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国记(又名 高僧法显传)(东晋·沙门释法显自记)


  游天竺事
  法显昔在长安。慨律藏残缺。于是遂以弘始二年岁在己亥。与慧景道整慧应
慧嵬等。同契至天竺寻求戒律。初发迹长安。度陇至干归国夏坐。夏坐讫前至褥
檀国。度养楼山至张掖镇。张掖大乱道路不通。张掖王殷勤遂留为作檀越。于是
与智严慧简僧绍宝云僧景等相遇。欣于同志。便共夏坐。夏坐讫复进到炖煌。有
塞东西可八十里。南北四十里。共停一月余日。法显等五人随使先发。复与宝云
等别炖煌。太守李浩供给度沙河。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则皆死无一全者。上
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帜耳。行十
七日计可千五百里。得至鄯鄯国。其地崎岖薄瘠。俗人衣服粗与汉地同。但以毡
褐为异。其国王奉法。可有四千余僧悉小乘学。诸国俗人及沙门尽行天竺法。但
有精粗。从此西行所经诸国类皆如是。唯国国胡语不同。然出家人皆习天竺书天
竺语。住此一月日。复西北行十五日到乌夷国。僧亦有四千余人。皆小乘学。法
则齐整。秦土沙门至彼都不预其僧例也。法显得符行当公孙经理。住二月余日。
于是还与宝云等共合乌夷国。人不修礼仪遇客甚薄。智严慧简慧嵬遂返向高昌欲
求行资。法显等蒙符公孙供给。遂得直进西南。行路中无居民。涉行艰难。所经
之苦人理莫比。在道一月五日得到于阗。其国丰乐人民殷盛。尽皆奉法。以法乐
相娱。众僧乃数万人。多大乘学。皆有众食。彼国人民星居。家家门前皆起小
塔。最小者可高二丈许。作四方僧房供给客僧。及余所须国主安顿供给法显等于
僧伽蓝。僧伽蓝名瞿摩帝。是大乘寺。三千僧共揵捶食。入食堂时威仪齐肃次第
而坐。一切寂然器钵无声。净人益食不得相唤。但以手指麾。慧景道整慧达先发
向竭叉国。法显等欲观行像。停三月日。其国中有四大僧伽蓝不数小者。从四月
一日城里便扫洒道路庄严巷陌。其城门上张大帏幕。事事严饰。王及夫人婇女皆
住其中。瞿摩帝僧是大乘学。王所敬重。最先行像。离城二四里作四轮像车。高
三丈余。状如行殿。七宝庄校。悬缯幡盖。像立车中二菩萨侍。作诸天侍从。皆
以金银雕莹悬于虚空像去门百步。王脱天冠易着新衣。徒跣持花香翼从出城。迎
像头面礼足散花烧香。像入城时。门楼上夫人婇女遥散众花纷纷而下。如是庄严
供具车车各异。一僧伽蓝则一日行像。自月一日。为始至十四日行像乃讫。行像
讫王及夫人乃还宫耳。其城西七八里有僧伽蓝。名王新寺。作来八十年经三王方
成。可高二十五丈。雕文刻镂金银覆上众宝合成。塔后作佛堂庄严妙好。梁柱户
扇窗牖皆以金薄。别作僧房亦严丽整饰。非言可尽。岭东六国诸王所有上价宝物
多作供养。人用者少。既过四月行像。僧韶一人随胡道人向罽宾。法显等进向子
合国。在道二十五日。便到其国。国王精进有千余僧。多大乘学。住此十五日
已。于是南行四日至葱岭山。到于麾国安居。安居已山行二十五日到竭叉国。与
慧景等合。值其国王作般遮越师。般遮越师汉言五年大会也。会时请四方沙门。
皆来云集。集已庄严众僧坐处。悬缯幡盖。作金银莲华着僧座后。铺净坐具。王
及群臣如法供养。或一月二月。或三月。多在春时。王作会已复劝诸群臣设供供
养。或一日二日三日五日乃至七日。供养都毕。王以所乘马鞍勒自副使国中贵重
臣骑之。并诸白□种种珍宝沙门所须之物。共诸群臣发愿布施众僧。布施僧已还
从僧赎其地。山寒不生余谷。唯熟麦耳。众僧受岁已其晨辄霜。故其王每请众僧
令麦熟。然后受岁。其国中有佛唾壶。以石作之。色似佛钵。又有佛一齿。其国
中人为佛齿起塔。有千余僧徒。尽小乘学。自山以东俗人被服类粗与秦土同。亦
以毡褐为异。沙门法用转胜不可具记。其国当葱岭之中。自葱岭已前草木果实皆
异。唯竹及安石榴甘蔗三物与汉地同耳。从此西行向北天竺国。在道一月得度葱
岭。葱岭山冬夏有雪。又有毒龙。若失其意则吐毒风。雨雪飞沙砾石。遇此难者
万无一全。彼土人即名为雪山也。度岭已到北天竺。始入其境。有一小国名陀
历。亦有众僧皆小乘学。其国昔有罗汉。以神足力将一巧匠。上兜率天观弥勒菩
萨长短色貌。还下刻木作像。前后三上观。然后乃成像。长八丈足趺八尺。斋日
常有光明。诸国王竞兴供养。今故现在于此。顺岭西南行十五日。其道艰岨崖岸
崄绝。其山唯石壁立千仞。临之目眩。欲进则投。足无所下。有水名新头河。昔
人有凿石通路。施傍梯者凡度七百。度梯已蹑悬□过河。河两岸相去减八十步。
九译所记。汉之张蓦甘英皆不至此。
  众僧问法显。佛法东过其始可知耶。显云。访问彼土人。皆云。古老相传。
自立弥勒菩萨像。后便有天竺沙门。赍经律过此河者。像立在佛泥洹后三百许
年。计于周氏平王时。由兹而言。大教宣流始自此像。非夫弥勒大士继轨释迦。
