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熙三山志

宋·梁克家著 陈叔侗校注

卷目

 

《三山志》简介

《淳熙三山志》 ,南宋福州地方志。原系陈傅良等撰写,由梁克家署名,淳熙九年(1182)成书。三山是福州的别称,因而该书名《淳熙三山志》。五代时,福州曾一度升为长乐郡,故又名《长乐志》。编者采择北宋庆历三年(1043)林世程纂修的福州志资料,并增入庆历三年至淳熙九年计一百三十九年事,共四十卷,分地理、公廨、版籍、财赋、兵防、秩官、人物、寺观(末附山川)、土俗九门。所记五代十国事迹,可补正史的缺失。其中版籍、财赋两门,系通判陈傅良执笔,内容翔实,参考价值较高。该书是传世的南宋地方志佳作,为研究福州地方史和宋史的重要史料。该书在明清之际罕有流传。原本四十卷。今本四十二卷,为后人所增补。现有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藏明崇祯十一年本、清乾隆张德荣抄本及四库全书本。

梁克家简介

梁克家(1128~1187年),字叔子,泉州晋江县(今泉州市区)人。南宋绍兴三十年(1260年),以进士第一人及第,授平江佥判,召为秘书省正字,升著作佐郎。请朝廷下诏求直言,孝宗从其言;又陈六事:正心术、立纪纲、救风俗、谨威柄、定庙算、结人心,得孝宗嘉纳,累迁为中书舍人。后出使金国,受到隆重礼待;比箭时连发连中,金人惊服。不久,迁任给事中,遇事敢言,得孝宗赞赏。乾道五年(1169年),升端明殿学士。翌年,升参知政事,后兼知枢密院事。他请筑楚州(今江苏淮安地区)城,环列舟师,以防金人挑衅。时虞允文任枢密院使,主战甚力;克家认为时机尚未成熟,意见不合,请求辞职,孝宗不从。乾道八年(1172年),诏改仆射为左右丞相,克家任右丞相兼枢密使。后虞允文罢相,克家独居相职。他执法公正,不惧贵戚权门,因与一些朝臣意见不合,力求辞职,遂以观文殿大学士出知建宁府。又因事罢职,提举临安洞霄宫。淳熙六年(1179年),改知福州。过2年,复官观文殿学士,仍知福州。政事余暇,约士人,搜集材料;又亲自寻求断简零编,核对公牍,参以老一辈传闻,纂成《三山志》40卷,内分地理、公廨、版籍、财赋、兵防、秩官(附科名)、寺观、土俗等9门。志名三山,实含当时福州所属闽县、连江、侯官、长溪、长乐、福清、古田、永福、闽清、宁德、罗源、怀安等12县地方文献。尤以所记五代闽国旧闻轶事为史书所未载,是现存一部完整的最早福州志书,有较高的史料价值,入编清代《四库全书》。淳熙九年(1182年),克家奉召入京,任醴泉观使,复任右丞相,封仪国公。不久因病辞职,进封郑国公。卒赠少师,谥“文靖”。

陈傅良简介

陈傅良(1137—1203)字君举,人称止斋先生,温州瑞安人。先入世均务农,到了他父亲陈彬才是读书人,是个乡村教师。九岁时父母双亡,与兄长姐妹赖祖母吴氏抚养成人。青年时在瑞安、温州一带教书。

他勤学苦读,教学得法,慢慢在温州一带少有名气。叶适曾记述他在温州大南门茶院寺城南书院的教学情况说:“初讲城南茶院时,……公未三十,心思挺出,陈编宿说,披剥溃败,奇意芽甲,新语懋长,士苏醒起立,骇未曾有,皆相号召,雷动从之。虽縻他师,亦借名陈氏,由是其文擅于当世。”

乾道五年(1169)冬,随薛季宣寄寓江苏常州读书,从此继承和发扬薛季宣的事功学说,成为永嘉学派中一位承先启后的学者。乾道六年(1170),他入太学读书,与学者吕祖谦,张栻结交,相与论学质疑。乾道八年,进士甲科及第,授迪功郎。泰州州学教授,但他未赴任,仍在家乡教书。

