子竟接不上。明儿又要送南安府里的礼,又要预备娘娘的重阳节礼,还有几家红白大礼,至少还得三二千两银子用,一时难去支借。俗语说,求人不如求已。说不得,姐姐担个不是,暂且把老太太查不着的金银家伙偷着运出一箱子来,暂押千数两银子支腾过去。…”
 
当然,在接待方面开销最大的还是接待元妃省亲,那个场面极尽奢华,盛况空前。为了接待元妃好看,在大观园里又是采购各种古董文玩来摆设,又是采办仙鹤、孔雀以及鹿、兔、鸡、鹅等类来饲养;又是彩排训练戏班准备唱戏。园子里面的美化亮化工程那也是做到及至:道路两边石栏上,都装点上水晶玻璃各色风灯,点的如银花雪浪;园里的柳杏诸树均用通草绸绫纸绢作成假花假叶粘于枝上,而且每一株悬灯数盏;水池中也用螺蚌羽毛做成许多荷叶水草及凫鹭野鸭。到了十五日,一担担的挑进蜡烛来,各处点灯。诸灯上下争辉,真系玻璃世界,珠宝乾坤。可见接等元妃省亲一次要化多少银俩。所以有贾府超嬷嬷说起当年贾府在姑苏扬州只预备接驾一次,把银子都花得淌海水似的。
 
    三、日用排场奢华糜费
 
    平时贾府的吃穿用度是非常讲究的。我们先来看一看贾府女人的穿着。第三回《贾雨村夤缘复旧职林黛玉抛父进京都》中风姐的闪亮登场“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带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拿现在的行情来说,这一身行头下来估计要以十万计。
 
吃的方面,既讲质量也讲排场。比如刘姥姥第二次进大观园,贾母款留刘姥姥吃饭时,要凤姐挟一些“茄鲞”给刘姥姥尝尝。并经风姐的口介绍了它的做法:“先把茄子皮去了,切成碎丁,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丁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刘姥姥听了,摇头吐舌说:“我的佛祖!倒得十来只鸡来配他,怪道这个味儿!”贾府除了吃得精细以外也很有排场,贾母用餐的时候,外面很多丫头婆子下人伺候,旁边又有丫鬟执着拂尘、漱盂、巾帕。吃完饭有丫鬟用小茶盘捧上茶来,先漱口洗手,然后才换上喝的茶水。
 
另外,贾府的车辆轿马也不少,在第十四回,贾敬出葬时,女人们一路十来顶大轿,三四十小轿,连家下大小轿车辆,不下百余十乘。连前面各色执事、陈设,百耍,浩浩荡荡,一带摆三四里远。这些吃穿用度方面的挥霍也是贾府官中银两不断亏空的原因之一。
 
    四、人浮于事入不敷出
 
    在红楼梦中宁荣两府到底有多少人,难以准确统计。但是我们来看几件人事安排就可有个大概的印象。第三回,林黛玉进贾府,忽见街北蹲着两个大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门前列坐着十来个华冠丽服之人,可见贾府负责看门跑腿的就有十来个人。第十四回,秦可卿死后王熙凤到宁国府协理丧事,按册点名分派工作,一口气就安排了134人,剩下的按房分开各司其职,由此我们可以推知仅宁府家下人等就有两三百人。第三回,贾母见林黛玉从南边只带了两个人来,一个是自幼奶娘王嬷嬷,一个是十岁的小丫头,名叫雪雁。贾母见雪雁甚小,一团孩子气,王嬷嬷又极老,料黛玉皆不遂心省力的,便将自已身边的一个二等丫头,名唤鹦哥者与了黛玉。外亦如迎春等例:“第人除自幼乳母外,另有四个教引嬷嬷,除贴身掌管钗钏盥沐两个丫鬟外,另有五六个洒扫房屋来往使役的小丫鬟。”可见当初贾府的气派,十几二十个人服侍一个人。
 
    五、财务混乱制度缺失
 
    贾府的财务运行情况是这样的,以荣府为例,有一个集体财务,叫官中的钱,凡公共开支比如府中的工程建设、人员工资及以府上名义进行的礼尚往来等都是动用官中的钱。但是在公共财务管理方面存在着诸多的弊病。
 