孰能令三宝宣通边人识法。固知冥运之开本非人事。则汉明帝之梦有由而然矣。
度河便到乌长国。其乌长国是正北天竺也。尽作中天竺语。中天竺所谓中国。俗
人衣服饮食亦与中国同。佛法甚盛。名众僧止住处为僧伽蓝。凡有五百僧伽蓝。
皆小乘学。若有客比丘到悉供养三日。三日过已乃令自求所安。常传言。佛至北
天竺。即到此国也。佛遗足迹于此。或长或短在人心念。至今犹尔。及晒衣石度
恶龙处悉亦现在。石高丈四尺。阔二丈许。一边平。慧景慧达道整三人先发向佛
影那竭国。法显等住此国夏坐。坐讫南下到宿呵多国。其国佛法亦盛。昔天帝释
诫菩萨化作鹰鸽割肉贸鸽处。佛既成道与诸弟子游行。语云。此本是吾割肉贸鸽
处。国人由是得知。于此处起塔金银挍饰。从此东下五日行到揵陀卫国。是阿育
王子法益所治处。佛为菩萨时。亦于此国以眼施人。其处亦起大塔金银挍饰。此
国人多小乘学。自此东行七日。有国名竺刹尸罗。竺刹尸罗汉言截头也。佛为菩
萨时。于此处以头施人。故因以为名。复东行二日至投身餧饿虎处。此二处亦起
大塔。皆众宝挍饰。诸国王臣民竞兴供养。散华然灯相继不绝。通上二塔彼方人
亦名为四大塔也。从揵陀卫国南行四日到弗楼沙国。佛昔将诸弟子游行此国。语
阿难云。吾般泥洹后当有国王名罽腻伽。于此处起塔。后罽腻伽王出世。出行游
观时。天帝释欲开发其意。化作牧牛小儿。当道起塔。王问言。汝作何等。答
言。作佛塔。王言大善。于是王即于小儿塔上起塔。高四十余丈众宝挍饰。凡所
经见塔庙壮丽威严都无此比。传云。阎浮提塔唯此塔为上。王作塔成已小塔即自
傍出大塔南。高三尺许。佛钵即在此国。昔月氏王大兴兵众。来伐此国欲取佛
钵。既伏此国已。月氏王等笃信佛法。欲持钵去。故大兴供养。供养三宝毕。乃
挍饰大象置钵其上。象便伏地不能得前。更作四轮车载钵。八象共牵复不能进。
王知与钵缘未至。深自愧叹即于此处起塔及僧伽蓝。并留镇守种种供养。可有七
百余僧。日将欲中众僧则出钵与。白衣等种种供养。然后中食。至暮烧香时复
尔。可容二斗许。杂色而黑多四际分明。厚可二分甚光泽。贫人以少华投中便
满。有大富者欲以多华供养。正复百千万斛终不能满。宝云僧景止供养佛钵便
还。慧景慧达道整先向那竭国。供养佛影佛齿及顶骨。慧景病道整住看。慧达一
人还于弗楼沙国相见。而慧达宝云僧景遂还秦土。慧景在佛钵寺无常。由是法显
独进向佛顶骨所。西行十六由延至那竭国界醯罗城。城中有佛顶骨精舍。尽以金
薄七宝挍饰。国王敬重顶骨。虑人抄夺。乃取国中豪姓八人。人持一印。印封守
护。清晨八人俱到各视其印。然后开户。开户已以香汁洗手。出佛顶骨置精舍外
高座上以七宝圆砧。砧下琉璃钟覆上皆珠玑挍饰。骨黄白色。方圆四寸。其上隆
起。每日出后精舍人则登高楼击大鼓吹蠡敲铜钵。王闻已则诣精舍。以华香供
养。供养已次第顶戴而去。从东门入西门出。王朝朝如是供养礼拜。然后听国
政。居士长者亦先供养乃修家事。日日如是初无懈倦。供养都讫乃还顶骨于精舍
中。有七宝解脱塔。或开或闭。高五尺许。以盛之。精舍门前朝朝恒有卖华香
人。凡欲供养者种种买焉。诸国王亦恒遣使供养。精舍处方三十步虽复天震地裂
此处不动。从此北行一由延到那竭国城。是菩萨本以银钱贸五茎华供养定光佛
处。城中亦有佛齿塔。供养如顶骨法。城东北一由延。到一谷口有佛锡杖。亦起
精舍供养。杖以牛头旃檀作。长丈六七许。以木筒盛之。正复百千人举不能移。
入谷口西行有佛僧伽梨。亦起精舍供养。彼国土俗亢旱。时国人相率出衣礼拜供
养。天即大雨。那竭城南半由延有石室博山。西南向佛留影。此中去十余步观之
如佛真形。金色相好光明炳着。转近转微仿□如有。诸方国王遣工画师摹写莫能
及。彼国人传云。千佛尽当于此留影。影西四百步许。佛在时剃发剪爪。佛自与
诸弟子共造塔。高七八丈以为将来塔法。今犹在。边有寺。寺中有七百余僧。此
处有诸罗汉辟支佛塔乃千数。住此冬三月。法显等三人南度小雪山。雪山冬夏积
雪。山北阴中遇寒风暴起人皆噤战。慧景一人不堪复进。口出白沫语法显云。我
亦不复活。便可时去勿得俱死。于是遂终。法显抚之悲号。本图不果命也奈何。
复自力前得过岭南到罗夷国。近有三千僧兼大小乘学。住此夏坐。坐讫南下。行
十日到跋那国。亦有三千许僧。皆小乘学。从此东行三日复渡新头河。两岸皆平
地。过河有国名毗荼。佛法兴盛兼大小乘学。见秦道人往乃大怜愍。作是言。如
何边地人能知出家为道远求佛法。悉供给所须。待之如法。从此东南行减八十由
延。经历诸寺甚多僧众万数。过是诸处已到一国。国名摩头罗。又经蒱那河。河
边左右有二十僧伽蓝。可有三千僧。佛法转盛。凡沙河已西天竺诸国。国王皆笃
信佛法供养众僧。时则脱天冠。共诸宗亲群臣手自行食。行食已铺毡于地。对上
座前坐于众僧前。不敢坐床。佛在世时。诸王供养法式相传至今。从是以南名为
中国。中国寒暑调和无霜雪。人民殷乐无户籍官法。唯耕王地者乃输地利。欲去
便去欲住便住。王治不用刑斩。有罪者但罚其钱。随事轻重。虽复谋为恶逆。不
过截右手而已。王之侍卫左右皆有供禄。举国人民悉不杀生。不饮酒不食葱蒜。