淳熙三年(1176),他被参知故事龚茂良赏识,推荐为太学录。淳熙五年,龚茂良罢政,他力求外调,遂于同年十一月出任福州通判,深得福州知州兼福建安抚使梁克家的信任。他曾协助梁氏编纂《淳熙三山志》。这时他四十三岁,年富力强,勇于任事,当地有富户之女犯法,他按法审理,结果反被查劾,诬为专擅,罢官奉祠,主管台州崇道观。这是闲官,可在家居住,半薪,他便回家乡教书。淳熙十一年(1184),他被任为湖南桂阳军知军。

侯缺期间,他在瑞安仙岩创办书院。淳熙十四年六月,赴桂阳军任职。当地农业生产落后,他将温州的先进技术——龙骨水车、施肥、牛耕等加以介绍,使桂阳一带农业生产有所提高,又竭力减轻人民负担,政绩卓著,升任湖南提举,迁湖南转运判官。绍熙元年(1190)十月改任浙西提刑,第二年赴京师临安奏事,被留任吏部员外郎。

绍熙四年(1193)升任代理中书舍人。太监陈源专横跋扈,皇帝要升陈源为内侍省押班,他二次拒绝书写任命的诏书。江西吉州农民鄢大为被判为“持杖强盗”,定为死罪,由他写诏书下达执行。可是他读了犯人的案款,知是错判,请求重判,终于使这人免去死罪。由此可见他居官廉明公正。

绍熙四、五年间,南宋最高统治集团内部发生矛盾。太上皇赵眘(即孝宗皇帝)患病,其子光宗的皇后李氏,挟制光宗不去问安,因此引起朝野不满,政局动荡。陈傅良带头要求光宗过重华宫门太上皇问安,受到李后申斥,他愤而辞官返里。绍熙五年六月,太上是病故,终于引起宫廷政变,五光宗之子赵扩为帝,是为宁宗。宁宗即位后,陈博良被召回担任中书舍人兼侍讲。

这年冬天,赵汝愚与韩侂胃争机,韩侂胄斥逐赵汝愚集团的朱熹,陈傅良出于公心,不肯草诏。结果自己也被人参劾,说他“庇护辛弃疾,依托朱熹”,罢官回乡。从此,一意韬晦,闭门静居,称自己居室为“止斋”。

嘉泰三年(1203)被任为泉州知州,他因年老,恳请辞职,改投集英殿修撰,宝谟阁待制。同年冬天,卒于家中,终年67岁。陈傅良学问渊博,著作众多,现仍传世的书有《止斋文集》五十二卷,《春秋后传》十二卷,《历代兵制》八卷,此外,尚有《论祖》四卷、《澳论》六卷、《永嘉先生八面锋》十三卷,大都是科举程文之作。


总叙

编修地方志是中国优良的文化传统,几千年来持续不断,代代相沿。福建编修地方志历史甚早,最早见诸记载的有《瓯闽传》一卷,书已早佚,作者及年代均无考。东晋太元十九年(394年),晋安郡守陶夔在任上修纂的《闽中记》,则是已知最早有确切年代与作者的地方志,可惜书亦不存。其后见于记载陆续编修的地方志,还有南朝梁萧子开撰《建安记》、梁顾野王撰《建安地记》、唐大中五年(851年)林谞撰《闽中记》、唐黄璞撰《闽川名士传》、宋林世程重修《闽中记》、宋陈傅撰《瓯冶拾遗》、宋佚名纂《福建地理图》和《福建路图经》,然而皆已散佚,或仅存后人辑本,无以得窥全豹。