首先,财务主管挪用公款违规取利。在荣府贾政是不理家务的,王夫人年龄大些以后也不管事,所以掌管贾府财务的实权人物就贾琏、王熙凤两夫妇,贾琏是个浪荡子弟,王熙凤又是个极喜贪财弄权的人物,谁要到贾府谋些工程事务都找王熙凤送钱送礼,特别是到了后来,王熙凤挪用官中的钱通过来旺私自到外面放高利贷,经常会拖欠下人的月例银子,搞得府中的人多有怨言。后来,锦衣军查抄贾府时:在风姐住所抄出的现银不下七八万金,同时还抄出两箱房地契又一箱借票。
 
    其次,中层管理人员敲诈勒索。银库房的总领吴新登、仓头上的头目戴良等人,常常借着别人支领钱物的机会敲诈勒索。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贤宝钗小惠全大体》里说得很清楚。因为凤姐生病,探春出来帮着理家,探春就和宝钗商议着要承包经营大观园,在果林菜地等分派好以后,探春笑道:“我又想起一件事:若年终算账归钱时,自然归到账房,仍是上头又添一层管主,还在他们手心里,又剥一层皮。这如今我们兴出这事来派了你们,已是跨过了他们的头去了,心里有气,只说不出来;你们年终去归账,他们还不捉弄你们等什么…”所以探春她们就商定大观园里的出息就留在园子里分了,免得被那些管钱管账的人又克扣一笔。还有第六十二回,厨房里管事的柳嫂因为宝玉房里的丫头芳官送了些玫瑰露给她女儿五儿,引起别人的误会以为是她们偷的,于是林之孝家的立即见缝插针,安排一个叫秦显家的接替柳嫂,这秦显家的一来就着手清查旧账,“一面又打点送林之孝家礼,悄悄的备了一篓炭,五百斤柴,一担粳米,在外边就遣了子侄送入林家去了;又打点账房的礼;又预备几样菜蔬请几位同事的人…”可见贾府层层克扣的现象比较严重。
 
    再次,下层的买办损公肥私。那些买办们也是个个抓住采购的机会捞取好处。比如府里的女人们每人每月有二两购买头油脂粉的定例开支,但是那些买办们常常是买的不是正经货,弄些使不得的东西来搪塞,所以,姑娘小姐们只得另托自己信得过的人到外面重买。可见在这样一个管理体系当中,个个都想着自己发财,又缺少监督,如何不会亏空垮台。
 
    六、贪图享乐家风日下
 
    在贾府上下,特别是在宁府,吃喝玩乐之风日盛。贾珍父子不但自己天天沉溺于喝酒赌博,而且常常借着练习谢箭为名呼朋唤友聚众赌博。而且贾珍父子生活作风不检点,两父子与两个小姨子(姨娘)关系暧昧。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亲丧》,贾敬修仙慕道吞丹死了,贾蓉跟着贾珍等在铁槛寺办丧事,一有机会回来就和两姨娘调情。众丫头看不过,都笑说:“热孝在身上,老娘才睡了觉,他两个虽小,到底是姨娘家,你太眼里没有奶奶了。回来告诉爷,你吃不了兜着走。”其实他父亲贾珍也是一样回来了就和两个小姨子鬼混。所以有一次,宁府的一位老家人焦大喝了酒不听调遣,并乱嚷乱叫:“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哪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在荣府贾母也是最会享受找乐子的,那些个婆子下人赌博之风也很严重,王夫也命人认真的查过几回,总是屡禁不止。合府上下隔三差五的吃酒听戏,那也是家常便饭。在这样的风气影响下,贾家子弟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大家都知道追求享乐,早把勤俭持家的祖训丢到九霄云外。
 
    七、外祟勒索雪上加霜
 
    贾府虽然有钱有势,但是也常会遭到一些外人的“惦记”和“索要”。例如,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贾蓉到礼部关领恩赏春祭银两,回来后贾珍问怎么去了这一日,贾蓉就笑回说:“今儿不在礼部关领,又分在光禄寺库上,因到了光禄寺才领了来。光禄寺的官儿们都说问父亲好,多日不见,都着实想念。”贾珍笑道:“他们哪里是想我。这又到了年下了,不是想我的东西,就是想我的戏酒了。”
 