唯除旃荼罗。旃荼罗名为恶人。与人别居。若入城市则击木以自毕。人则识而避
之不相搪□。国中不养猪鸡不卖生口。市无屠店及沽酒者。货易则用贝齿。唯旃
荼罗渔猎师卖肉耳。自佛般泥洹后。诸国王长者居士为众僧起精舍。供给田宅园
圃民户牛犊铁券书录。后王王相传无敢废者。至今不绝。众僧住止房舍。床蓐饮
食衣服都无阙乏。处处皆尔。众僧常以作功德为业。及诵经坐禅。客僧往到旧僧
迎逆。代担衣钵给洗足水。涂足油与非时浆。须臾息已复问其腊数。次第得房舍
卧具。种种如法。众僧住处作舍利弗塔目连阿难塔并阿毗昙律经塔。安居后一月
诸希福之家劝化供养。僧行非时浆。众僧大会说法。说法已供养舍利弗塔。种种
华香通夜然灯。使伎乐人作舍利弗大婆罗门时诣佛求出家。大目连大迦叶亦如
是。诸比丘尼多供养阿难塔。以阿难请世尊听女人出家故。诸沙弥多供养罗云。
阿毗昙师者供养阿毗昙。律师者供养律。年年一供养。各自有日。摩诃衍人则供
养般若波罗蜜文殊师利观世音等。众僧受岁竟。长者居士婆罗门等。各将种种衣
物沙门所须以用布施众僧。僧受亦自各各布施。佛泥洹已来。圣众所行。威仪法
则。相承不纪。自度新头河至南天竺。迄于南海四五万里。海平坦无大山川。正
有河水耳。从此东南行十八由延。有国名僧迦施。佛上忉利天三月为母说法来下
处。佛上忉利天。以神通力都不使诸弟子知来。满七日乃放神足。阿那律以天眼
遥见世尊。即语尊者大目连。汝可往问讯世尊。目连即往头面礼足共相问讯。问
讯已佛语目连。吾却后七日当下阎浮提。目连既还。于时八国大王及诸臣民不见
佛久。咸皆渴仰。云集此国以待世尊。时优钵罗比丘尼。即自心念。今日国王臣
民皆当迎佛。我是女人。何由得先见佛。即以神足化作转轮圣王。最前礼佛。佛
从忉利天上来向下。下时化作三道玉阶。佛在中道七宝阶上行。梵天王亦化作白
银阶。在右边执白拂而侍。天帝释化作紫金阶。在左边执七宝盖而侍。诸天无数
从佛来下。佛既下三阶俱没于地。余有七级而现。后阿育王欲知其根际。遣人掘
看。下至黄泉根犹不尽。王益敬信。即于阶上起精舍。当中阶作丈六立像。精舍
后立石柱。高二十肘。上作师子。柱内四边有佛像。内外映彻净若琉璃。有外道
论师与沙门诤此住处。时沙门理屈。于是共立誓言。此处若是沙门住处者。今当
有灵验。作是言已。柱头师子乃大鸣吼见验。于是外道慑怖心伏而退。佛以受天
食三月故。身作天香不同世人。即便浴身后人于此处起浴室。浴室犹在优钵罗比
丘尼初礼佛处今亦起塔。佛在世时有剪发爪作塔。及过去三佛并释迦文佛坐处经
行处。及作诸佛形像处。尽有塔。今悉在。天帝释梵天王从佛下处亦起塔。此处
僧及尼可有千人。皆同众食。杂大小乘学。住处有一白耳龙。与此众僧作檀越。
令国内丰熟雨泽以时无诸灾害。使众僧得安。众僧感其惠。故为作龙舍敷置坐
处。又为龙设福食供养。众僧日日众中别差三人到龙舍中食。每至夏坐讫龙辄化
形作一小蛇。两耳边白。众僧识之。铜盂盛酪以龙置中。从上座至下座行之。伏
若问讯。遍便化去。每年一出。其国丰饶人民炽盛。最乐无比。诸国人来无不经
理供给所须。寺西北五十由延有一寺。名大坟。大坟者恶鬼名也。佛本化是恶
鬼。后人于此处起精舍。布施阿罗汉以水灌手。水沥滴地。其处故在。正复扫除
常现不灭。此处别有佛塔。善鬼神常扫洒。初不须人功。有邪见国王言。汝能如
是者。我当多将兵众住此益积粪秽。汝复能除不。鬼神即起大风吹之令净此处。
有百枚小塔。人终日数之不能得知。若至意欲知者。便一塔边置一人已复计数。
人人或多或少其不可得知。有一僧伽蓝可六七百僧。此中有辟支佛食处泥地。大
如车轮。余处生草此处独不生。及晒衣地处亦不生草。衣条着地迹今故现在。法
显在龙精舍夏坐。坐讫东南行七由延到罽饶夷城。城接恒水有二僧伽蓝。尽小乘
学。去城西六七里。恒水北岸佛为诸弟子说法处。传云。说无常苦空说身如泡沫
等。此处起塔犹在。度恒水南行三由延到一村。名呵梨。佛于此中说法经行坐处
尽起塔。从此东南行十由延。到沙只大国出沙只城。南门道东佛本在此嚼杨枝已
刺土中。即生长七尺。不增不减。诸外道婆罗门嫉妒或斫或拔远弃之。其处续生
如故。此中亦有四佛经行坐处。起塔故在。从此南行八由延。到拘萨罗国舍卫
城。城内人民希旷都有二百余家。即波斯匿王所治城也。大爱道故精舍处。须达
长者井壁及鸯掘魔得道般泥洹烧身处。后人起塔皆在此城中。诸外道婆罗门生嫉
妒心欲毁坏之。天即雷电霹雳终不能得坏。出城南门千二百步道西。长者须达起
精舍。精舍东向开门门户两边有二石柱。左柱上作轮形右柱上作牛形精舍左右池
流清净树林尚茂。众华异色。蔚然可观。即所谓祇洹精舍也。佛上忉利天为母说
法九十日。波斯匿王思见佛即刻牛头栴檀作佛像置佛坐。处佛后还入精舍像即避
出迎佛。佛言。还坐。吾般泥洹后可为四部众作法式。像即还坐。此像最是众像
之始。后人所法者也。佛于是移住南边小精舍。与像异处。相去二十步。祇洹精
舍本有七层。诸国王人民竞兴供养。悬缯幡盖散华烧香燃灯续明日日不绝。鼠含