福建存世最早的地方志,当推南宋淳熙九年(1182年)梁克家撰《三山志》,因系名家手笔,且存全帙,故世人视同拱璧。南宋所修尚有《仙溪志》、《临汀志》,皆以时代甚早受人珍视;但文有散佚,自难与梁志比肩。虽然,亦可见福建修志传统历朝不坠,诚为文坛盛事,史界福音。据不完全统计,全省自古及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共编纂有省、府(州)、县三级志书637种,现存287种(其中省志8种,府州志42种,县志237种),蔚为大观,成绩卓著。其中不乏佳作精品,有的堪称名志。著称者如:明黄仲昭纂《八闽通志》,王应山纂《闽大记》、《闽都记》,何乔远撰《闽书》,周瑛、黄仲昭纂《兴化府志》,叶春及主纂《惠安政书》,冯梦龙撰《寿宁待志》,清陈寿祺纂《福建通志》,徐铣纂《龙岩州志》,李世熊纂《宁化县志》,周学曾等纂《晋江县志》,民国陈衍等纂《福建通志》,李驹主纂《长乐县志》,吴栻主修《南平县志》,丘复纂《武平县志》。

20世纪80年代以来,福建省按照全国统一部署,开展三级(省、市、县)新志编纂。期中,各地广泛采用历史上所修方志,取得显著效益。事实证明,编修志书的确功在当代,利及千秋。为了保护优秀文化遗产,充分发挥志书存史、资治、教化的社会功能,经省政府批准,福建省地方志编委会从历代各级所修地方志中选择部分富有历史和文化价值者重新点校(或加注释)出版,以方便社会各界人士的阅读与使用。由于工程浩大,任务艰巨,而人力(特别是专业人才)尤显不足,虽得各地同仁大力支持,但疏误在所难免,望读者谅解并赐教。

福建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2002年3月

前言

淳熙《三山志》是福建保存至今年代最早的一部地方名志。作者梁克家是福建晋江人,宋代状元,曾入阁任右丞相,后出知福州府。由他主纂的《三山志》具有较高的学术水准和历史价值,在方志界享有盛誉,受到历代有识之士的珍视。

古代福建早有修志传统,据记载,《瓯闽传》一卷为福建最早的志书,其修成时间不晚于晋代,但书已久佚。有确切修志时间的是晋安太守陶夔所著《闽中记》,刊印于东晋太元十九年(394年),书亦早佚。南朝梁(502~556年)萧子开编《建安记》与梁陈之交顾野王撰《建安地记》,原书皆不传。至唐大中五年(851年),郡人林谞 修成第二部《闽中记》,原书也已佚失,散存的材料极少。北宋庆历三年(1043年),郡人林世程刊印重修的《闽中记》,可惜此书也不传世,所可见的部分材料,大都收录于梁氏《三山志》中,被简称为《庆历旧记》或《旧记》,从而得以保存。由此可见,梁克家作于南宋淳熙九年(1182年)的《三山志》,显得格外珍贵。

由于环境条件和个人阅历的限制,明以前历代所修志书,无论在时间还是空间上都难以全部概括今福建的地理范围和历史内容。以梁克家的才学和识见,所撰《三山志》内容,主要包括当时福州所辖闽县、侯官、怀安、长乐、福清、永福、闽清、连江、罗源、长溪、古田、宁德等12个县份;内容分地理、公廨、版籍、财赋、兵防、秩官、人物、寺观、土俗9大类。正如梁克家所称:“上穷千载建创之始,中阅累朝兴革之由。”该志因体宏记博,资料翔实,定例精严简核,为文深厚明白,备受行家称道,“考究福建省会掌故者,要必以是著称首选焉”。清代《四库全书总目》评说:“其志主于记录掌故,而不在夸耀乡贤、侈陈名胜,固亦核实之道,自成志乘之一体。”《三山志》采取以纲统目的方式,层次分明,重点突出,是修志方法的一大进步,开启了方志写作的基本体例,为后世所广泛取法。当然,由于宋代地方志编纂还在发展过程中,普遍存在的体例、取材、内容等方面的问题,《三山志》也不能免。但该志仍不失为我省乃至我国的一部历史名志。