还有第七十二回《王熙凤恃强羞说病来旺妇倚势霸成亲》贾琏和凤姐正在商量着怎样筹集银子应付好几笔送礼的钱,这个时候夏太府打发一个小内监来说话,贾琏听了,忙皱眉道:“又是什么话,一年他们也搬够了。”小太监进来说:“夏爷爷因今儿偶见一所房子,如今竟短二百两银子,打发我来问舅奶奶家里,有现成的银子暂借一二百,过一两日就送过来。”凤姐儿听了,笑道:“什么送过来,有的是银子,只管先兑了去。改日等我们短了,再借去也是一样。”小太监说:“夏爷爷还说了,上两回还有一千二百两银子没送来,等今年年底,自然一齐都送过来。”凤姐笑道:“你们夏爷爷好小气,这也值得提在心上。我说一句话,不怕他多心,若都这样记清了还我们,不知还了多少了。只怕没有;若有,只管拿去。”把这个小太监支走以后,贾琏出来笑着说:“这一起外祟何日是了!昨儿周太监来,张口一千两。我略应慢了些,他就不自在。将来得罪人处不少。这会子再发个三二百万的财就好了。”对贾府来说,朝庭的各部衙门,经常要通过他们探听消息,经他们之口说好话,另外贾妃娘娘在宫中,更要依仗那些太监们的关照保护,所以不得不常常打点这些人。
 
    八、得罪小人树敌过多
 
    贾府仗着权势,平日里常常恃强凌弱。小说中受过贾府欺侮的小人物很多,比较明显的有三个:一个是叫石呆子的。贾敬看上了别人的几把古扇,出多少钱别人也不卖,于是通过贾雨村,捏造一个罪名把他抓了,最后把扇子霸占到手;一个叫张华。这个张华与尤二姐原是小时有婚约的,因为张家遭了官司,败落了家产,也就娶不起了媳妇。贾琏为了把尤二姐娶到手,就逼他与二姐退婚,张华心中虽不愿意,无奈惧怕贾府的势焰,不敢不依,只得写了一张退婚文约,但是心中始终是不服的。还有一个是醉金刚倪二,有一天因为喝多了酒睡在大街上,又刚好碰到贾雨村路过,不让路还说:“我喝酒是自己的钱,醉了躺的是皇上的地,便是大人老爷也管不得。”于是贾雨村着人把他抓了起来,倪二的家人就托倪二曾经帮过忙的一个朋友叫贾芸的去贾府说情,但是去了几次没办成。倪二出来后很生气,对他老婆说,他在监里的时候认得了几个朋友,知道好些贾府的事,若说贾二这小子他忘恩负义,便和几个朋友说他家怎样仗势欺人,怎样盘剥小民,怎样强娶有男妇女,说了一大堆。贾府因为得罪了不少这样的小人物,他们就经常有意无意的到外面传播一些对贾府不好的消息,有的也可能会直接到御史那儿去告状。在第一百零六回,贾府抄家以后,许多亲友来看候,有的就说:“人家闹的也多,也没见御史参奏,不是珍老大得罪朋友,何至如此。”有的说:“也不怪御史,我们听见说府上的家人同几个泥腿在外头哄嚷出来的。”
 
    九、政治斗争引火上身
 
    贾府的衰败是各种因素长期积累的结果,但是直接加速这幢大厦轰然倒塌的原因就是皇上下令抄家。为什么皇上会下决心对贾府动手,表面的原因是贾家平日的作派有风声传到御史那儿,御史诓了贾府的家人去问实了才派人来抄家查办的。实际上我们上面说的那一点小事不会引起皇上动怒并下决心对贾府下杀手的。有的红学家就分析实际上曹雪芹的原著本意是说贾元妃参与了皇宫里的权力斗争,引起皇上震怒,所以要对贾府进行打压。这个依据就是第五回宝玉梦中看到金陵十二钗的对元春的判词:“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其中虎兕相逢就是指两派势力恶斗,预示着后来元妃卷入两派势力的政治斗争。
 
    十、管教不严后继乏人
 
    贾府作为一个封建大家庭,在教育管理上是抓得不到位的。虽然有个私塾,但后辈中肯读书上进的没几个,宁府从贾敬到贾珍再到贾蓉没一个志于经济仕途的。荣府这边贾政对宝玉管得严一点,时时逼勒着他看书上进,无奈贾母王夫人等人又对宝玉溺爱有加。只有贾兰一个还行,只是年纪尚小,所以贾府最终还是没有逃脱“富不过三代”这个规律。另外,贾府对家人也是管教不严。比如贾政放任江西粮道的时候,自己不敢收礼也协调不好关系,那些跟去的下人得不到好处,所以办事处处设阻碍,贾政没法,后来只好任由那些人去胡来。终究因为对下人管教不严被节度使参奏:“失察属员,重征粮米,苛虐百姓”被着降三级,仍以工部员外上行走。因存在着以上十个方面的问题,贾府这幢大厦的倒塌是早晚的事。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