灯炷烧幡。盖遂及精舍七重都尽。诸国王人民皆大悲恼。谓栴檀像已烧。却后四
五日开东边小精舍户忽见本像。皆大欢喜。共治精舍得作两重。还移像本处。法
显道整初到祇洹精舍。念昔世尊住此二十五年。自伤生在边地。共诸同志游历诸
国。而或有还者。或有无常者。今日乃见佛空处怆然心悲。彼众僧出问法显等
言。汝等从何国来。答曰。从汉地来。彼众僧叹曰。奇哉边国之人乃能求法至
此。自相谓言。我等诸师和上相承以来未见汉道人来到此也。精舍西北四里有
林。名曰得眼。本有五百盲人依精舍住此。佛为说法尽还得眼。盲人欢喜刺杖着
地头面作礼。杖遂生长大。世人重之无敢伐者。遂成为林是故以得眼为名。祇洹
众僧中食后多往彼林中坐禅。祇洹精舍东北六七里。毗舍佉母作精舍请佛及僧。
此处故在。祇洹精舍大院各有二门。一门东向一门北向。此园即须达长者布金钱
买地处。精舍当中央。佛住此处最久。说法度人经行坐处。亦尽起塔。皆有名
字。及孙陀利杀身谤佛处。出祇洹东门北行七十步道西。佛昔共九十六种外道论
议。国王大臣居士人民皆云集而听。时外道女。名旃遮摩那起嫉妒心。乃怀衣着
腹前似若妊身。于众会中谤佛以非法。于是天帝释即化作白鼠啮其腰带。带断所
怀衣堕地。地即裂生入地狱。及调达毒爪欲害佛生入地狱处。后人皆□帜之。又
于论议处起精舍高六丈许。中有坐佛像。其道东有外道天寺。名曰影覆。与论议
处精舍夹道相对。亦高六丈许。所以名影覆者日在西时。世尊精舍影则映外道天
寺。日在东时外道天寺影则北映。终不能得映佛精舍也。外道常遣人守其天寺。
扫洒烧香然灯供养。至明旦其灯辄移在佛精舍中。婆罗门恚言。诸沙门取我灯自
供养佛为尔不止。婆罗门于是夜自伺候见其所事天神将灯绕佛精舍三匝供养。供
养佛已忽然不见。婆罗门乃知佛神大。即舍家入道。传云。近有此事绕祇洹精
舍。有十八僧伽蓝。尽有僧住。唯一处空此中国有九十六种外道。皆知今世后
世。各有徒众亦皆乞食。但不持钵。亦复求福于旷路侧。立福德舍。屋宇床卧饮
食供给行路人及出家人来去客。但所期异耳。调达亦有众在常供养过去三佛。唯
不供养释迦文佛。舍卫城东南四里琉璃王欲伐舍夷国。世尊当道侧立立处起塔。
城西五十里到一邑名都维。是迦叶佛本生处。父子相见处。般泥洹处。皆悉起
塔。迦叶如来全身舍利亦起大塔。从舍卫城东南行十二由延到一邑名那毗伽。是
拘楼秦佛所生处。父子相见处。般泥洹处。亦皆起塔。从此北行减一由延到一
邑。是拘那含牟尼佛所生处。父子相见处。般泥洹处。亦皆起塔。从此东行减一
由延到迦维罗卫城。城中都无王民甚丘荒。止有众僧民户数十家而已。白净王故
宫处。作太子母形像。及太子乘白象入母胎时太子出城东门见病人。回车还处皆
起塔。阿夷相太子处。与难陀等扑象捅射处。箭东南去三十里入地令泉水出。后
世人治作井令行人饮。佛得道还见父王处。五百释子出家向优波离作礼地六种震
动处。佛为诸天说法四天王等守四门父王不得入处。佛在尼拘律树下东向坐大爱
道布施佛僧伽梨处。此树犹在。琉璃王杀释种。释种死尽得须陀洹立塔今亦在。
城东北数里有王田太子坐树下观耕者处。城东五十里有王园。园名论民。夫人入
池洗浴出池。北岸二十步举手攀树枝东向生太子。太子堕地行七步。二龙王浴太
子。身浴处遂作井。及上洗浴池。今众僧常取饮之。凡诸佛有四处常定。一者成
道处。二者转法轮处。三者说法论议伏外道处。四者上忉利天为母说法来下处。
余者则随时示现焉。迦维罗卫国大空荒人民希疏道路怖畏。白象师子不可妄行。
从佛生处东行五由延有国名蓝莫。此国王得佛一分舍利。还归起塔。即名蓝莫
塔。塔边有池池中有龙常守护此塔昼夜供养。阿育王出世欲破八塔。作八万四千
塔。破七塔已次欲破此塔。龙便现身将阿育王入其宫中。观诸供养具已语王言。
汝供养若能胜是便可坏之持去。吾不与汝诤。阿育王知其供养具非世之所有。于
是便还此中荒芜无人洒扫。常有群象以鼻取水洒地。取杂花香而供养塔。诸国有
道人来欲礼拜塔。遇象大怖依树自翳。见象如法供养。道人大自悲感。此中无有
僧伽蓝可供养此塔。乃令象洒扫。道人即舍大戒还作沙弥。自挽草木平治处所使
得净洁。劝化国王作僧住处。已为寺主。今现有僧住。此事在近。自尔相承至今
恒以沙弥为寺主。从此东行三由延太子遣车匿白马还处亦起塔。从此东行四由延
到炭塔。亦有僧伽蓝。复东行十二由延到拘夷那竭城。城北双树间希连禅河边。
世尊于此北首而般泥洹。及须跋最后得道处。以金棺供养世尊七日处。金刚力士
放金杵处。八王分舍利处。此诸处皆起塔。有僧伽蓝今悉现在。其城中人民亦希
旷。止有众僧民户。从此东南行十二由延到诸梨车欲逐佛般泥洹处。而佛不听恋
佛不肯去。佛化作大深堑不得度。佛与钵作信遣还其家处立石柱。上有铭题。自
此东行十由延到毗舍离国。毗舍离城北大林重阁精舍。佛住处及阿难半身塔。其
城里本庵婆罗女家。为佛起塔。今故现在。城南三里道西庵婆罗女以园施佛作佛
住处。佛将般泥洹与诸弟子出毗舍离城西门。回身右转顾看毗舍离城告诸弟子。