历代文史研究者和方志工作者对于《三山志》的价值早有共识,该书历经820年,原刻本早已绝迹,悉赖明人手抄版刻,辗转流传于闽中及江、浙等地。积渐而来的抄误越来越多,人们苦于应用之难,因此盼望能有经过认真校勘具注的新版本以供阅读使用。重新整理出版有价值的旧志,是地方志工作的一项任务。福建省地方志编委会特聘素擅文史的陈叔侗先生,担任《三山志》的校勘、注释任务。陈先生经过仔细比较,选择1980年台北缩印出版的清嘉道间浙江乌程(湖州吴兴县)程氏抄本为底本,并采用《四库全书》抄本、明崇祯十一年林弘衍“越山草堂”刊本再抄本作参校本,进行比勘互校,纠正诸多讹误,并对原文作了必要注释。奉献给读者的这部《三山志》校注本,其校勘质量和注释水平相信读者阅后自会作出评判。我们诚恳地希望,本书的出版将有裨于我省的历史研究和志书修纂。

卢美松
2003年5月3日

凡例

一、校注选本:(1)1980年由台北缩印“宋元地方志三十七种”之一的乌程程氏抄本,是经过缪荃孙、海宁陈氏鉴藏的精抄本,较好保存着古本的面貌,今选作汇校底本,于校注文中简称“底本”。(2)华东师范大学收藏且列为全国善本书目之一的明崇祯十一年林弘衍“越山草堂”刊本,经由福建省图书馆抄录。因抄工稍逊,故有衍夺乱行,今选作主要参校本,于校注文中简称“崇抄”。(3)清《四库全书》文渊阁抄本,由台湾影印出版,今取作参校本,于校注文中简称“库本”。此外,还参照福建师大馆藏之螺洲陈氏赐书楼节抄本和省图馆藏之抱山堂抄本(皆民国初抄本),其中有可采者,亦收于校注之中。

二、编排顺序:总叙之前,插入《福州古城坊巷图》。然后首置梁克家原序,次原志目录,次本志自卷第一至卷第四十二内容,次设附录。附录收载原志作者梁克家、陈傅良和补续第三十一、第三十二两卷的作者朱貔孙等三人传记,以及宋、明、清至近代名家学者有关此志的序跋、评介、题识等。

三、编排形式:改竖排为横排,文句加标点符号(朝代、年号、县以上地名、人名下加横线)。原志卷、章、节、目之标题,改用不同字型、字号以区别其领属层次。志中正文用五号宋体字;原作之双行注,用小号字改作单行排列;正文长者,依文意适当分段。原注文一般不分段,其中田亩、户口、岁收部分改连排为分县排列,以清眉目。原志历代秩官表各抄本时见紊乱,今皆循原意制成表格,分栏处理。科名各卷之正榜进士,一名占一行列次,其他科目出身者仍依原志蝉列名次。

四、秩官类表格中,凡无任职记载,只空列年号、年序,量多者注明节略,量少者不注。

五、文字处理:改原繁体字为简化字。年号、人名中若用简化字恐致混淆者,则保留繁体以示区别,如“祐”、“佑”,“橒”、“枟”、“適”、“适”等;原志之异体、通假字,今已废者,径改今字,如“涂”改“途”、“乡”改“向”、“亡”改“无”、“■”改“岳”,“囦”改“渊”,“埜”改“野”,“龡”改“吹”,“龢”改“和”等;原志因避宋帝名讳而改字者,仍复其旧。凡后世抄录者为避明、清帝讳而改字或作缺笔者,皆复原字;为尊崇本朝而提行或空格者,不再保留。

六、校注原则:以底本、崇抄、库本为主,偶亦参考其他抄本。凡三本汇校中疑似、缺漏、衍夺之处,其歧异互见者择善而从,疑则注疑。如各本皆误,而可于前后文中以本校法得解者,或从经籍史书中他校可得者,或以理校法可明其讹者,或查检年号干支有误者,或已知其讹而暂无从校者,皆于页下注明。凡三本所见错简、脱简、乱行、错位处,于互相校补外,亦作校注。凡简单字误、一望可辨者径改不注。

七、本书目录新增总叙、前言、凡例及附录、后记。附录所收传记、序、跋、题识等,其出处及作者生平、历史事件等,各附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