是吾最后所行处。后人于此处起塔。城西北三里有塔名放弓仗。以名此者恒水流
有一国王。五小夫人生一肉胎。大夫人妒之言。汝生不祥之徵。即盛以木函掷恒
水中。下流有国王游观。见上木函。开看见千小儿端正殊特。王即取养之。遂便
长大甚勇健。所往征伐无不摧伏。次伐父王本国。王大愁忧。小夫人问王。何故
愁忧。王曰。彼国王有千子勇健无比。欲来伐吾国。是以愁耳。小夫人言。王勿
愁忧。但于城东作高楼。贼来时置我楼上。则我能却之。王如其言。至贼来时小
夫人于楼上语贼言。汝是我子。何故作反逆事。贼曰。汝是何人。云是我母。小
夫人曰。汝等若不信者尽仰向张口。小夫人即以两手构两乳。乳作五百道俱堕千
子口中。贼知是其母即放弓仗。二父王于是思惟皆得辟支佛。二辟支佛塔犹在。
后世尊成道告诸弟子。是吾昔时放弓仗处。后人得知于此处立塔。故以名焉。千
小儿者即贤劫千佛是也。佛于放弓仗塔边舍寿。佛告阿难言。我却后三月当般泥
洹。魔王娆固阿难使不得请佛住世。从此东行三四里有塔。佛般泥洹后百年有毗
舍离比丘。错行戒律。十事证言。佛说如是。尔时诸罗汉及持律。比丘。凡有七
百僧。更捡挍律藏。后人于此处起塔今亦现在。从此东行四由延到五河合口。阿
难从摩竭国向毗舍离欲般泥洹。诸天告阿阇世王。阿阇世王即自严驾将士众追到
河上。毗舍离诸梨车闻阿难来。亦复来迎。俱到河上。阿难思惟。前则阿阇世王
致恨。还则梨车复怨。即于河中央入火光三昧烧身而般泥洹。分身作二分。一分
在一岸边。于是二王各得半身。舍利还归起塔。度河南下一由延到摩竭提国巴连
弗邑。巴连弗邑是阿育王所治城。城中王宫殿皆使鬼神作累石墙阙。雕文刻镂非
世所造。今故现在。阿育王弟得罗汉道。常住耆阇崛山。志乐闲静。王敬心欲请
家供养。以乐山静不肯受请。王语弟言。但受我请当为汝于城里作山。王乃具饮
食召诸鬼神而告之曰明日悉受我请。无座席各自赍来。明日诸大鬼神各赍大石
来。壁方四五步坐讫。即使鬼神累作大石山。又于山底以五大方石作一石室。可
长三丈广二丈高一丈余。有一大乘婆罗门子名罗汰私迷。住此城里。爽悟多智事
无不达。以清净自居。国王宗敬师事。若往问讯不敢并坐。王设以爱敬心执手。
执手已婆罗门辄自灌洗。年可五十余。举国瞻仰。赖此一人弘宣佛法。外道不能
得加陵众僧。于阿育王塔边造摩诃衍僧伽蓝甚严丽。亦有小乘寺。都合六七百僧
众威仪庠序可观。四方高德沙门及学问人。欲求义理皆诣此寺。婆罗门子师亦名
文殊师利。国内大德沙门诸大乘比丘皆宗仰焉。亦住此僧伽蓝。凡诸中国唯此国
城邑为大。民人富盛竞行仁义。年年常以建卯月八日行像。作四轮车缚竹作五
层。有承攎椻戟高二丈许。其状如塔。以白□缠上。然后膝画作诸天形像。以金
银琉璃庄挍其上。悬缯幡盖四边作龛。皆有坐佛菩萨立侍。可有二十车。车车庄
严各异。当此日境内道俗皆集作倡伎乐。华香供养。婆罗门子来请佛。佛次第入
城。入城内再宿。通夜然灯伎乐供养。国国皆尔。其国长者居士各于城内立福德
医药舍。凡国中贫穷孤独残跛一切病人。皆诣此舍种种供给。医师看病随宜饮食
及汤药皆令得安。差者自去。阿育王坏七塔作八万四千塔。最初所作大塔在城南
三里余。此塔前有佛迹起精舍。户北向塔。南有一石柱。围丈四五高三丈余。上
有铭题。云阿育王以阎浮提布施四方僧。还以钱赎。如是三反塔北三四百步阿育
王本于此作泥梨城泥梨城中有石柱。亦高三丈余。上有师子。柱上有铭记作泥梨
城因缘及年数日月。从此东南行九由延至一心孤石山。山头有石室。石室南向佛
坐其中。天帝释将天乐般遮弹琴乐佛处。帝释以四十二事问佛一一以指画石。画
迹故在。此中亦有僧伽蓝。从此西南行一由延到那罗聚落。是舍利弗本生村。舍
利弗还于此中般泥洹。即此处起塔。今现在。从此西行一由延到王舍新城。新城
者是阿阇世王所造中有二僧伽蓝。出城西门三百步阿阇世王得佛一分舍利起塔。
高大严丽。出城南四里南向入谷至五山里。五山周围状若城郭。即是蓱沙王旧
城。城东西可五六里南北七八里。舍利弗目连初见頞鞞处。尼犍子作火坑毒饭请
佛处。阿阇世王酒饮黑象欲害佛处。城东北角曲中耆旧于庵婆罗园中起精舍。请
佛及千二百五十弟子供养处。今故在。其城中空荒无人住。入谷搏山东南上十五
里到耆阇崛山。未至头三里有石窟南向。佛本于此坐禅。西北三十步复有一石
窟。阿难于中坐禅。天魔波旬化作雕鹫住窟前恐阿难。佛以神足力隔石舒手摩阿
难肩。怖即得止。鸟迹手孔今悉在。故曰雕鹫窟山。窟前有四佛坐处。又诸罗汉
各各有石窟坐禅处。动有数百。佛在石室前东西经行。调达于山北崄巇间横掷石
伤佛足指处。石犹在。佛说法堂已毁坏。止有塼壁基在。其山峰秀端严。是五山
中最高。法显于新城中买香华油灯。倩二旧比丘送法显到耆阇崛山。华香供养然
灯续明。慨然悲伤抆泪而言。佛昔于此说首楞严。法显生不值佛。但见遗迹处所
而已。既于石窟前诵首楞严。停止一宿。还向新城。出旧城北。行三百余步道
西。迦兰陀竹园精舍今现在。众僧扫洒精舍。北二三里有尸磨赊那。尸磨赊那
者。汉言弃死人墓田。搏南山西行三百步有一石室名宾波罗窟。佛食后常于此坐
禅。又西行五六里山北阴中有一石室名车帝。佛泥洹后五百阿罗汉结集经处。出
经时铺三高座庄严挍饰。舍利弗在左。目连在右。五百数中少一阿罗汉。大迦叶
为上座。
  时阿难在门外不得入。其处起塔今亦在。搏山亦有诸罗汉坐禅石窟甚多。出
旧城北东下三里。有调达石窟。离此五十步有大方黑石窟。昔有比丘在上经行。
思惟是身无常苦空。得不净观厌患是身。即捉刀欲自杀。复念世尊制戒不得自
杀。又念虽尔我今但欲杀三毒贼。便以刀自刎。始伤肉得须陀洹。既半得阿那
含。断已成阿罗汉果般泥洹从此西行四由延到伽耶城。城内亦空荒。复南行二十
里到菩萨本苦行六年处。处有林木。从此西行三里到佛入水洗浴天案树枝得攀出
池处。又北行二里得弥家女奉佛乳糜处。从此北行二里。佛于一大树下石上东向
坐食糜。树石今悉在。石可广长六尺高二尺许。中国寒暑均调。树木或数千岁乃
至万岁。从此东北行半由延到一石窟。菩萨入中西向结加趺坐。心念若我成道当
有神验。石壁上即有佛影现。长三尺许。今犹明亮。时天地大动。诸天在空中白
言。此非是过去当来诸佛成道处。去此西南行减半由延到贝多树下。是过去当来
诸佛成道处。诸天说是语已即便在前唱导。导引而去。菩萨起行离树三十步。天
授吉祥草。菩萨受之。复行十五步五百青雀飞来绕菩萨三匝而去菩萨前到贝多树
下。敷吉祥草。东向而坐。时魔王遣三玉女从北来试。魔王自从南来试。菩萨以
足指案地。魔兵退散三女变成老母。自上苦行六年处。及此诸处。后人皆于中起
塔立像。今皆在。佛成道已七日观树受解脱乐处。佛于贝多树下东西经行七日
处。诸天化作七宝堂供养佛七日处。文鳞盲龙七日绕佛处。佛于尼拘律树下方石
上东向坐。梵天来请佛处。四天王奉钵处。五百贾人授□蜜处。度迦叶兄弟师徒
千人处此诸处亦尽起塔。佛得道处有三僧伽蓝。皆有僧住。众僧民户供给饶足无
所乏少。戒律严峻威仪坐起入众之法。佛在世时圣众所行以至于今。佛泥洹已来
四大塔处相承不绝。四大塔者。佛生处。得道处。转法轮处。般泥洹处。阿育王
昔作小儿时。当道戏过迦叶佛行乞食。小儿欢喜。即以一掬土施佛。佛持还泥经
行地。因此果报作铁轮王王阎浮提。乘铁轮案行阎浮提。见铁围两山间地狱治罪
人。即问群臣此是何等。答言。是鬼王阎罗王治罪人。王自念言。鬼王尚能作地
狱治罪人。我是人主。何不作地狱治罪人耶。即问臣等谁能为我作地狱主治罪人
者。臣答言。唯有极恶人能作耳。王即遣臣遍求恶人。见池水边有一人长壮黑色
发黄目青。以脚钩鱼口呼禽兽。禽兽来便射杀无得脱者。得此人已将来与王。王
密敕之。汝作四方高墙。内植种种华果作好浴池。庄严挍饰令人渴仰。牢作门
户。有人入者。辄捉种种治罪莫使得出。设使我入亦治罪莫放。今拜汝作地狱
主。时有比丘次第乞食入其门。狱卒见之便欲治罪。比丘惶怖。求请须臾听我中
食。俄顷复有人入。狱卒内置碓臼中捣之赤沫出。比丘见已思惟。此身无常苦空
如泡如沫。即得阿罗汉果。既而狱卒捉内镬汤中。比丘心颜欣悦。火灭汤冷。中
生莲华。比丘坐上。尔时狱卒即往白王。狱中有奇怪。愿王往看。王言。我前有
要今不敢往。狱卒言。此非小事。王宜疾往。更改先要。王即随入。比丘为王说
法。王得信解。即坏地狱悔前所作众恶。由是信重三宝。常至贝多树下悔过自责
受八戒斋。王夫人问王。常游何处。群臣答言。恒在贝多树下。夫人伺王不在
时。遣人伐其树倒。王来见之迷闷躄地。诸臣以水洒面良久乃苏。王即以塼累四
边。以百罂牛乳灌树根。身四枝布地作是誓言。若树不生我终不起。作是誓已树
便即根上而生。以至于今。高减十丈。从此南三里行到一山名鸡足。大迦叶今在
此山中。擘山下入入处不容。人下入极远有旁孔。迦叶全身在此中住。孔外有迦
叶本洗手土。彼方人若头痛者。以此土涂之即差。此山中即日故有诸罗汉住彼。
诸国道人年年往供养迦叶。心浓至者夜即有罗汉来共言。论释其疑已忽然不现。
此山榛木茂盛。又多师子虎狼。不可妄行。法显还向巴连弗邑。顺恒水西下十由
延得一精舍。名旷野。佛所住处。今现有僧。复顺恒水西行十二由延到迦尸国波
罗□城。城东北十里许得仙人鹿野苑精舍。此苑本有辟支佛住。常有野鹿栖宿。
世尊将成道。诸天于空中唱言。白净王子出家学道。却后七日当成佛。辟支佛闻
已即取泥洹。故名此处为仙人鹿野苑。世尊成道已后。人于此处起精舍。佛欲度
拘驎等五人。五人相谓言。此瞿昙沙门六年苦行。日食一麻一米尚不得道。况入
人间恣身口意。何道之有。今日来者慎勿与语。佛到五人皆起作礼处。复北行六
十步。佛于此东向坐始转法轮度拘驎等五人处。其北二十步佛为弥勒授记处。其
南五十步翳罗钵龙问佛我何时得免此龙身。此处皆起塔见在。中有二僧伽蓝悉有
僧住。自鹿野苑精舍西北行十三由旬有国名拘睒弥。其精舍名瞿师罗园。佛昔住
处。今故有众僧。多小乘学。从是东行八由延。佛本于此度恶鬼处。亦常在此住
经行坐处。皆起塔。亦有僧伽蓝。可百余僧。从此南行二百由延有国名达嚫。是
过去迦叶佛僧伽蓝。穿大石山作之。凡有五重。最下重作象形。有五百间石室。
第二层作师子形。有四百间。第三层作马形。有三百间。第四层作牛形。有二百
间。第五层作鸽形。有一百间。最上有泉水循石室前绕房而流。周围回曲。如是
乃至下重顺房流从户而出。诸僧室中处处穿石作窗牖通明。室中朗然都无幽闇。
其室四角穿石作梯蹬。上处今人形小缘梯上正得至昔人一脚。蹑处。因名此寺为
波罗越。波罗越者天竺名鸽也。其寺中常有罗汉住。此土丘荒无人民居。去山极
远方有村。皆是邪见不识佛法。沙门婆罗门及诸异学。彼国人民常见飞人来入此
寺。于时诸国道人欲来礼此寺者。彼村人则言。汝何以不飞耶。我见此间道人皆
飞。道人方便答言。翅未成耳。达嚫国幽崄道路艰难。难知处欲往者。要当赍钱
货施彼国王。王然后遣人送展转相付示其迳路。法显竟不得往。承彼土人言故说
之耳。从彼波罗□国东行还到巴连弗邑。法显本求戒律。而北天竺诸国。皆师师
口传无本可写。是以远涉乃至中天竺。于此摩诃衍僧伽蓝得一部律。是摩诃僧只
众律。佛在世时最初大众所行也。于祇洹精舍传其本。自余十八部各有师资。大
归不异。然小小不同。或用开塞但此最。是广说备悉者。复得一部抄律。可七千
偈。是萨婆多众律。即此秦地众僧所行者也。亦皆师师口相传授不书之于文字。
复于此众中得杂阿毗昙心。可六千偈。又得一部经。二千五百偈。又得一卷方等
般泥洹经。可五千偈。又得摩诃僧只阿毗昙故。法显住此三年。学梵书梵语。写
律道整既到中国。见沙门法则。众僧威仪触事可观。乃追叹秦土边地众僧戒律残
缺。誓言自今已去至得佛愿不生边地。故遂停不归。法显本心欲令戒律流通汉
地。于是独还。顺恒水东下十八由延。其南岸有瞻波大国佛精舍经行处及四佛坐
处。悉起塔。现有僧住。从此东行近五十由延到摩梨帝国。即是海口。其国有二
十四僧伽蓝尽有僧住。佛法亦兴。法显住此二年写经及画像。于是载商人大舶泛
海。西南行得冬初信风昼夜十四日到师子国。彼国人云。相去可七百由延。其国
本在洲上。东西五十由延。南北三十由延。左右小洲乃有百数。其间相去。或十
里二十里。或二百里。皆统属大洲。多出珍宝珠玑有出摩尼珠地方可十里。王使
人守护。若有采者十分取三。其国本无人民。正有鬼神及龙居之。诸国商人共市
易。市易时鬼神不自现身。但出宝物题其价直。商人则依价雇直取物。因商人来
往住。故诸国人闻其土乐悉亦复来。于是遂成大国。其国和适无冬夏之异。草木
常茂田种随人无有时节。佛至其国欲化恶龙。以神足力一足蹑王城北。一足蹑山
顶。两迹相去十五由延。王于城北迹上起大塔。高四十丈。金银庄挍众宝合成。
塔边复起一僧伽蓝。名无畏。山有五千僧。起一佛殿金银刻镂悉以众宝。中有一
青玉像。高三丈许。通身七宝焰光威相严显。非言所载。右掌中有一无价宝珠。
法显去汉地积年所与交接。悉异域人。山川草木举目无旧。又同行分披。或流或
亡。顾影唯己心常怀悲。忽于此玉像边见商人。以一白绢扇供养。不觉凄然泪下
满目。其国前王遣使中国取贝多树子。于佛殿傍种之。高可二十丈。其树东南
倾。王恐倒故以八九围柱柱树。树当柱处心生遂穿柱而下入地成根。大可四围
许。柱虽中裂犹裹其外。人亦不去。树下起精舍。中有坐像道俗敬仰无倦。城中
又起佛齿精舍。皆七宝作。王净修梵行。城内人敬信之情亦笃。其国立治已来无
有饥丧荒乱。众僧库藏多有珍宝无价摩尼。其王入僧库游观。见摩尼珠即生贪
心。欲夺取之。三日乃悟。即诣僧中稽首悔前罪心。因白僧言。愿僧立制。自今
已后勿听王入库看。比丘满四十腊。然后得入。其城中多居士长者萨薄商人。屋
字严丽巷陌平整。四衢道头皆作说法堂。月八日十四日十五日铺施高座。道俗四
众皆集听法。其国人云。都可六万僧。悉有众食。王别于城内供养五六千人。众
食须者则持大钵往取。随器所容皆满而还。佛齿常以三月中出之。未出前十日。
王庄挍大象。使一辩说人着王衣服骑象上击鼓唱言。菩萨从三阿僧祇劫作行不惜
身命。以国城妻子及挑眼与人割肉贸鸽截头布施投身饿虎不吝髓脑。如是种种苦
行为众生故成佛。在世四十五年说法教化。令不安者安。不度者度。众生缘尽乃
般泥洹。泥洹已来一千四百九十七岁。世间眼灭众生长悲。却后十日佛齿当出至
无畏山精舍。国内道俗欲殖福者。各各平治道路严饰巷陌。辨众华香供养之具。
如是唱已王便夹道两边作菩萨五百身已来种种变现。或作须大拏。或作睒变。或
作象王。或作鹿马。如是形像皆彩画庄挍。状若生人。然后佛齿乃出中道而行。
随路供养到无畏精舍佛堂上道俗云集烧香然灯。种种法事昼夜不息。满九十日乃
还城内精舍。城内精舍至斋日则开门户礼敬如法。无畏精舍东四十里有一山中有
精舍名支提。可有二千僧。僧中有一大德沙门。名达摩瞿谛。其国人民皆共宗
仰。住一石室中四十许年。常行慈心能感蛇鼠。使同止一室而不相害。城南七里
有一精舍名摩诃毗可罗。有三千僧住。有一高德沙门戒行清洁。国人咸疑是罗
汉。临终之时王来省视。依法集僧而问。比丘得道耶。其便以实答言。是罗汉。
既终王即按经律以罗汉法葬之。于精舍东四五里积好大薪。纵广可三丈余。高亦
尔近。上着栴檀沈水诸香木。四边作阶。上持净好白□周匝蒙积作大舆。床似此
间^2□车。但无龙鱼耳。当阇维时王及国人四众咸集以华香供养。从舆至墓所。
王自华香供养。供养讫举着□上。以酥油遍灌。然后烧之。火然时人人敬心各脱
上服及羽仪伞盖遥掷火中以助阇维。阇维已收敛取骨即以起塔。法显至不及其生
存唯见葬。时王笃信佛法。欲为众僧作新精舍。先设大会饭食供养已。乃选好上
牛一双。金银宝物庄挍角上。作好金犁王。自耕顷垦规郭四边。然后割给民户田
宅书以铁券。自是已后代代相承无敢废易。法显在此国闻天竺道人。于高座上诵
经云。佛钵本在毗舍离。今在揵陀卫。竟若干百年(法显闻诵时有定岁数。但今
忘耳)当复至西月氏国。若干百年当至于阗国。住若干百年当至屈茨国。若干百
年当复至师子国。若干百年当复来到汉地。若干百年当还中天竺已。当上兜术天
上。弥勒菩萨见而叹曰。释迦文佛钵至。即共诸天华香供养七日。七日已还阎浮
提。海龙王将入龙宫。至弥勒将成道时。钵还分为四复本頞那山上。弥勒成道
已。四天当复应念佛如先佛法。贤劫千佛共用一钵。钵去已佛法渐灭。佛法灭后
人寿转短。乃至五岁。五岁之时粳米酥油皆悉化灭。人民极恶捉草木则变成刀杖
共相伤割。其中有福者逃避入山。恶人相杀尽已还复来出。共相谓言。昔人寿极
长。但为恶甚作非法故。我等寿命遂尔短促。乃至五岁。我今共行诸善起慈悲心
修行信义。如是各行信义。展转寿倍乃至八万岁弥勒出世初转法轮时。先度释迦
遗法中弟子。出家人及受三归五戒八斋法供养三宝者。第二第三次度有缘者。法
显尔时欲写此经。其人云。此无经本我心口诵耳。
  法显住此国二年。更求得弥沙塞律藏本。得长阿含杂杂含。复得一部杂藏。
此悉汉土所无者。得此梵本已即载商人大舶上可有二百余人。后系一小舶海行艰
崄。以备大舶毁坏。得好信风东下。三日便值大风舶漏水入。商人欲趣小舶。小
舶上人恐人来多。即斫□断。商人大怖命在须臾。恐舶水满。即取粗财货掷着水
中。法显亦以君墀及澡罐并余物弃掷海中。但恐商人掷去经像。唯一心念观世音
及归命汉地众僧。我远行求法。愿威神归流得到所止。如是大风昼夜十三日到一
岛边。潮退之后见船漏处即补塞之。于是复前。海中多有抄贼。遇辄无全。大海
弥漫无边不识。东西唯望日月星宿而进。若阴雨时为逐风去亦无所准。当夜闇
时。但见大浪相搏晃若火色。鼋鳖水性怪异之属。商人荒懅不知那向。海深无
底。又无下石住处。至天晴已乃知东西。还复望正而进。若值伏石则无活路。如
是九十许日。乃到一国。名耶婆提。其国外道婆罗门兴盛。佛法不足言。停此国
五月日。复随他商人大舶上亦二百许人。赍五十日粮。以四月十六日发。法显于
舶上安居。东北行趣广州。一月余日夜鼓二时遇黑风暴雨。商人贾客皆悉惶怖。
法显尔时亦一心念观世音及汉地众僧蒙威神佑。得至天晓。晓已诸婆罗门议言。
坐载此沙门。使我不利遭此大苦。当下比丘置海岛边。不可为一人令我等危崄。
法显檀越言。汝若下此比丘亦并下我。不尔便当杀我。如其下此沙门。吾到汉地
当向国王言汝也。汉地王亦敬信佛法重比丘僧。诸商人踌躇不敢便下。于时天多
连阴海师相望僻误。遂经七十余日。粮食水浆欲尽。取海碱水作食。分好水人可
得二升。遂便欲尽。商人议言。常行时政可五十日便到广州。今已过期多日将无
僻耶。即便西北行求岸。昼夜十二日到长广郡界牢山南岸。便得好水菜。但经涉
险难忧惧积日。忽得至此岸见藜藿菜依然。知是汉地。然不见人民及行迹。未知
是何许。或言未至广州。或言已过。莫知所定。即乘小舶入浦觅人欲问其处。得
两猎人即将归令法显译语问之。法显先安慰之。徐问。汝是何人。答言。我是佛
弟子。又问。汝入山何所求。其便诡言。明当七月十王日。欲取桃腊佛。又问。
此是何国。答言。此青州长广郡界统属晋家。闻已商人欢喜。即乞其财物遣人往
长广郡。太守李嶷敬信佛法。闻有沙门持经像乘舶泛海而至。即将人从来至海
边。迎接经像。归至郡治。商人于是还向扬州到青州。请法显一冬一夏。夏坐讫
法显离诸师久欲趣长安。但所营事重。遂便南下向都。就禅师出经律藏。法显发
长安六年到中印国。停经六年。还经三年达青州。凡所游履减三十国。沙河已西
迄于天竺。众僧威仪法化之美。不可详说。窃惟诸师未得备闻。是以不顾微命净
海而还。艰难具更。幸蒙三尊威灵。危而得济。故将竹帛疏所经历。欲令贤者同
其闻见。

      是岁甲寅晋义熙十二年矣。岁在寿星。夏安居末迎法显。道人既至留共
  冬斋。因讲集之余重问游历。其人恭顺言辄依实。由是先所略者劝令详载。
  显复具叙始末。自云。顾寻所经不觉心动汗流。所以乘危履险不惜此形者。
  盖是志有所存专其愚直。故投命于必死之地。以达万一之冀。于是感叹。斯
  人以为古今罕有。自大教东流。未有忘身求法如显之比。然后知诚之所感无
  穷否而不通。志之  所将无功业而不成。成夫功业者。岂不由忘夫所重重
  夫所忘者哉。


原引自佛典宝库;螭耶居主人制版2001